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

生死时速?如何破解县级燃气企业发展困境?

见道网 2021年09月22日
  • 当前中国正处于能源转型的关键时期,综合能源服务企业可有效提高能效、降低企业运营成本,也有利于推动企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经济社会发展使得支撑城镇管道燃气特许经营制度的条件正在发生变化,因燃气管网基础设施投资大、建设周期长的特点,城市管道燃气特许经营者须有雄厚的资金实力。但由于多数县域级小型管道燃气企业因自身市场体量有限,难以支撑大规模的管网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面临着因主营业务单一、融资困难、资源获取能力不足等困境。给较大型成熟的燃气企业带来启发,大型燃气企业可通过收购县域级小型燃气企业的方式整合资源,扩充经营版图,扩大经营市场,提升品牌影响力。

城市管道燃气行业关系社会民生,燃气管网基础设施的投资巨大,且在一定区域内具有不可复制性,为避免多重投资、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实现成本最低以及可靠的安全保障等,住建部2004年颁布了《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 城市燃气特许经营项目由当地政府依法确定,特许经营期限最长不超过30年,我国城市燃气特许经营权进入“跑马圈地” 的时代。

城市管道燃气行业属于资本密集型的行业,项目初期燃气管网基础设施投资大、建设周期长,在管网基础设施建成、投运前无法产生效益,因此,城市管道燃气特许经营者必须要有非常雄厚的资金实力。如果城市管道燃气特许经营者缺乏资本实力保障,不能迅速地完成燃气管网等建设初期基础投资,则将严重掣肘后续的经营与发展。加之许多县域地区本身市场规模有限,管道燃气市场培育、开发缓慢,县域级 小型城市管道燃气企业面临着严峻的经营挑战。

县域级小型企业发展困境

近年来,国内各大城市燃气集团企业均在探索主营业务之外的营收、利润增长点,但传统的主营业务——安装接驳与天然气销售仍占据了各大企业整体业绩的90%以上,而对于县域级小型城市管道燃气企业来说,安装接驳与天然气销售甚至贡献了企业的全部营收和利润。

安装接驳主要依托庞大的地方房地产市场,根据新建住 宅房开商需配套建设管道燃气的政策,以及高层民用建筑须设计、使用管道燃气的消防法规的要求,管道燃气企业在安装接驳业务上有着政策、法规的支持,市场开发难度相对较小。但由于县级区域本身常住人口规模小、多数已建成老小区并非高层民用建筑,还可使用液化石油气瓶。另外,新建房地产项目数量不多、新建房地产项目开发商实力有限,加之近年来房地产行业迅速降温,多数楼盘均不同程度地岀现了开发进度放缓、甚至停滞的情况,这些因素均严重影响县域级小型城市管道燃气企业在安装接驳主营业务方 面的发展。

天然气销售是另一项县域级小型城市管道燃气企业赖以生存的主营业务,完全受制于县域当地是否拥有工业园区以及工业园区产业规划。如当地无工业园区,则天然气销售业务体量将局限于民用、商用领域,气量将基本处于无明显增量的小规模水平。如当地有工业园区规划,天然气销售业务还有一定的发展空间,但也需考虑园区产业的用能属性以及用能成本的可接受程度。因此,县域级小型城市管道燃气企业的天然气销售关键还在于工业气量的规模。

县域级小型城市管道燃气企业在初期燃气管网基础设施 建设过程中承受着很大的资金压力,在自有资本金有限的情况下,必须考虑进行融资。

然而,自身的融资条件往往不是十分理想,资产类的抵押物件有限,一些场站、门站建设虽需要一定建设周期,但是否拿下土地证对融资十分关键。一方面要加快固定资产类项目的建设进度,另一方面还需积极开拓市场,尽快供气,实现正常经营现金流,将特许经营期限内的收费权进行质押也是融资的途径。

融资虽有很多方式和途径,但一些民营性质的企业本身资金实力并不充裕,加之无大型城市燃气集团或国企作为背书,融资难度相当大,即使融资成功,融资成本也较为高昂, 因此面临着投资进度缓慢、整体经营滞后、后续无法继续扩 大融资规模的恶性循环。

