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

海运受阻,中欧班列何以成黑马?

见道网 2021年07月16日
  • 2020年以来,中欧班列累计向欧洲发运1199万件、9.4万吨防疫物资,保障了全球供应链稳定,为全球经济复苏与发展输送中国力量

创立20多年来,中国宝时得科技有限公司一直将海运作为出口物流方式。但在2021年4月,公司决定选择新的出口通道——中欧班列。4月以来,这家企业生产的35个标箱智能割草机分别从重庆、苏州、义乌等地搭乘中欧班列运往欧洲。

“受海外疫情影响,海运集装箱在国外港口滞留,国内‘一箱难求’,航线减少,海运价格大涨,所以我们选择更为稳定高效的中欧班列。”宝时得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说。

中国外运重庆分公司国际联运部副经理谢元鹏说:“2020年初海运集装箱价格为1600美元左右,现在最高已突破4000美元。以欧洲航线为例,疫情前国内各大港口海运价格基本在2000多美元/40尺大箱,如今已突破1万美元/40尺大箱,即使这样也不一定能订到舱位。”

在这种情况下,中欧班列开行量实现逆势增长,成为全球供应链最引人注目的“黑马”。

国铁集团数据显示,2020年,中欧班列共开行1.24万列,发送113.5万标箱,同比分别增长50%和56%;2021年1-5月,中欧班列开行5991列,发送57.3万标箱,同比分别增长49%和58%。截至今年5月底,中国共打通73条中欧班列运行线路,通达欧洲22个国家的160多个城市。

“疫情期间,中欧班列与海运、空运相比,最大的优势就是安全。”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漆丹说,中欧班列实施分段运输,在沿途各国边境线更换司机和车头,司机不过境,不涉及人员检疫。

同时,中欧班列运输时间仅为海运的三分之一,且目前价格与海运相当。安全高效的优势,助推中欧班列实现逆势增长。不仅高附加值科技产品,农产品、初级工业品等长期依赖海运的货物,也正向中欧班列转移。

如今的中欧班列有多么火爆?

在河南,2021年1-5月,中欧班列(郑州)开行614列,同比增长86.1%。“现在,公司销售人员每天醒来后接到的第一个电话,一定是来寻求舱位的客户,销售人员每天忙得脚不沾地。”郑州国际陆港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杨文俊说。

在重庆、成都,2021年1-5月,中欧班列(成渝)共开行2435列,同比增长62%。负责驾驶中欧班列(成渝)从重庆到四川达州的值乘司机江彤对此深有感触:“2021年我们更忙了,以前班列抵达达州后,一般要休息6个多小时,而现在刚到达州,就会接到返回的指令,真是马不停蹄。”

在浙江,2021年1-5月,全省共开行中欧班列906列,同比增长2.7倍。在发送中欧班列(义乌)的义乌西站入口处,集装箱卡车的长队至少排了一公里。“我长期在这条线上跑,从没见过这么繁忙的景象。2020年底以来,要来义乌西站卸货,至少要等一天,有时要等两三天。”一位来自上海的货车司机说。

实际上,2020年以来中欧班列就已凭借安全高效的优势,在疫情期间成为“生命通道”和“命运纽带”。(转载请注明见道网 www.seetao.com )见道网一带一路栏目编辑/田增鹏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