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

地层下穿针引线! 看中海油田肖海峰妙手生花

见道网 2021年09月14日
  • 肖海峰完成了多个深水和高温高压项目的定向井设计工作,而他一生专啃硬骨头的精神,也感染了身边的许多年轻同事,他坚信,定向井技术定将在一代代科研人的接续奋斗中不断前进

“没想到天然气这么快就输到广东了。”当肖海峰看到“深海一号”超深水大气田天然气输抵广东的新闻时,心情格外激动。他是中海油田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油田技术事业部湛江作业公司、定向工程作业中心资深定向井工程师,中国海油首个自营超深水大气田定向井的轨迹设计,就是由他主持完成的。

打定向井,用肖海峰的话说,就是“穿针引线”,将地下大大小小的油田和海上平台串联起来。用钻头在坚硬的地层间“做针线活”并非易事,但凭着一股不畏难不服输的劲头,这件事他一做就是半辈子。

硬坐冷板凳的年轻人

1987年,肖海峰来到南海西部油田湛江基地,恰逢当时的南海西部石油公司钻井公司为发展定向钻井技术成立定向组,肖海峰由此与定向井结缘。

刚刚步入职场的肖海峰本以为可以大展拳脚,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当时的基地基础设施非常落后,定向组工作举步维艰。一无技术、二无工具、三无作业的“三无”状态让他备受打击。

肖海峰展现了骨子里的倔强。两年的时间里,肖海峰利用有限的条件,把能够收集到的资料都收集起来,日复一日地“啃下”艰涩难懂的定向井专业知识,硬是把“冷板凳”坐得有声有色。1989年,定向组改组成立技术室,肖海峰和同事们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定向井工具。

“当时打的是涠洲10-3-A17井,那是中方第一次自主设计并参与现场作业。”肖海峰仍清晰地记得第一次作业的场景。当时业内对中国定向井工程师的能力有各种各样的质疑,肖海峰知道这次作业是一次大考。尽管当时海上作业条件有限,肖海峰还是用自己编写的BASIC程序软件、0号坐标纸这些原始方式成功完成作业。坐了多年“冷板凳”的肖海峰和定向井团队从此在这片海域站稳了脚跟。

专啃硬骨头的技术大拿

上世纪90年代,国内的定向井技术进入一个蓬勃发展的时期。从无线随钻测量在海上定向井的推广应用,到南海西部的首口中曲率水平井作业,从南海的第一个丛式井定向作业,再到远赴新疆完成深层水平井作业,每次重大作业总能看到肖海峰的身影。不过,令肖海峰最难忘的还是那次到贵州的作业。

当时一家外部公司力邀肖海锋所在的团队前去作业。了解情况后,肖海锋得知因为时间紧急,能够使用的只有一台接近报废的钻机,而且井队人员没有任何定向井作业经验。种种不利条件让当时许多专做定向井的公司都望而却步。

在认真分析评估作业难度后,肖海峰选择接受挑战,带队出征。凭借过硬的定向井技术,他和同事硬是在贵州的山沟沟里顺利钻成一口水平段长达1023.66米的高难度水平井,打破了当时中国海油定向井的5项作业纪录。

把硬气传承下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肖海峰的工作重心已经从组织现场作业转向了定向井设计。而在设计工作之外,他最牵挂的还是定向井技术的传承,为此他连续十多年为青年定向井工程师们授课。

肖海峰的课堂上,不止有传统的定向井技术,更有行业最前沿的深水、高温高压技术。他说:“定向井就是这样一个与时俱进的专业,要不断攻克难题,才能不被国际同行拉开差距。”

为了鼓励后辈迎难而上,开拓创新,肖海峰以身作则,毫不松懈地时时追踪最前沿的定向井技术。

“都说新技术、新工艺难,那我这个比你们大几轮的人就带头学!”几年时间里,肖海峰边学边做,完成了多个深水和高温高压项目的定向井设计工作,而他一生专“啃”硬骨头的精神,也感染了身边的许多年轻同事。如今,这些年轻人活跃在各个深水和高温高压项目中,成了从定向井设计到现场施工作业的骨干力量。

面对未来,肖海峰是乐观的。在一个个勤思考、肯钻研的年轻人身上,他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他坚信,定向井技术定将在一代代科研人的接续奋斗中不断前进。(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工程栏目编辑/桑晓梅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