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

从新冠状病毒疫情看对经济的影响

见道网 2020年02月13日
  •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相信我们一定能战胜疫情,渡过难关,迎来满眼春色,迎来万物复苏,迎来神清气爽,迎来阳光满屋

人类以为通过掌握工具和成规模有序合作就战胜了其他物种统治了地球,但经过了20万年,我们发现还是干不过微生物和病毒。病毒之余人体是器官受损和死亡,病毒之余经济是生产受阻和人心动摇。今天见小道就来讲一下疫情对于经济的真正影响,以正视听。没有摇旗呐喊,也不危言耸听,平心静气,有理有据的告诉你,专心抗疫,经济不会垮。

这次的新冠病毒疫情最可比的就是2003年的“非典”。

2003年的非典从1月开始爆发,经过5个月的鏖战,6月基本结束。整体上看,2003年非典对经济的影响肉眼可见。根据统计局官方数据显示,我国GDP在非典期间的增长呈明显放缓迹象,增速下降约2%左右。而疫情最严重的北京和广东两个地区,分别下降了3%和1%,但是在疫情结束后马上回调至正常水平。

而要分摊到全年来看,当时疫情对中国经济的打击只占0.5%左右。

从产业结构上看,这次新冠疫情对经济影响会更加深远。因为2003年正值经济起飞时期,现在没有当年的高度增长,同时现在我国第三产业的占比更大,而疫情影响最大的就是第三产业,即服务业。

从三大产业GDP增速来看,2003年非典疫情对第三产业打击最大。虽然三大产业都应声下滑,但第二产业恢复最快,三个月后就以恢复正常状态。而第三产业六个月后才恢复。

那我现在什么样呢?可以从图中看出2003年—2019年,第三产业占比逐步增大(即橘色部分),03年占42%,而19年占54%。更大的产业占比也预示着这次疫情的打击面更广,但先别着急,我们掰开了揉碎了细细道来。

一、疫情下的消费行业

2003年受到影响最大的就是消费行业。

从图中可以看出消费品零售增速从03年4月开始崩盘。一路下坡,而在疫情结束的6月,突然反转,迅速回到正常水平。并且在之后几个月里报复式反弹,甚至远超正常水平。说白了就是疫情不让出门不能消费憋坏了,疫情一结束,大家就各种消费各种嗨。

根据2003年非典信息,消费者信心都断崖式下跌,在随后的9个月才慢慢恢复,但也没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2003年非典时期的CPI(物价指数)是先升后降,为什么呢?疫情刚爆发的时候,大家都异常紧张,马上去超市囤货,因此,疫情刚爆发时,CPI有一小轮高速猛涨。但之前物价指数突然下降就是因为之前抢的太多了,自己消化不了。抢完发现也没啥用,东西太多吃不完就坏了,也就不瞎折腾了。而超市也苦不堪言,一开始大家疯抢时,超市就使劲补货,就来大家不抢了,补的货就成了库存卖不出去,最后坏了。买卖双方都造成了大量浪费。

17年过去了,今年依旧。但这组数据更有意思的故事是,2003年疫情大家出不了门又有购物需求怎么办?于是一个叫“淘宝网”的东西走进大众视野。结果阿里异军突起,让人们待在家里就能买东西。而今年疫情期间受益的是各类线上渠道:外卖平台、生鲜平台、跑腿儿平台和线下商超的线上平台……

二、疫情下的餐饮、酒店和旅游业

回顾2003年非典时期,餐饮、酒店和旅游这“桃园三结义”得一起说。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全国星级酒店入住率在2003年由正变负,从+2%直接跳水至-4%。但在2005年又报复式回增到+5%。

餐饮行业限额以上增速有2002年的27.4%下降至2003年的19.7%,但2004年又增长至54.4%。看来餐饮业也是先抑后扬。

最后是旅游业。根据黄山市统计局数据显示黄山接待游客人次和增速(橙色线),游客接待量增速2003年由正转负。本来2003年预期可以增加20%,但接待量实际上下降了20%,里外里少增加了40%。如果一个景点说明不了什么,那么再看一个热门景点—丽江。同样是2003年游客接待增速由正变负,下降14%,三亚也如此,下降了10%。但这三个地方都有一个明显特点就是在非典过后的2004年,都迎来了报复式增长。被憋坏的需求会在疫情结束后爆发式被释放出来。

由此可见,今年疫情同样对酒店、餐饮、旅游打击很重,待以时日,如果哪天专家说可以出门了,你们可以想象一下那会是怎样的一番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的场面。我们有理由相信今年这三块走势会和2003年相似,欲扬先抑。

