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技术

装备主机厂距倒闭只有5年?

见道网 2020年11月10日
  • 从业30年的液压专家疾呼,若是再不重视液压件的研发,工程机械主机厂商的倒闭潮近在眼前

中国经济“新常态”已经被广为流传,意思是高速增长的黄金期已经过去;现在又增加了“供给侧改革”这一流行词,意思是要大力气去除过剩产能,增加有效产能。经济专家普遍预计,经济结构转型至少要持续三到五年。

其实,在中国工程机械行业,销量下滑这一“新常态”已经持续了4年。数据显示,2011年国内挖掘机销售量为17.8万台;而刚刚过去的2015年,这一数字仅为5.9万台,相比2014年下降34.9%,相比2011年的巅峰则跌去了三分之二。如果这样的“新常态”再持续五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主机厂可能全部死掉。”安徽博一流体传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闵玉春语出惊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因为工程机械整机的核心竞争力源自液压件,而中国企业因为在液压系统上受制于几家外资企业,在整机性能调试上没有特点,因而在核心竞争力上有天然缺陷。如果国际品牌在营销、服务上持续加强本土化建设,技术优势终将帮助他们夺回市场份额。

闵玉春在一次业内会议上讲了这个观点,被认为是危言耸听,会上很多人不认同他的观点。观点是否正确,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每个从业者自己自有判断。不过闵玉春的言论确实一针见血,国产高端零部件的落后局面,直接影响到了中国工程机械的提升,有不少人认为,闵玉春的警世恒言值得业内人士深究。

核心竞争力缺失

闵玉春是液压行业的资深专家,在行业内呆了30年,经历了国产液压的艰苦发展历程。30年来,他从技术专家起步,后来成为管理者,现在则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他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情况了解至深,他对液压行业有着相当权威的认识。

闵玉春的预言完全是危言耸听?那倒不见得,因为20多年前中国工程机械厂商就有过一轮倒闭潮。上世纪90年代初,六大国企垄断挖掘机市场,产品供不应求,一时风光无俩。谁知市场一对外资开放,这些国企巨头竟然一触即溃。到1998年,六家外资品牌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原先的国产品牌迅速消失。直到2003年以后,随着挖掘机行业爆发式发展,国产品牌才又有了发展空间。

闵玉春认为,国产品牌的市场占有率节节攀升,是建立在外资品牌不能满足需求的基础上的,而不是在品质达到了同样水准。因此当市场再度冷却,外资品牌的生产能力与市场需求的差距不断缩小的时候,是国产品牌先死,还是几大外资品牌先死?闵玉春的结论是前者。

“国产品牌缺乏核心竞争力。”——这是闵玉春的关键论点。他直言不讳地说道:“卡特彼勒的核心竞争力是‘可靠’,小松的核心竞争力是‘技术先进’,日立的核心竞争力是‘精细设计’,神钢的核心竞争力是‘节能’,中国品牌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呢?没人说得上来。”

外资品牌的核心竞争力代表着企业对机械设备的理解,以及为了实现这一核心竞争力而做的全部努力。企业在确定核心竞争力之后,企业将从研发、管理、营销等各方面入手,围绕确定的核心竞争力进行逐级的方案设计、制造和营销,要让设备的系统为核心竞争力服务,符合核心竞争力要求,推进核心竞争力的发展进步。而打造核心竞争力的重中之重便是核心零部件,也就是发动机和液压系统。

“现在国内企业所需的高端液压产品都需要进口,不是让液压系统为整机的核心竞争力服务,而是整机要适应液压系统,这样一来哪有核心竞争力呢?”他质问道。

2011年至今,挖掘机的市场销量衰减三分之二,与此相反,随着外资品牌不断加强本土化建设,其市场占有率反而有所上升,这从一定程度上印证了闵玉春的预言。

囚徒困境

闵玉春说,再不重视液压件的发展,主机厂可能会全部倒闭。当然,他也知道这不全是主机厂的错,这是一个系统性问题。

高端液压件的研发生产,考验的是整个国家的工业水平。液压行业专家普遍认为,目前中国企业在产品设计上并不落后,在生产工艺上差距也不太大,真正的差距体现在基础理论的研究上,例如对摩擦学、材料学、密封技术的研究,以及试验数据的积累。

“人家用了上百年时间,花了几千亿资金,生产出几百万台泵,积累了无数的试验数据,这才有德国、日本企业现在的市场地位,他们的可靠性和耐久性确实超过中国产品。”闵玉春分析道。

既然如此,国产液压该怎么发展呢?闵玉春认为,只能靠自己积累。没有捷径可走,不会有弯道超车的机会,只能不停地生产泵,然后试验,然后报废,不断地积累数据。中国企业可以采取“小步快走”的方式,每次生产小批量的产品,然后验证其可靠性,不断快速迭代,最终实现对先进国家的赶超。

