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

124年历史被改写:东京奥运会路在何方?

见道网 2020年03月25日
  • 虽然东京奥运会的推迟给世界各个国家都带来了不同程度的经济损失,但疫情之下,任何地方都不能成为一方圣土,比起经济损失,奥运会最高的宗旨首先是要保障每个人的身体健康,推迟大势所趋,再办将迎来全球胜利的曙光

新冠病毒的蔓延似乎超出了我们每个人的预期,我们每个人都去估计过,二月底就好了吧?三月底就好了吧?但是,三月底了我们等来的并不是疫情好转的消息,而是全国各地疫情加速发展的噩耗,病例数几乎以每小时为单位迅速增长。在这样的状况下,全球各个行业都引来了2020黑暗时刻,其中体育赛事也不能将自己从这个大熔炉里择出来,各大体育赛事纷纷取消或延期。当然世界上规模最大、影响力也最大的奥运会也无法幸免,2020年3月24日,我们看到了东京奥运会推迟的消息。

多方博弈:共识如何达成?

从日本的角度来说,绝对不希望看到奥运会延期,毕竟他们满怀热情的为此准备了7年,延期办赛带来的经济损失,以及对国民信心、国家形象等造成的打击都是难以接受的。怀抱这一信念,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日本奥运担当大臣桥本圣子等人多次在不同场合强调东京奥运会将在7月24日如期开幕。即便延期已是大势所趋,森喜朗仍在23日表示希望能在2020年举行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3月22日之前也一直坚信东京奥运会能够如期成功举办,鼓励全世界运动员继续积极备战奥运会。当然,国际奥委会并非偏袒日本,他们也有自身的考量。比如,如何平衡各国家/地区奥委会的意见、如何与单项体育联合会达成共识、如何避免违背已和转播商、赞助商签订的天价合同、如何消除其他国家后续承办奥运会的后顾之忧……

其他国家和团体显然没有这么多顾虑,他们做决定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一定是本国的抗疫大局和运动员的健康安全。挪威奥委会早在3月20日就建议东京奥运会推迟举行,加拿大奥委会随即声明不会派队参加2020年的奥运会,澳大利亚更是直接通知本国运动员备战2021年夏季东京奥运会。不少运动员也持有相同观点,2016年里约奥运会羽毛球女单冠军卡罗琳娜·马琳·马丁就对如期召开奥运会的声音表达了不满:“疫情都这样了,你非要让我接着打,我就放弃卫冕!”除了外界的舆论压力,归根结底,还是全球大流行的新冠肺炎迫使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对奥运会的态度发生转变。

百年奥运史上首次延期办赛

自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以来的124年间,从未有过奥运会被推迟的先例。只有1916年柏林奥运会、1940年东京奥运会、1944年伦敦奥运会因为一战和二战被取消。除此之外,包括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在内的多届奥运会都曾克服政治纷争、经济危机、腐败丑闻等阻力如期召开。同样是面临病毒肆虐,2016年里约奥运会最终也顺利开幕。

国际奥委会早在2月中旬就成立了一支联合特遣队,成员来自国际奥委会、东京奥组委、日本和东京政府以及世界卫生组织,每日研判疫情进展。截至23日,世卫组织通报全球确诊病例已经超33万,新冠肺炎大流行呈加速传播趋势:确诊病例增加到10万用了67天,增加到第二个10万用了11天,而增加到第三个10万仅用了4天。毫无疑问,疫情极大地影响了国际奥委会的判断。

延期只是新开始,东京奥运路在何方?

延期举办东京奥运会使一个月来的争论尘埃落定,但这只是一个开始,东京奥运之路注定不会是一路坦途。东京奥运会的延期首先带来的是日本高达60亿美元的损失,其中最直接的损失就是很多工程项目的违约。其次也是对运动员更高层次的挑战。密集杂糅的赛事安排会给相关筹办工作带来不少挑战,也对运动员的竞技技能和心理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此外,作为奥运会的两大金融支柱,转播商和赞助商的需求不容小觑。奥运会转播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在2014年以76.5亿美元的高价与国际奥委会将转播协议续约至2032年,目前该机构东京奥运会90%的广告时段均已售罄。63家日本赞助商已在东京奥运会花费了超过31亿美元,这个数字几乎是北京和伦敦奥运会的3倍,是近两届世界杯足球赛的2倍。延期无疑会给各方带来新的风险与机遇。

综合各种因素来看,延期无疑是最好的办法。这也契合了东京奥运会的最高宗旨:首先要保障每个人的身体健康并且支持疫情防控工作;其次是保障运动员以及该活动的利益不受影响。此时此刻,我们也只能用积极乐观的态度看待这件事情,等到春暖花开,全球疫情战胜之时,在举办奥运会,全球各国的人们以通过这个有意义的方式弹冠相庆。那时候,也希望奥运圣火能成为点亮人们心中的那一束微光。(转载请注明见道网 www.seetao.com )见道网一带一路栏目编辑/李丹

0
0
收藏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