三、疫情下的交通运输业

2003年非典时期,公路、铁路、民航和水运四个维度全部拉闸限流。但3–7月(中间的黄线),按这个趋势来估算本次新冠状疫情对交通运输业的影响也是大同小异。根据现有的2020年数据,2020年春节20日客运量在公路、铁路、民航和水运四个维度看,较往年都有明显下滑,其中公路客运和铁路客运跌幅最大,较去年下降分别是13.4%和26.4%。如果把那些刚性需求的出行人们剔除(必须回家和必须返乡),主动出游的人数下降趋势更可怕。该行业下的企业亏损更为严重。以东航为例,根据在交易公布的年报显示,非典爆发导致东航2003年第二季度客运量下滑,公司营业收入从Q1的+15.1%下降到Q2的-37.2%,公司Q2亏损12.42亿元。

四、疫情下的轻工业

根据统计局和行业协会数据显示,主要家电社零(社零就是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在2003年非典疫情时遭受打击(红色框里),着也属于线下实体店遭受疫情影响后果之一,家具、电子行业同理。大家要问了,现在线上比03年要成熟,手机就可以完成购买,实体店开不开门没什么影响。但是我国主流品牌机型龙头渠道还是依靠线下实体店为主。

根据赛诺的数据显示,有些国产品牌线上销售占比连10%都不到。

从供应链看,这些企业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生产多在制造大省,疫情导致节后用工紧缺,成本上升,供给下降,且延后返工,后续只能通过加班加点赶单,从基层老板到员工都苦不堪言。不光是电子,这是制造业普遍的问题。玩具、零件、家电家具、文具、包装、造纸等工厂都在头疼,而且很多中小企业的现金流并不健康,受外贸萎缩,环保政策,内需不足和成本上升等各方面的压力已经压的喘不过气来,整个2019年都不好过,很多真是苟延残喘了一年,原本期盼2020年能打个翻身仗,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开年就当头一棒。

五、疫情下的纺织服装业

从非典时期的数据可以看出,服装鞋帽针纺织品零售业增速遭受的打击,甚至一度负增长(黄线)。个人认为今年可能会好一些,非典时期因为电商还没这么发达,疫情对实体店的冲击造成服装纺织业的很大影响,但现在各种线上销售手段均已成熟,有助于缓解本次疫情冲击。这里说的只是我们普通穿着的衣服鞋帽,不包括医用类口罩及穿戴。但有些企业为口罩和防护服提供原材料无纺布和熔喷布,他们的短期订单有望大幅增加,逆势上扬。

六、疫情下的农业和畜禽养殖

不得不提的是猪肉价格。2003年非典时期的猪肉价格没怎么涨,一方面在供给端人员流动被限制,当时货物运输也受阻,偏远地区无法运送到市场上,这就导致猪肉市场供给下降。一方面在需求端,餐馆自身难保,就更不会增加猪肉采买量了。所以需求端也下降了。供给和需求同时下降,价格波动也就不明显了。但是重点来了,疫情一过,国民被压抑的情绪和购买能力井喷式爆发,2003年10月,猪肉价格飞涨,直接起飞。

再看今年,各地人员流动被限,封路封城比比皆是,生猪跨区调运受阻,主销区与主产区生猪差价扩大,如广东与黑龙江等地的差价超过10元/公斤,同时大型交易市场关闭,同时餐饮业也遭受相似惨状,供给和需求都遭受打击。但此前猪肉行业2019年刚遭受重创,此次疫情雪上加霜,前景更不乐观。

2003年饲料也可以窥见一斑,豆粕和二等黄玉米都在疫情期间价格稳定,但在疫情结束后,迅速上涨。

再看鸡肉。2003年非典期间,白条鸡价格大幅波动,先小幅上升,后崩盘式下跌(红线框内)。

再看鸡肉企业,广东省最大肉鸡生产企业温式集团,一段时间的肉鸡销量由非典前的每天80万只萎缩到40万只以下,积压肉鸡超过330万左右,肉鸡均价跌幅达70%左右。但在疫情结束后,鸡肉价格同猪肉一样报复式攀升。

所以我们温和预测这次新冠病毒疫情后期,畜禽价格会不同程度走高。

以上是疫情打击比较大的行业。我们可以通过数据客观分析看出,即使疫情打击较大的行业,但都会在疫情结束后的3-6个月回升甚至高幅上涨。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相信我们一定能战胜疫情,渡过难关,迎来满眼春色,迎来万物复苏,迎来神清气爽,迎来阳光满屋。编辑/段文静

0
0
收藏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