这一切需要的是耐心,需要上下游企业之间的合作,最好还有政策的支持。但是,在如今这个快速发展的浮躁社会,耐心就是最大的奢侈品(文中导语)。

不能怪政府浮躁,GDP、税收都是考核政绩的硬指标,液压企业投入大、耗时久,而且规模难以做大,经济上不划算;不能怪用户浮躁,谁都希望买一台质量可靠、使用持久的产品,谁都不愿意做小白鼠;不能怪主机厂商浮躁,市场看的是规模、利润,希望看到股价上涨,一台国外品牌的液压系统比国内产品贵5万元,但终端售价增加20万元,理性的企业家大多愿意采用国外产品。

然而,所有人的理性决策,最终造成了最不理性的结果——让外资品牌液压件垄断市场,将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拱手让出——经济学上,这样的现象叫做“囚徒困境”。因此,尽管无数技术专家夜以继日地奋斗,然而时至今日,用闵玉春的话说,“中国的高端液压产品,与日本的综合差距15年左右,与德国的综合差距30年左右。”

深陷“囚徒困境”的结果是,国产工程机械产品没有特点,缺乏核心竞争力,只能靠营销策略弥补不足。主机厂商当然知道其中厉害,三一、中联、徐工等工程机械巨头也投入了大量资金用于关键零部件的研发制造,只不过与行业最高标准相比差距颇大,而需求不振的“新常态”却是迫在眉睫。

孤独前行

闵玉春是一个实践者,他决心从我做起,为中国液压行业探索一条腾飞之路。2008年,闵玉春与其他投资人共同成立了博一流体传动股份有限公司,由他任总经理,公司专业从事高压柱塞式通轴泵、斜轴泵、多路换向阀、液压马达等液压系统元件的研发与制造,决心打造出一个世界一流的民族液压件企业(文中标黄)。

博一公司倾注了闵玉春全部的积蓄和心血。8年来,博一公司一步一个脚印,完成了多款30Mpa以上液压元件的设计生产,与中国兵器集团、湖南山河智能集团、广西玉柴重工、中铁五局等十多家大中小型工程机械主机厂从8T到30T的多种型号挖掘机、非挖掘机以及煤炭机械等多种机型提供液压系统配套。2014年,博一公司再接再厉,成功进入国防军工领域,为中国的装甲运输车、坦克等军用车辆提供产品。

2015年,博一公司继续保持着快速增长的发展势头。据闵玉春透露,公司全年销售增长超过50%,产品品质得到了业内越来越多的认可。

尽管如此,闵玉春仍然感到孤独,这也是所有液压人共同的感受。如今的市场环境、政策环境并不利于液压企业的发展,所以他才会在不同的场合大声疾呼,但至少要让更多人警醒。

闵玉春知道,他的这些言论引起了颇多争议,主机厂商们普遍不服气。他同样知道,很多人对他研发液压的行为表示费解。这些年来,他在博一公司上投入了近2亿元,但公司一直没有盈利,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

“很多人说我傻,当然不会说得这么直接。委婉一点的说我是科学家,意思是会研发不会经营;不客气一点的说我是艺术家,意思是做白日梦。”闵玉春说,“我也承认自己傻,不过是许三多式的傻,是持之以恒的傻气。”

闵玉春知道走老路是行不通的,他决心从高端液压产品入手,打破目前的“囚徒困境”,为民族液压品牌闯出一条新路。

在研发上,博一的技术人员先是消化吸收国外的先进技术,再借助中科院合肥科学院、浙大、哈工大等流体力学领先院校的力量进行联合攻关,成立前五年就获得了近50项发明专利,其中个别专利的技术水平甚至超过了川崎同类产品。(文中标黄)

在管理上,博一就按照德国液压件企业的管理要求,实行“人、机、环、法、料、测”,始终将产品品质放在第一位。生产一个液压泵需要几十道工序,闵玉春要求每道工序的合格率在99.9%以上,用接近完美的要求保证产品质量。

奋斗8年,博一公司初具规模,其产品在工程机械、农业机械、矿山机械、桩工机械等不同领域有了不少应用。如今,随着博一公司攻克掌握工程机械用液压件的关键技术,公司可以将产品应用到其他行业中去,从而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闵玉春明白,发展高端液压肯定不能靠一家公司单打独斗,他希望得到政府、主机厂、用户以及所有其他可以合作的力量,他希望业内诞生至少10家从事高端液压的民族企业,共同振兴国产高端液压行业。他对主机厂商的严厉评价,更多的是“爱之深、责之切”,在私底下他和主流厂商都有深入来往,他的梦想和拼搏精神也让很多人感到敬佩。

时间紧迫,闵玉春唯有“只争朝夕”。(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社评栏目编辑/王旭芳


0
0
收藏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