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

越南越南,越走越难?

见道网 2020年01月15日
  • 提起越南,或许你品尝过她的咖啡之香,耳闻过她的新娘之美,熟读过她的战事之殇,但她的模样对于很多人来说,似乎仍然是模糊的,但又是神秘而美丽的。美好背后的现实往往破败不堪。不得不提的是,越南的路很烂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越南的路,“越走越难”,很合适。

突发事件:

1月13日傍晚17:36分左右,青海省西宁市城中区南大街长城医院门前,发生路面坍塌事故,一辆公交车陷入其中。从监控画面可以看到,事发时,一辆由南向北行驶的17路公交车,车牌号为青A60015停靠在公交站点,乘客正在上车,突然车头前部出现大面积路面塌陷,公交车头部陷入其中。仅几秒钟时间,路面塌陷面积向车站站台内扩大,路边灯杆也瞬间倒下,塌陷的坑内闪现出火花,并冒出浓烟。

随后应急救援、公安、消防等部门1000余人迅速开展救援,1月14日10时许,从西宁市委宣传部外宣办一位工作人员处获悉,截至9时30分,经过15个小时的搜救,6具遇难者遗体陆续被找到,身份信息正在核对。经官方初步核查,共有10人失联。

这是一起突发事件,但是,公路与民生息息相关,我们每天只要一出门就会走在马路上,路况好不好,安不安全联系着每一个人。

揭秘越南哪条路最烂

提起越南,或许你品尝过她的咖啡之香,耳闻过她的新娘之美,熟读过她的战事之殇,但她的模样对于很多人来说,似乎仍然是模糊的,但又是神秘而美丽的。美好背后的现实往往破败不堪。不得不提的是,越南的路很烂。

越南平定省的一位司机大哥说:1号国道的平定省路段是这条国道上最糟糕的路段,而他常常得走这条路。他说:“路面多处损坏。损坏最严重的路段是怀仁县和浮沙县路段。”

然而,这条路是刚刚经过政府部门批准修复过的,只不过更为糟糕的路况用沙包草草的填补了一下。

平定省人民委员会主席胡国勇表示:“平定省不需要再‘坚决地’许下什么承诺了,但是希望交通运输部以及相关部门评估现状并处理平定省1号国道上的各种硬伤。”

越南的漫长道路维修计划

我不知道其他国家在政府下达修路指令以后会采取怎样的措施,越南在遭遇暴雨袭击之后,1号国道平定省路段严重损坏的情况下,有关部门积极落实上级下达的命令,立即使用沙包临时填一下。

用沙包填补的坑洼路

随后,公路总局第三公路管理局要求投资方和负责维修保养的相关单位及时处理并用水泥加固。该局负责人陈太和表示:1号国道平定省路段已将暴雨后出现的坑洼处理完毕,但是路面上修修补补的非常多。言外之意就是:路修好了,但不太平。

这导致平定省民众对于1号国道两边的排水管道十分担忧,尤其是怀仁县路段,排水系统被填埋,交通基础设施不完善,还导致多起严重的交通事故……引发舆论讨伐。

一号国道的重要性

这条长15公里公里,当初投资兴建资金超过5430亿越南盾(约合1.5亿元人民币),但是建设通车不到三年就受到严重侵蚀,出现大坑,对地方民众构成危险。

当地民众表示近来当地并没有下雨,但是道路许多山体出现滑坡,许多严重受侵蚀的路段出现“死亡”大洞,如果夜间行车会非常危险。通途变成“豆腐渣”。

2017年的时候,越南都还没有贯穿全境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从南到北只有一条公路叫一号公路,实际走起来平均时速大概只能达到50公里左右。虽然走得慢,但是却起着非比寻常的交通枢纽的作用。

中国有句话叫要想富先修路,要想快富修高速公路,放在今天2.0版的说法是“要想火箭富,加入一带一路”。路况确实决定着一个地区甚至国家的发展速度。越南和我国江浙地区一样,越南处于水网地带,要发展城市就要架桥,但除了河内和胡志明市,一般的城市城区只有两座桥,对比我们,以杭州为例,改革开放之初杭州只有一座钱塘江大桥,现在已经将近20座桥和隧道。

通途变险阻?