现阶段,随着国家管网公司的成立,天然气产业中游管道业务将实现独立运营,天然气产业链上、中、下游的购销、输配体制进一步改革落地,传统的气源购销、储运、输配模 式将进一步市场化,形成上游天然气资源多主体多渠道供应、 中间统一管网高效输配、下游销售市场充分竞争的“X+1+X” 局面⑴。

气源釆购在市场化改革进程中,对于县域级小型城市管 道燃气企业而言,气量规模仍然是关键,没有气量规模就没有气源市场竞价的优势,自然气源采购成本就降不下来。

除了少数拥有高用能产业园区的企业,大多数企业气量 规模十分有限,尤其是一些刚取得特许经营权还尚处于建设初期的企业,尚未接通管输天然气,需要通过槽罐车运输LNG(液化天然气),气价成本就更加高昂。

当前,天然气因其具有清洁、环保、高效、安全等优势,正在逐步成为我国主流能源,在我国的能源结构占比比重也越来越大,国家、各省地市政府也在积极推广天然气,也出台了许多鼓励、推广天然气使用的利好政策,例如煤改气锅炉补贴、天然气气价补贴、天然气设施安装补贴等等。然而,相关的优惠政策多数是在一些经济发达的省市落地,且优惠幅度大、持续性长,而一些经济落后地区,往往因地方财政紧张,相关的补贴政策会打上折扣。

县域级小型城市管道燃气企业本身在上游气源获取方面已经捉襟见肘,成本高企,加之相关的补贴政策无法给予气价方面的弥补,市场开发难度将难上加难。

中国长期以来城镇化建设带来了大规模的人才流动,人力资源发达的地区往往集中在资源、环境更优的经济发达省 市、沿海地区,而经济环境、基础设施发展相对滞后的县域,自然而然无法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当然,县域级小型城市管道燃气企业也基本可以实现员工本地化,但本地化的员工更多集中在运营、服务的一线岗位,甚至是劳务性质。而城 市管道燃气行业是有一定专业技术门槛的行业,其工程建设、运营管理、财务管理等还是需要一定高素质人才才能胜任的。因此,县域级小型城市管道燃气企业中层、高层管理人员严重短缺,往往一人身兼数职,在业务规模体量较小的阶段勉 强维持,这也禁锢了进一步快速扩大业务体量的发展脚步。

对策

县域级小型城市管道燃气企业发展困境归结于“小”字, 羸弱的体量和造血能力难以支撑大规模的管网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尤其一些实力单薄的民营企业更是如此,面临着越 来越大的债务和融资问题,经营越加困难。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降低融资杠杆、获取健康的流动资金,不少县域级小型城市管道燃气企业考虑选择出售资产或岀让部分股权。

一方面,通过大型成熟的城市燃气企业或国有企业对自身的并购整合,自身的投资效率将得到极大改善和提高;另 一方面,众多大型成熟的城市燃气企业也乐于积极扩充经营版图,不断提升品牌影响力。因此,现阶段,并购整合不失为一种有效改善经营的策略。

城市管道燃气企业两大主营业务之中,安装接驳业务将会随着当地城镇化进程以及气化普及程度进入成熟阶段后而 逐步萎缩,后续经营可持续发展的重点在于天然气销售,因此,气源对于城市管道燃气企业来说至关重要,气源成本深刻影响着企业本身的经营业绩以及市场的开拓。

目前,国内城市管道燃气企业气源分为长输管线的管输天然气和槽罐车运输的液化天然气(LNG)两种。前者,采购价格稳定,前些年气量受上游企业管控,冬春高峰期气量紧张,现在随着国家管网公司的成立、天然气购销输配体制 的改革,管输天然气气量将有所保障,但管输天然气受制于长输管线、阀室、高压支线、分输门站等设施的规划布局影响,一些县域相距较远,还需等待国家管网公司或省网公司完善相关设施;后者,采购价格波动较大,冬春高峰期价格上涨幅度明显,需槽罐车运输,存在一定的保供风险,但随着我国沿海地区大批LNG接收站的建设投运,大量进口LNG 将填补市场缺口。

