地缘

上合峰会将就阿富汗关键问题做重要发声

见道网 2021年09月17日
  • 阿富汗是把中亚和南亚联系在一起的纽点,只要能够保持稳定并寻求经济发展,地区的互联互通、跨地区的合作项目都有可能正常实现

八月,阿富汗塔利班进入首都喀布尔,标志着阿富汗政权更迭已成定局。9月16日至17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将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召开。分析认为,由于地区局势突变,阿富汗问题将成为此次峰会的重点议题之一,上合组织也将首次和俄罗斯主导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集安组织)举行阿富汗问题联合峰会。

本次峰会正值上合组织成立20周年,中、俄、印三个地区大国领导人均将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参与。阿富汗是上合组织的观察员国,此前阿富汗领导人也曾以此身份参加过上合峰会,不过目前消息显示,塔利班未有代表出席此次峰会。

多名中亚、南亚事务专家16日告诉记者,本次峰会预计将讨论地区应对阿富汗人道主义危机的可行方案,呼吁西方相关国家承担对阿富汗的责任与义务,并作出进一步敦促塔利班切断与恐怖组织联系的宣示。但是,此次峰会预计不会对是否承认塔利班政权合法性做深入讨论或发表声明。

会议将涉及一些人道主义援助问题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所副所长王世达16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本次杜尚别峰会是阿富汗“变天”之后上合组织首次领导人峰会,预计将发表专门针对阿富汗局势的领导人联合宣言,呼吁阿富汗平稳政治过渡和建立包容性政府,尤其强调新政权与恐怖主义彻底切割。他同时表示,会议将大概率涉及一些人道主义援助问题,这是阿富汗民众面临的紧迫而实际的困难。

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则对表示,此次峰会或将谈及西方国家对阿富汗的责任与义务,可能将有相关呼吁和表态。但此次会议应该不会深入涉及是否承认塔利班政权合法性的讨论,也不太可能就此发表声明,因为上合内部各国难以在这一问题上达成一致,各方对塔利班的认知和界定还有很大差距,只能寻求在一些柔性问题上尽量达成一致性方案。

在上合峰会之前召开的集安组织成员国领导人会议上,各国一致同意采取措施,加强集安组织南部边界的安全,并反对在该地区国家的领土上接纳阿富汗难民和外国军事基地。

据媒体公开报道,此次上合峰会将正式启动接收伊朗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的程序,目前,伊朗只是上合组织的观察员国。此外,峰会还可能决定是否接收埃及、卡塔尔和沙特成为上合组织的对话伙伴国。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研究员赵隆16日在一篇发表于的评论中写道,随着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势力呈现碎片化、小型化和网络化的“3.0”时代特点,中亚的“三股势力”加深与其毗连地区的勾连渗透,阿富汗塔利班的“夺权效应”也可能形成负面示范,引发中亚邻国的“圣战”组织、伊斯兰运动等窥伺效慕。上合组织扩员有助于形成打击“三股势力”的多方协调和多维联动格局,引领构筑“内圈—外围—边缘”的多层地区安全体系,利用“上合组织—阿富汗联络组”组建基于安全、经济和发展议程的地区议题联盟。

王世达认为,通过上合机制解决阿富汗事务有两个重要优势:一是上合基本涵盖了阿富汗问题所有重要的地区利益攸关方,阿富汗所有邻国或是上合的正式成员,或是观察员国,因此上合是一个最广泛的平台;二是随着美国撤军,塔利班新政权的外交政策预计将从此前更倾向于美国和西方的立场,更多向地区回归,这将有利于上合组织在阿富汗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

不过,他同时表示,上合机制在处理阿富汗问题上也有一些明显的局限性。一是上合成员国内部在阿富汗问题上存在分歧,一些国家的地缘政治利益不仅不相同,甚至还有尖锐的对立和冲突,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印度和巴基斯坦,这将不利于上合组织在阿富汗问题上凝聚地区共识。二是上合的决策机制和执行能力有局限,上合组织决策的出台需要所有成员国一致同意,且没有类似北约那样的军事执行力。

中国对通过上合机制解决阿富汗问题持何种态度?这名南亚地区事务专家对记者表示,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上历来反对单边主义、纯粹的军事手段,以及不顾实际情况在阿富汗复制其他地区模式的做法。与此相对,中国支持在阿富汗采取多边主义协调,尤其通过政治协调和经济手段解决阿富汗问题。从以上两个角度出发,在中国看来,上合这一机制显然在解决阿富汗问题上拥有巨大的政策空间。

他分析认为,对于俄罗斯而言,其在阿富汗问题上抓手较多,上合是其选择之一。在过去这些年中,俄罗斯一直支持上合扩员,包括支持印度、巴基斯坦,以及未来伊朗加入该组织,上合对俄罗斯来说有它独特的作用。不过,俄罗斯似乎更多地依靠集安组织这一机制来确保其自身和中亚国家的安全,而将上合组织更多视为一个斡旋和磋商的平台。

前俄罗斯联邦总统上合组织特别代表、上合组织前副秘书长弗拉基米尔·波塔佩科日前表示,许多上合组织成员国在阿富汗拥有各自利益、参与执行国际项目,均在密切监测阿富汗塔利班政权的执政。如果塔利班政权能够确保基础设施建设和其他生产设施的安全,实际上该地区将出现新的前景,即实施建立南北运输走廊的长期构想,并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建立中国-伊朗直接运输走廊,从而大大缩短货物交付时间。

朱永彪告诉记者,早在2017年,塔利班就曾发表相关声明,称将保护地区国家在阿富汗投资的基建项目,但现在阿富汗一是仍面临安全形势的挑战,二是塔利班尚未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如重启项目,则可能遭遇国际制裁。尤其如果涉及到伊朗和巴基斯坦的参与,相关项目更可能遭遇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反弹,因此推行难度很大。

不过,他同时表示,这些项目一旦能够推行下去,则将意味着阿富汗自身造血能力的提升,也将对中亚和南亚基础设施、能源管道、电力网络的联通起到重大作用,将有助于提升整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战略栏目编辑/许生鹏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