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报道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第一研究院陈燕光:2条短信浓缩的北斗牵挂

见道网 2021年01月13日
  • 陈燕光从事航天领域已经26年,是一个满脑子都是工作的老航天,没有惊世之举,没有荣誉等身,他一辈子都默默执守在航天事业的岗位上

陈燕光,男,1958年出生,1981年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同年进入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一研究院总体设计部,先后从事电气系统单机软硬件设计、火箭总体网与动力测控系统的设计工作,曾任长征三号甲系列运载火箭总体网和动力测控系统主任设计师,2012年7月因病去世,享年54岁。

没有惊世之举,没有荣誉等身,他一辈子都默默执守在航天事业的岗位上。

生前满脑子是工作,临终前发出两条短信,他敲出的依然是工作。 2020年6月16日,当长征三号乙火箭托举最后一颗北斗三号全球组网卫星腾空而起,带着明亮火焰直奔苍穹,许多人都忍不住会默默想起他,这位普通却又不平凡的航天老兵……

7 年过去了,陈燕光的身影在人们心里始终清晰。

戴着蓝套袖,拿着“大罐头瓶子”水杯,人们记忆中的陈燕光,像个和蔼可亲的老师。上班时,他经常接满一杯茶水,走到这个人电脑前看看,踱到那个人图纸前瞅瞅,顺便把自己的想法和经验告诉大家,助燃启示性的思想火花,让年轻人少走弯路。办公室的年轻人们也都很喜欢这位和善的航天前辈,看着陈燕光的穿着打扮,给他取了个外号——“老会计”。其实,这位“老会计”在航天领域已经干了26年,是一位“老航天”。

1981年,陈燕光从国防科技大学毕业,进入当时的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一研究院总体设计部一室,从事电气系统单机软硬件的设计工作,开始了为航天事业贡献的历程,一直到担任总体设计部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总体网和动力测控系统主任设计师。

陈燕光几乎参与了航天一院所有型号的研制,但却没有过“归零”经历。“归零”,是航天人独创的词汇,就是一切“从零开始”——从头查找问题,在 每个环节中举一反三,以消除所有的隐患。“归零”也就意味着有故障产生。

在航天这种高难度、高风险行业中,没有“归零”,这简直不可思议,但陈燕光做到了。他常说:“调试好产品的时候,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候。”

很少有人知道,为了追求这种“成就感”,他几乎拼尽全力。陈燕光身体一直不太好。免疫力低下,食道常年溃疡,经常发低烧,但在工作面前,他往往全然忘记这些。下班回到家,他经常累得饭都吃不下,必须在沙发上休息半小时才能缓过劲儿来。

累,是因为陈燕光给自己安排了很多“额外”的工作。比如,为了保证 产品质量,在产品生产前,他会自己制作 CPU,并在实验室搭建模拟电路,一遍又一遍地测试产品,提前发现产品的风险点并进行改进,确保从自己手里出去的产品没有任何质量隐患。

“他是我在技术上合作最顺畅的人,他写的任务书特别清楚,我基本不用再问,可以直接干活。”与陈燕光合作过的一位同事这么形容。

2005年,陈燕光接到了一项新任务:负责北斗导航工程火箭系统总体网与动力测控系统的设计工作。当时,他在单机产品的设计领域已游刃有余。动力系统并非原专业,从头开始对谁来说都是一个挑战。但陈燕光偏偏接下了这项任务,在不惑之年开始挑战新领域。人员紧张,他带着只有3个人的年轻团队就开始了新领域的攻关。

“陈老师表面上看似没有什么压力,但其实他时刻都把工作放在心上。”同事刘巧珍回忆。

陈燕光做事细致,尽管作为主任设计师只需把控方向即可,但他仍始终与队员们奋战在实验室里。有一次,由于有队员考虑不够周全,导致软件设计一直存在问题。陈燕光不光给予技术指导,还连续几个晚上和团队一起在阴冷的厂房里蹲守试验,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陈燕光还具备极强的攻关能力。当时,有一个购买的设备没有冗余自动切换功能,他干脆自己发明冗余控制技术。那段时间,他经常整宿琢磨这项技术。甚至睡觉的时候,一旦有灵光一闪,他就赶紧爬起来记录下自己 的想法。经过1个多月的研究,陈燕光发明的冗余控制技术获得了成功实践,为北斗导航系统快速组网奠定了基础。