因此,对于县域级小型城市管道燃气企业来讲,必须争取两种气源保障,一方面向当地政府拿地建站用于LNG储配, 另一方面积极对接国家管网公司、省网公司,配合上游、中游管线设施的建设进度建设下游接收设施(次高压管道、高中压调压站等)。实现双气源运营,气价成本进一步降低,将对下游工业用户市场的开拓起到十分明显的积极效应,这样才能夯实天然气销售主营业务。

近年来,国内各大成熟的城市燃气集团企业都意识到城市燃气行业经过近20年的飞速发展,传统的主营业务市场空间在收窄,业绩增长将趋缓,尤其是安装接驳业务,在一些已建、新建住宅已基本覆盖、气化率较高的城市,除非有大规模的新区规划建设,否则业务受众群体就仅剩下管网覆盖且尚未报装的一些存量用户,安装接驳业务体量将不复从前。

如何在主营业务的基础上进行业务延伸、增值,这是多数企业在谋划布局的一个方向,毕竟城市管道燃气行业具社会公共服务的属性,在每一个区域都是特许经营,服务的对象群体众多,天然形成了大量的用户粘性和流量资源,利用好这一资源,就可以开发燃气周边的一系列增值业务,例如常见的厨卫燃具、采暖热水炉、燃气报警器、燃气保险等等,甚至跨界至日用百货、食品、家电等消费品类。根据几大城燃上市集团(华润、新奥、中燃、港华、昆仑)2019年 度财报数据显示,增值业务营收年增长幅度均在20%至30% 以上,毛利甚至已经逼近售气业务。

在天然气销售业务方面,也可以突破单一售气模式,打造综合能源服务,尤其是一些“煤改气”基本完成、工业企业用能多样性的工业园区,传统的天然气销售业务发展空间不大,为用户提供用冷、用热、用蒸汽等个性化的综合能源 服务。一方面可以实现对用户的一站式服务赢得新增用户, 另一方面可以对传统的天然气售气业务实现增值。

因此,县域级小型城市管道燃气企业要突破传统主营业务的惯性思维,积极主动地洞察市场趋势、满足市场需求,才能深挖市场潜力,释放更大的市场空间。

新冠疫情给城市管道燃气行业对于数字化、智能化建设 提出了更高的需求,对于基础设施薄弱的县域级小型城市管 道燃气企业尤为如此,改善空间巨大。传统规模固化的服务 与用户个性化需求的矛盾、庞大的用户数据信息与落后的信息收集处理方式的矛盾、复杂的用户管理模式与轻松的用户体验的矛盾等日益凸显。例如,一些县域地区尚未普及智能 化燃气表,疫情期间,用户不方便外出,而又无法在移动端 进行气费缴纳,用户体验非常糟糕。

用户的高质量服务需求是一方面,从企业经营本身来说,数字化、智能化⑶也是迫在眉睫的发展趋势,公司整体的管网实时监测、运营调度、气源采购输配、终端远程计量和收费以及线上会议等一系列经营管理活动都需要与时俱进,通过提高管理效率、降低管理成本,达到提高企业经济效益的最终目的。

在国家能源发展战略规划当中,天然气一直属于核心发展对象,位于天然气下游的城市管道燃气企业,虽身处朝阳行业,但潜在的危机四伏,尤其是规模体量羸弱的县域级企业,本身受制于市场规模有限、气源成本不可掌控,纵然拥有30年的特许经营权益,但往往无法平衡初期大规模的投资和缓慢增长的营收之间的关系,常常面临着投资回收周期冗长、盈亏平衡难以实现的进退两难窘境。

因此,县域级小型城市管道燃气企业,要因地制宜,选择适合自身的发展战略,而非盲目照搬成熟城燃企业的经营模式。

关键词:工程新闻、工程建设资讯

通过积极发展新业务向综合能源服务型企业转变,并时刻通过自查方式规避企业自身存在的垄断风险点,才能有效化解当前企业面临的种种困境一切以市场为导向,有限的市场环境当中开拓新的业务板块和利润增长点,将能源服务做精做广,提升业务体量, 才有机会降低单位成本,为企业奠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工程栏目编辑/桑晓梅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