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报道

昆明重工车工耿家盛:守一种精神做一个匠人

见道网 2021年01月13日
  • 耿家盛思想境界高,劳动技能高,群众评价高,社会贡献多,在昆明重工的36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尽最大努力去做好本职工作

2016年6月29日晚,耿家盛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不平凡的2016年

2016年,6月29日,耿家盛等云南3位“全国优秀共产党员”赴京参加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音乐会《信念永恒》。7月1日,他们参加了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

在耿家盛赴京之前,他的先进事迹报告会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所到之处,无不引起强烈反响。人民网评价他“诠释工匠精神”,新华社说他“三十年如一日,就为磨好一把刀”,央视“劳动者之歌”专题将他奉为“云岭刀客”,《光明日报》的标题是“一名车工的大师风范”,《工人日报》则将耿家盛称为“一座跨越两个世纪的技术工人丰碑”……

“中华技能大奖”“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技术能手”“全国劳动模范”“全国最美职工”……耿家盛十多年来获得无数荣誉。这些荣誉集中到一个词汇:“工匠”

工匠之于耿家盛,是最贴切不过的头衔。

“我们家有5个人是技术工人,我爸和我哥哥是车工,我妈和我弟弟是钳工。”耿家盛受父亲影响,也当上了技术工人,父子先后成为原昆明重型机器厂(现为昆明重工)的技术核心骨干,先后成为全国劳模;他的兄弟也不甘落后,弟弟耿家华在耿家盛之后,获评第二届昆明市名匠……那是他们和昆明重工最好的时光,创造了当时的工业神话。

这一路走来,耿家盛的人生信条从未变过:“一种技术不能吃一辈子,在时代面前,很多东西不发展就会被淘汰。人生就是用来奋斗的,必须不断挑战自己。”

专注:用心磨刀,练就高超技艺

1984年,酷爱机械加工技术的耿家盛从铣床厂调入昆明重机厂,实现了要当一名车工的理想。那一年,他21岁。耿家盛的父亲、全国劳模耿鼎的话:“有志者事竟成”一直激励着他。耿家盛说,“之前几年,我是干漆工的。回来以后,我等于是从头开始学。我只用了三天就学会了车床操作,但在之后的三年,我都是在做一些特别简单的零件,比如螺钉、螺帽的制作。后来回想,这三年其实是一个磨砺的过程,有时候一种零件要做上几百件,工作相当枯燥,但如果当初我耐不住寂寞的话,就不会有后来的我了。”

那时侯,车间里机床少,白天闲着没事,耿家盛便学起了磨车刀。师傅说:“刀是车工的灵魂,磨刀是车工的基本功。看一眼从车床上流出的铁屑,就可以判断一个车工技术的高低。”在师傅的指导下,“我苦练了一个星期,觉得可以了,就把师傅磨好的那把刀拿来,在刀子的另一端,重新磨了一把。师傅看了之后,夸我悟性好,学得快。”

“1987年,我去民营企业帮别人做一根细长轴,因为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复杂的东西,结果我把人家的东西弄坏了,要赔50块的本钱,这个金额是我大半个月的工资啊!”

父亲笑我:“你连路都不会走就开始跑。”……

功夫不负有心人,之后,在父亲的耐心教导下,耿家盛掌握了车细长轴的技能。

在工具车间,耿家盛逐渐成长为一名好的车工。聊起“刀”,耿家盛有说不完的话。“车工就靠‘一把刀’,刀好,活儿就不会差。”

工作30多年,到底磨过多少把车刀,耿家盛自己也算不清。但有两把刀,他一直珍藏至今。“一把是父亲传给我的,另一把是我出师的双头刀,一头是师傅磨的,一头是我磨的。”“这两把刀,一把代表技艺的传承,一把代表将一件事做到极致的态度。”耿家盛说,每当工作遇到难题,他都会把这两把刀拿出来看看。

1995年,拉丝机成为了昆明重工的拳头产品之一。耿家盛被调到拉丝机车间挑重担。那个时候,拉丝机的全国市场份额,昆明重工占了50%之多,在1995年至2006年这10年间,耿家盛一直在拉丝机车间起着关键作用。拉丝机的制造,卷筒是最核心的部分,耿家盛几乎承包了厂里所有拉丝机卷筒的制造。“普通工人需要三个人才能完成的数量,耿家盛一个人就可以做完。普通工人不仅效率不如他,成品的质量也不敢保证和耿家盛一样高。”他的师傅回忆说。

“卷筒是拉丝机的核心零件,拉丝过程中,要求它的跳动在0.1毫米之内,跳动越小越好,跳动大,拉出的钢丝就会变成竹节状,一截粗一截细,影响正常使用。经我手做出的卷轴,我能做到跳动在0.05毫米内。”耿家盛说。

因为耿家盛精湛的技术,拉丝机卷筒合金堆焊成为了昆重当时生产拉丝机的一大卖点,昆重当时还曾经向客户承诺过,他们制造的卷筒,使用3.3万小时以内不会起槽。在拉丝机车间工作期间,耿家盛成为了昆重的核心技师,与此同时,他也在省内外的比赛中获奖不断。2003年的全国职工职业技能大赛昆明地区选拔赛,耿家盛获得了车工“优秀技术技能选手”称号,并在云南省职工技术技能大赛中获得车工第二名,被授予“车工技术能手”称号,之后代表云南省参加了全国职工职业技能大赛决赛,收获车工第十四名的好成绩。