2012年年初,陈燕光时常感到头晕,脸色苍白,同事们也发现他的状态很不好,都劝他尽早去医院检查一下,可是他为了忙完手头的工作,总是一推再推。

6月4日,这是陈燕光最后一次来到办公室。他平静地告诉大家:因为自己被确诊为脑瘤,需要住院治疗,要离开一段时间。听到这句话,平时习惯和他嘻嘻哈哈的同事们瞬间愣住了。

陈燕光却继续平静地叮嘱大家,项目进度关系后续发射任务,千万不能拖,但一定不能因为进度影响了质量……看到很多同事含着眼泪望着自己,他甚至还笑着安慰同事,不要太担心,要安心工作……

住进了医院,陈燕光是个“不听话”的病人。医生要求他多卧床休息,但只要他觉得头脑清醒,就会不断梳理工作任务,不时给同事打电话询问工作进展。医生拿这个“不听话”的病人没办法,只能一遍遍地叮嘱他先保养好身体才能专心工作。

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总体网与动力测控系统是陈燕光离开工作岗位前最关心的工作,这项工作关系着整个北斗导航工程高密度发射任务能否按时完成。由于责任重大,在陈燕光生病住院期间,同事徐晨几乎每天都能接到他的电话。“他叮嘱我们一定做好过程控制、关注细节质量问题。”徐晨说。

住院期间,陈燕光最精神的时候,就是同事们来看他的时候。聊工程进度、聊工作趣事……这时候,他虽然没有带着蓝套袖,没有端着“大罐头瓶子”水杯,但他一下又变回了办公室那个“老会计”。

住院治疗一个多星期后,陈燕光有些待不下去了。他经常出现幻觉,总是告诉妻子:这个月中旬,他有个任务,需要去趟发射场,上次都是别人替他去的,这次可不能再耽误了,手头的工作要给年轻人分配一下……与此同时,他还会每天给徒弟们打很多电话,反复询问进展。甚至在听说办公室要搬家后,还不忘提醒让留个位置,说打算跟徒弟们坐在一起……

看着他认真的表情、专心思考的样子,妻子既无法跟他解释,也不忍说 明真相,只能顺着他的意思回答。她多希望,这会儿陈燕光说的话,就只是像平时下班累了,在床上休息时的呓语。她也希望丈夫说的是真的,这样,他就能健健康康地出差、健健康康地回来,即便他总是永远忙不完。

“改造电缆生产进度怎么样了?”

2012 年7月5日一早,距陈燕光住院一个月,他的一位同事收到陈燕光发来的这样一条短信,同事十分惊喜:看来陈燕光的手术很成功,他又能关心工程进度了。

“今天中午不回家吃饭,会议管饭。”

2012年7月5日中午,妻子收到了陈燕光发来的这样一条短信。妻子很疑惑:刚做完脑瘤手术的他怎么会去开会了呢?

让陈燕光的同事和家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两条短信,是他生前发出的最后的短信。

后来,陈燕光的主治医生解开了疑团:患有脑瘤的病人,由于脑部水肿影响神经,经常会出现一些幻觉,一般病人会在幻觉中“回到”自己最放不下的“时刻”或者最关注的事情上。陈燕光最后两条短信中的内容,正是他最放不下的事情。他所说的改造电缆生产进度,就是北斗导航工程火箭系统的总体网与动力测控系统研制工作。

得知短信背后的原因,人们无不为之动容。短信发出的两天后,时而清醒时而呓语的陈燕光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54岁的他,带着对型号任务、对航天事业的无限牵挂离开了。或许,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安心地休息。

陈燕光离去的第二年,长征三号乙火箭托举第14颗、15颗北斗导航卫星腾空而起,呼啸着直向苍穹飞去。发射圆满成功,也使得他和同事负责的火箭总体网与动力测控系统得到验证。这项工作填补了我国运载火箭动力系统远距离测试发控模式的空白。发射效果,正如他曾无数次想象的那么好。 从业30 多年,陈燕光参与设计的产品没有出现过任何质量问题。他正是用对航天事业和北斗导航工程的无比眷恋和无比牵挂,在平凡中书写出了不平凡。(转载请注明见道网 www.seetao.com )见道网工程栏目编辑/彭雪

0
0
收藏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