综合上述公路状况来看,虽然越南的经济发展走了一条和中国相似的道路,但为什么它的经济发展速度不如中国?其中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尽管越南劳动力丰富,发展空间也很大,但由于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等问题,导致生产成本特别高,限制了加工业的发展,这一点和印度很像。当然印度的情况还要严重一些,工业品成本中的一半都是交通运输成本,越南大概能达到20%-30%。

中铁六局曾经在河内修一条18公里的轻轨,大概修了有七八年,还没有修好,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当地政府部门之间协调不力,没有战略性发展的眼光。还有一个问题也需要指出来,就是越南普遍的“拿钱”问题,就是我们常说的腐败问题很严重,这也是越南的一个“特色”。

在越南只要办事必须“拿钱”,要是搞工程建设必须行贿打通各个关节,越南的平均回扣率一般为20%—25%,虽说接近世界平均水平,但在越南“拿钱”更为普遍,各行各业只要办事都要拿钱,否则就寸步难行。甚至教育领域,大学里也是这样,比如越南的博士论文答辩要搞五次,每一次学生都要给答辩老师准备一批不菲的“谢师钱”。

再举个例子,越南河内现在的物价和北京差不多,有些地方房价比北京还贵。越南局级干部的收入折合人民币大概在七八千左右,普通公务员也就三千左右,就靠工资基本生活都成问题。

所以,当1号公路刚投入不久就坑洼遍布时,民众怒斥“豆腐渣工程”,这里面到底是谁把水泥换成渣,就不言而喻了。

越修越烂,越走越难

2018年10月8日,平定省人民委员会主席胡国勇在与交通运输部部长阮文体和工作代表团组织的会议上表示,不只是他,还有其他许多干部、民众都将1号国道平定省路段称为越南最差的国道路段。胡国勇说道:“路一坏就派兵遣将去修补,修完又坏。”

实际上,在该工作会议后,因投资方维修进度缓慢,交通运输部于2018年10月29日至11月5日暂时将投资方的收费站“关闭”了。交通运输部从政府债券中拨款1700亿越南盾用于严重损坏路段的重修工作。然而至今刚修复的路段仍然出现损坏。

事实上不只是平定省,1号国道富安省路段也多处损坏,特别是东和县、绥安县、江桥乡路段,就有上百个大大小小的坑。

新建的高速公路出现如此严重的问题,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呢?越南交通运输部认为这显然是建造质量出现了问题,是投资方越南高速公路公司(VEC)的过错。但越南高速公路管理委员会主任却认为,这个锅应该由天气状况来背,是因为天降暴雨再加上重型卡车驶过才导致路面破损,而不是因为建造质量差。

工人正在修复出问题的高速路段

越南的官员普遍不愿意担责,虽然越南贿赂成风,但这毕竟是非法的,所以就造成一方面官员普遍拿钱,一方面又不负责任,只要遇到需要表态担责的事情,官员们就相互推诿,这也是造成政府效率非常低下的一个原因。

越南建设南北高速,400亿美元怎么凑?

根据越南总理批准的总体规划,到2020年将建成高速公路2703公里,占全国高速公路网总长度的42.1%。到2018年,全国已建成高速公路约800公里,在建高速公路513公里,南北高速公路东线约654公里可在2020年前完工。除了政府大力提升各项机制及优惠政策的支持力度之外,将需要各种资金来源合计8292350亿越盾(约376亿美元),吸引投资者共同投资建设。

376亿美元,将近400亿,怎么凑?国际援助?发行债券?国际招标?借贷?BOT?BOT+F?

根据一份越南财政部的文件显示,如此大规模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尽管分阶段执行,但是中央财政可以提供调遣的资金却是杯水车薪。是否引入外资,引入民间资本,开放及引进PPP模式?各方意见不一,国会讨论难以通过。

作为基建大国,我国在路面建设方面是遥遥领先的

1978年中国公路里程只有12万公里,但到2018年,中国公路里程已增长到405万公里!公路不仅延伸到中国每个偏远角落最难建设的青藏高原都有不同的进出路线:青藏公路、滇藏公路、新藏公路……曾经以为的禁忌之地塔克拉玛干沙漠,如今周围已被公路包围不说,还不止一条沙漠公路深入其中,李白惊叹的难于上青天的蜀道,而今不仅通了高速,还通了高铁!

从北京到乌鲁木齐,更是一条G7高速翻山越岭,戈壁荒漠走到底,四川雅西高速,被誉为“云端上的公路”,是世界公认修建难度最大。在不影响当地环境下修建起来的一条公路穿过隧道25个,架桥270座!中国高速从1970年才开始起步,不到50年的时间,里程已达到13.1万公里,位居世界第一。覆盖约98%的城镇人口20万以上城市。

该肯定的要肯定,该赞颂的要赞颂,该反思的要反思,该警醒的要警醒,我们真诚祈愿,“见”路是通途,遇“道”没险阻。(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编辑/段文静

1
0
收藏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