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

碳中和对中国煤炭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见道网 2021年04月07日
  • 随着政府加大对污染的打击力度,煤炭作为能源的成本优势将逐渐缩小

当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大会上承诺中国将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时,这对许多人来说都是好消息,包括电动汽车制造商和可再生能源行业。煤炭行业是可能遭受损失的行业之一。作为中国温室气体排放的最大贡献者,动力煤占中国能源结构的近60%,低于1990年的80%和2010年的70%,但仍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以上。

减少对煤炭动力的依赖将是一个重大挑战,因为它作为基本负荷动力源的稳定性,中国燃煤电厂的年龄相对较小,并且中国是最大的煤炭生产,进口和消费国。

但正如正在加速进行的改革所显示的那样,不应低估中国将能源使用从煤炭转向其他能源的动力和能力。最近的煤炭行业报告与“十三五”计划的细节逐步发布同步,证实了中国正在进行彻底的重组,碳中和正在迅速纳入中国的总体发展规划。

在中国,煤炭开采和电力生产大部分由国有企业进行。煤炭行业几年来一直在应对产能过剩问题。煤矿数量从2013年的1.2万家减少到2020年的4700家,采煤和选矿行业的就业人数自2013年以来减少了一半。国有煤矿公司之间的兼并和收购也得到了鼓励。2017年,北京批准了煤炭公司神华集团(Shenhua Group)与中国五大国有发电企业之一的国电集团(China Guodian Corporation)的合并。此类并购的目标不是扩大中国的煤炭产能,而是提高成本效益和效率。

放缓煤炭消费

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最近的一份报告,未来5年,将有10家超大型煤炭企业从整合中脱颖而出,每家企业的产量将达到1亿吨。到第14个五年计划结束时,煤炭年产量将从2020年的39亿吨控制在41亿吨的水平。这些合并将使中国提高国家能源效率,提高发电集中度。

除了限制生产扩张和提高效率,中国还在放缓煤炭消费。随着政府加大对污染的打击力度,煤炭作为能源的成本优势将逐渐缩小。与大多数其他发展中国家不同,中国在过去十年建立了一直到乡镇政府一级的法规和监管机构。这一框架将有助于克服乡镇一级缺乏执法和监督的问题,中央政府将迫使地方领导人在自然资源使用方面做出更好的决定,包括煤炭。

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增长速度超过了化石燃料和核能发电的产能。蓬勃发展的产业集群,使中国的区域经济中心成为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等技术领域的全球领导者。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和风能生产国。到2020年,中国能源消费的30%略低于非化石燃料产出,包括水电、风能、太阳能和生物质能。到2030年,中国计划将非化石燃料发电最低购买量提高到40%。

中国的海外矿业投资也正在从热能和化石燃料过渡到与核能和可再生能源有关的矿物。2020年,中国钼从美国公司Freeport手中收购了刚果民主共和国Kisanfu铜钴项目95%的股份。该矿床拥有630万吨铜和310万吨钴。此次收购将使中国钼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全球钴的顶级供应商。

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持续的摩擦可能会影响海运煤炭的装运,因为中国进口商不太愿意下澳大利亚电煤订单。2020年的出口为1.99亿吨,比2019年下降6.1%。2021年1月,对中国的动力煤出口为零,而过去平均每月出口为450万吨。对于中国来说,澳大利亚煤炭进口留下的缺口需要由其他国家填补。 俄罗斯计划将对 亚洲的煤炭出口增加30%,相当于每年3400万吨。到2020年,加拿大对中国的煤炭出口增长了18.3%,达到580万吨。

未来五年,中国的煤炭进口量可能会下降。到第十四个五年计划结束时,中国将把煤炭消耗控制在每年约42亿吨。这意味着到2025年,中国每年的煤炭进口量可能不会超过1亿吨,而2020年为3.04亿吨。全球大多数多元化的生产商继续在其资产组合中占据一小部分煤炭,而动力煤的估值差距相对于其他贵金属和贱金属而言却在增加。随着世界各国追求脱碳,投资者和银行放弃动力煤的使用,剥离动力煤资产已成为几乎所有主要矿业公司的明确议程。

澳大利亚动力煤出口商在通过向越南,印度和其他替代市场的多元化经营来管理对华出口下降时,可能会面临挑战。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煤炭生产国,澳大利亚和中国应增加双边交流,以在煤炭行业下滑并(最重要的是)支持煤炭社区的经济转型时平衡其过渡计划。(转载请注明见道网 www.seetao.com )见道网工程栏目编辑/黄利军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