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明

穿越千年,来看看河南龙门石窟的前世今生

见道网 2020年12月09日
  • 龙门石窟,凿于北魏孝文帝年间,后经历朝历代修建,以大量的实物形象和文字资料从不同侧面反映了中国古代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等许多领域的发展变化,对中国石窟艺术的创新与发展贡献巨大

距今1500多年前,在中国北方茫茫的荒漠上兴起了一个强悍善战的游牧民族,这就是建立了北魏王朝的鲜卑拓跋部。公元439年,拓跋鲜卑统一了中国北方,与长江两岸的刘宋王朝形成对峙,从此中国历史开始了长达一个多世纪的分裂时期,史称南北朝。

拓跋鲜卑入住中原后,为了巩固他们的统治而大兴汉风,君主拓跋宏自己首当其冲,摒弃了拓跋姓氏而改姓元,同时也接受了中原地区的佛教信仰,在北魏王朝把都城从今天的大同千到洛阳之后,一个持续了数百年的佛教造象工程随之开始。

公元490年,冯太后病逝,她的嫡孙拓跋宏非常悲伤,祖母的过世令他很长时间无法摆脱悲伤的情绪。为了安慰皇帝的伤痛,王宫贵族们决定捐资在伊阙西山开窟造像,为冯太后祈福做功德替皇帝尽孝。世界遗产委员会的专家们曾经评价,龙门地区的石窟和佛龛代表了中国石刻艺术的最高峰。

公元493年,一群工匠来到了龙门西山陡峭的崖壁下,持续了数百年的龙门石窟的营造拉开了帷幕,工匠们依托一个天然的溶洞,将它逐步挖凿成一个高十一米,宽七米,纵深近十四米的石窟,洞顶被凿成圆拱穹窿形,佛像的位置预先留出,慢慢凿刻,精心雕琢,这是龙门的第一个石窟,它的营造花去了整整十年的时间。

公元503年,古阳洞主体完工,窟内正壁为孝文帝的祖母,所营建的一佛二菩萨端坐当中,主尊释迦牟尼佛高近七米,面相长圆,双手做禅定印,表露出一种慈祥、谐美的神情,左右的夹侍菩萨也同样面目清秀,媚眼做微笑状,表情亲切,这样的仪态已经不再是以往佛教造像凸显伟大力量的风格,而成为孝文帝拓跋宏思念祖母的寄托。

继孝文帝之后,北魏皇室和王公大臣们继续在古阳洞发愿造像。从公元493年起,经宣武帝景明、正始、永平、延昌,到孝明帝熙平、神龟、孝昌等北魏皇室在古阳洞经营了长达34年之久,使它成为龙门石窟中小龛数量最多,内容最丰富的一个洞窟。

唐代,是佛教的全盛时期。在这样的背景下,佛教风靡于社会的各个阶层,形成全民信佛的风气。距离唐都长安并不遥远的龙门石窟,再度热闹起来,从北魏灭亡到武则天的时代,它已沉寂了一百多年。

公元641年,一群工匠进入北魏时代废弃的宾阳三洞中的南北两洞,继续北魏王朝没有完成的佛像,宾阳三洞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凿刻成形,其中的中洞已经完成,南洞和北洞只需要把主佛和胁侍菩萨雕刻出来就算是大功告成,很快,宾阳三洞就被修葺一新。

从北魏到唐初,龙门各石窟供奉的主尊都是佛祖释迦牟尼,而自从武则天被册封为皇后之后,这样的状况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公元672年,法海寺僧惠简在龙门西山开凿了一座功德窟,这是一个敞口似龛的中型洞窟窟中的主尊为弥勒佛,这是严重违背佛教造像仪轨的安排。

在佛教奠基的描述中,佛和菩萨都是男性,而这尊弥勒佛的面相极富女性魅力,她那丰满圆润的脸庞,舒展纤秀的眉宇,温文沉静的目光,和蔼慈祥的表情,无不体现出女性美的仪态,这和以往的弥勒佛像有着巨大的区别。

武则天深知,作为女性,她在通往皇帝的道路上会将遇到多么大的阻碍,而想要突破这些障碍,必须先把自己由人变为神。于是在她的授意下,法海寺僧惠简和一些与宫廷关系密切的僧人,突破了严格的佛教造像仪轨,在龙门石窟营造以弥勒佛为主佛的佛龛,一个又一个有着女性面庞的佛像被凿刻出来向广大佛教徒暗示,弥勒菩萨已修业期满,降生人间,即将接替释迦牟尼,而成为主宰当今世界的佛。

韦机,唐高宗朝司农卿曾主持重修洛阳城,是当时知名的工程学家。公元672年,他接受了一个重要的任务,为唐高宗和皇后武则天开凿卢舍那大佛。史书记载,武则天指派了韦机担任工程大使,西京实际寺善导禅师,法海寺主惠简法师负责佛教仪轨,巧合的是,后者正是几年前开窟将弥勒奉为主佛的惠简。

这是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计划,营造者要在龙门西山山腰处开凿出一个南北宽约三十六米,东西进深四十多米的佛龛,佛龛内列有九尊大像,最高的主佛卢舍那高达十七米多,他将是龙门石窟历史上最为宏伟的佛像。

主佛卢舍那雍荣华贵,仪态万方,她静静的端坐着,眉梢嘴角含着浅笑,头微低俯视的目光正好同礼佛朝拜者敬仰的目光交汇在一起,显得那样的温柔,典雅,优美,她的宁静和慈祥是东方智慧对于力量这个概念的最高深也是最精确的诠释。

民间传说,卢舍那大佛的脸庞,就是按着武则天的相貌雕刻的,面对这座大佛,武则天似乎获得了无穷的自信。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腥风血雨的政治斗争的历练之后,她已经不再满足于二圣临朝,一个前无古人的念头或许就在这个时刻在她心中慢慢生起,做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女皇。

武则天称帝后,为了回报佛教,在龙门大开石窟,女皇崇佛,王公贵族们也跟风营造。龙门石窟迎来了有史依赖最为强大的开凿风潮,东山万佛沟一带的高平郡洞,三佛洞,弥勒洞以及西山的极南洞,龙华寺,彩帛行净土堂 八作司,摩崖三佛龛,伊水两岸的岩壁上密密麻麻的洞窟如同蜂巢一般,龙门石窟进入全盛时期。

公元705年,一代女皇武则天病逝,延续了两百多年的龙门石窟的开凿走向了低潮。在经历了安史之乱后,唐王朝迅速衰落下去,再也无力继续营造石窟,这些未完的石窟永远停止在了唐朝末年。

时间流转了一千多年,那些血雨腥风的争斗,尔虞我炸的阴谋已经成为历史的碎片,散落在古代典籍和世间的传说之中,只有卢舍那大佛依然以它包容一切的目光,见证着过去,也注视着现在和未来。(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 )见道网传承栏目编辑/贺玉婷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