抉择,把根深深扎在昆明重工

如果1991年,28岁的耿家盛愿意留下,他或许就是“格力电器”最早的技术工人团队核心了。

在昆明学府路482号一个汽车修理厂,一台空调机的塑料面板见证了这段历史。由于时间太长,这块已有24年历史的面板显得脏而旧。但就是这块废旧塑料面板,承载着耿家盛等8名昆明重工人的光荣与梦想。

1990年,昆明重工有位副厂长调到珠海工业发展总公司(格力集团的前身)担任副总经理,该公司下面有一个“冠雄塑胶厂”,这是一个生产电扇、排气扇的企业,它当时要改行生产空调,需要模具,而此时的深圳、珠海缺乏模具制造专家和技术工人。1991年初,在那位副厂长的牵线搭桥下,珠海工业发展总公司的总经理冼文到昆明重工参观走访,看了模具分厂,向当时的昆明重工厂长戴森林提出,希望派技术工人前去珠海帮助他们公司工作。戴厂长同意了,耿家盛的珠海之行就从这开始。

1991年3月,昆明重工模具分厂副厂长臧开衡一行8人前往珠海冠雄塑胶厂去做空调机模具。藏开衡挑选了7个人,分属5个技术专业。耿家盛作为车工兼铣工入选了。

“我们去是为他们做空调机面板体注塑模以及几个小的注塑模,对空调机而言,这是最复杂、最大型的模具。”臧开衡回忆道,“加工这个模具出了个插曲。其中一个工件因为图纸是复印的,漫漶不清,导致加工时把工件做反了。模具的零件一旦废了,100%是废品。”

“零件废了,要补锻件。但当时偌大珠海,竟然没有办法锻造,工期又紧,厂里找来一段圆钢,加工余量太大,不是要加工去几个毫米,而是几十毫米,就是要把铁棒磨成绣花针。找谁来做呢?耿家盛来做。”

耿家盛用铣床铣,不停歇地干了两昼夜,完活了。“干之前,也没有说好给多少钱,他也不问,傻傻的就接过去干了。”组装完毕,一试模,一模成功。这是模具制造过程中极其罕见的。试模的第一个作品制作了一个空调机面板,它记载了“格力电器”呱呱坠地的关键节点。

由于耿家盛人品、技术表现俱佳,第一个月工资就拿到了3300元,这是他在昆明重工的20倍以上。在珠海的那段时间,模具制作就是耿家盛一个人在支撑,几乎所有零件都是他做的。

格力想把昆明重工的这些技术工人留下,愿意支付高出昆明重工好几倍的工资收入,但是,8人最后全部回到了昆明重工。臧开衡说,“家盛若留下,绝对是技术骨干,后来的发展不可限量。”可耿家盛却回答。“是昆明重工培养了我,未经组织许可,见高枝飞了,不地道。”

坚守,与昆明重工不离不弃

至今,昆明重工已经走过了60余年时光。耿家盛陪伴了昆明重工36年。

“如果要走,我早就走了。现在,我就想从一而终。”“人如果活着如果只为了钱,就太累了。企业遇到困难,我们这批人再走掉,企业重振的希望就更小了。”

在这36年中,耿家盛有很多次“高就”的机会。他荣誉不断,“诱惑”也不少。“不是没有动摇过,但一想到要跨出昆明重工,情感上就有些接受不了。”

耿家盛刚入厂时,正赶上昆明重工的鼎盛时期,厂里的职工一度达5000多人。20世纪90年代初期,市场化浪潮袭来,经历了几轮下岗分流和内退之后,厂里大量技术骨干流失,经营状况日益下滑。

“现在车间生产基本上依靠我这种50多岁的人,很多都是‘独儿子’,一退休,他的活就没有人会干了。”耿家盛清楚的知道,厂里昔日辉煌难以再现,但他依然决定坚守。

“2006年到2008年,厂里不景气,我每月拿到的收入就是1000多元。”那时,适值耿家盛的女儿耿俊念大学,一年费用要7万元左右。耿家盛没辙了,厂里没有活,只好帮人打工。

好在这一年年初,耿家盛得知省里要求推(自)荐首届“兴滇人才奖”候选人,耿家盛觉得自己具备这一条件,在公司及云南省总工会的鼎立支持下耿家盛,顺利入选。获奖,让女儿读书有了保障。

2016年,循环水智能环保厕所研发团队成立,研发小组组长的职责当仁不让地落到了公司的国家级技能大师耿家盛头上。在拉丝机工作20余年的耿家盛,再次放下自己大半辈子所学,投身新的领域。而这项“厕所革命”在国内没有先例、没有范本,“开始我们只有一张原理图,设计图都没有,所有技术都要自己摸索。那时,已经53岁的耿家盛像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充满斗志,带领团队从头学起,查资料、向人请教,前后花了3个多月,环保厕所终于从概念变成实物。

昆明重工的36年,囿于客观条件,耿家盛很多时候“生不逢时”,但他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去做好。或许没有“兼济天下”的效果,“但是,无论从道德人品,还是从技能技术打量他,‘独善其身’,他是绝对做到了。”当工匠精神站上国家高度时,耿家盛的典型意义更有示范作用,他代表了我们这个时代产业工人的一种精神境界。他的事迹被提炼为“三高一多”:思想境界高,劳动技能高,群众评价高,社会贡献多。(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工程栏目编辑/贺玉婷

0
0
收藏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