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互通

欧洲布局氢能,中企大有可为

见道网 2020年11月19日
  • 欧盟未来25年将在氢能等清洁能源上投入4700亿欧元,给中国企业提供了拓展新市场的机会,探索高质量发展新路径

“欧盟要做氢能经济的领头羊!”德国近日报道称,欧盟未来25年将在氢能等清洁能源上投入4700亿欧元,以便在氢能产业竞争中战胜中国、美国、日本等对手。德国、法国、西班牙等在“欧盟氢能战略”的背景下,也相继宣布各自国家的氢能路线图。“在太阳能、电动车电池等新能源经济中,欧盟比中国等国家慢了一步,留下了痛苦的经历。”德国柏林工业大学经济学者克拉维特尔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但在氢能经济上,欧盟抢先一步,也给中国企业提供了一些机会。 

清洁能源的“摇滚明星” 

2020年7月,欧盟委员会发布了《欧盟氢能战略》和《欧盟能源系统整合策略》,旨在为欧盟设置新的清洁能源投资议程,以达成在2050年前实现气候中和,氢能满足整个欧盟24%的能源需求,创造至少540万个就业岗位的远大目标。这也是全球最雄心勃勃的氢能战略。欧盟委员会副主席蒂默曼斯表示:“氢是清洁能源中的‘摇滚明星’,欧洲必须成为这一领域的领导者。” 

欧盟的氢能开发分三个阶段进行:2020-2024年为第一阶段,将在欧盟境内建造一批单个功率达100兆瓦的可再生氢电解设备,全欧的可再生氢制备总功率达到6000兆瓦,年产量超过100万吨;2025-2030年为第二阶段,建成多个名为“氢谷”的地区性制氢产业中心,使年产量达到第一阶段的10倍;2030-2050年为第三阶段,重点是氢能在能源密集产业的大规模应用,典型代表是钢铁和物流行业。为此,欧盟将投入4700亿欧元。所需资金一部分将来自欧盟国家目前正在谈判的数千亿欧元的新冠重建计划,另一部分来自私人投资。 

欧盟还成立了“欧洲清洁氢联盟”,由相关企业、民间机构、国家及地区能源官员和欧洲投资银行共同发起,旨在为氢能源的大量生产提供投资,进行技术合作等。企业成员包括蒂森克虏伯、西门子、壳牌、空客,以及丹麦和挪威的一些公司等。 

除了欧盟外,俄罗斯、加拿大、澳大利亚、智利和阿曼等也提出了氢能战略。不过,欧盟官方多次表示,中国才是真正的竞争者。中国计划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氢在其中将起到重要作用。“我们仍处于领先地位,但中国正在形成挑战。”欧洲氢能组织主席查茨马尔卡基斯说,“中国只落后我们2-3年。” 

中欧各有优势 

欧洲氢能组织的数据显示,到2050年,全球氢工业的年营业额将达到7000亿美元。经济学者克拉维特尔表示:“氢能经济相关商机不计其数,从生产和加工绿色氢气的机械设备,到船舶或陆路的国内和国际运输,再到终端应用,如燃料电池等。” 

欧洲不少企业已抢先一步,成为氢经济的供应商。比如,电解槽运营商与电力和燃气电网运营商建立新的业务与合作模式。德国蒂森克虏伯便是其中之一。该公司计划扩大水电解生产能力,以大规模生产绿色氢气。他们还与德国能源公司E.ON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以建设氢基础设施。英国电解槽制造商ITM Power也表示,他们计划与丹麦电力公司rsted合作。 

“在制氢设备上,中国具有低成本优势。”克拉维特尔表示,德国拥有强大的电解槽制造商,如西门子、蒂森克虏伯等,但中国的电解槽成本仅为欧洲的几分之一。不过,在自动化、可扩展性等方面,欧洲制造商仍处于领先地位。 

加氢站也将是一个投资热点。截至今年10月,德国共有约90座加氢站投入运营,位列欧洲第一,并计划到今年底实现100座的目标。《环球时报》记者在柏林的一座加氢站看到,氢气价格每公斤为9.26欧元,1公斤氢气可以让氢燃料电池汽车行驶100公里。 

德国的氢燃料电池已进入商业化生产阶段,戴姆勒、宝马和大众汽车正在积极发展这一技术,菲斯曼公司已开始出售氢燃料电池取暖设备。德国还把氢燃料电池运用到重型卡车、公交车、火车、内河或者沿海航运上。早在2018年9月,全球首列氢燃料电池驱动的火车已在德国下萨克森州投入运营。一次加注燃料,可以让列车行驶1000公里。 

克拉维特尔指出,中国氢政策的一个重点就是推广燃料电池。而氢能产业还有许多上下游商机,比如为生产绿色氢能提供电力的太阳能、风能等设备,在这些领域中国也有许多优势。 

“绿氢”成本仍高 

不过,欧盟氢能战略下巨大商机的背后也存在几大挑战。克拉维特尔表示,欧盟的目标是绿色氢能。绿色氢能在电解槽中制造,利用可再生电能将水分解为氧和氢。只有通过可再生能源生产的氢才是“绿氢”。 

根据摩根大通的数据,由于电解成本较高,目前95%商业用氢是用化石燃料生产的,制造过程会排放大量二氧化碳,因此这种氢能叫作“灰氢”。还有一种用天然气生产的氢,也不是零排放,被称为“蓝氢”。绿色氢能是实现零排放的关键,但价格高昂。根据欧盟委员会的估算,目前绿氢生产成本约为每公斤3-5.5欧元,远高于灰氢的每公斤1.5欧元。“如果未来一段时间内不能通过技术改进,降低生产成本,而必须依靠长期投资扶持,欧洲氢能经济的发展将遇到阻碍。”克拉维特尔表示,欧盟目前支持蓝氢扮演过渡角色,同时改进技术,降低太阳能和风能发电的价格等。 

值得注意的是,欧盟对国有企业的投资审查越来越严格,他们更希望与私人企业合作,这可能会影响中国国有企业获得合作机会。好在中国与欧洲各国在政府层面有合作。德国经济部部长阿尔特迈尔近日表示,“与中国的能源合作伙伴关系已于2007年开始,在这一合作中,氢技术方面的合作也将发挥作用,并将在未来发挥更大的作用。” 

克拉维特尔还表示,中国企业要更大规模参与欧洲氢能经济,还需要在生产、运输、储存以及燃料电池技术等方面取得突破。(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 )见道网一带一路栏目编辑/桑晓梅

0
0
收藏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