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

干完三峡工程,再干白鹤滩项目,这帮水电大工匠太牛了!

见道网 2022-01-12 09:27
  • 从三峡到白鹤滩,他们是中国大型水电建设工程的排头兵,也是一支不断挑战世界难度、刷新中国纪录的青年攻关团队,让我们一起走进中国能建葛洲坝机电公司白鹤滩项目部
阅读本文预计需
4 分钟

2022年1月3日,白鹤滩水电站右岸16号百万千瓦机组完成72小时试运行,正式投产发电,这意味着这座全部为我国自主研发制造、被誉为世界水电行业珠穆朗玛峰的水电站距离建成完工只差一步之遥。

负责右岸16台百万千瓦机组安装工作的是中国能建葛洲坝机电公司白鹤滩项目部,十几年前,他们也是三峡工程装机调试的主力军。

白鹤滩水电站管母安装施工

项目部副经理孙嘉睿告诉记者,项目团队中八成以上都参与过三峡工程的建设,可以说是从三峡工程就开始培养的一支青年队伍。

白鹤滩不同之处

三峡水电站单机容量为70万千瓦,而白鹤滩水电站为百万千瓦,这是目前世界之最,同时,它还顶着多项世界纪录。比如,尾水调压室规模世界第一、300米级高拱坝抗震参数世界第一、无压泄洪洞群和地下洞室群规模世界第一。这也就意味着,虽然三峡工程为这支团队超大型水轮机组的安装积累了很多经验,但白鹤滩这个水电巨无霸无疑难度更高,挑战更大。

电缆廊道正在进行电缆敷设

“以线棒的安装为例。”孙嘉睿介绍,线棒就如同电机里的铜线,右岸机组的线棒每根长约4米多,重达160斤,共1300多根,安装误差需要控制在3个毫米,相较于三峡时期,提高了2个毫米的标准。机组摆度原先要求控制在0.2毫米内,现在也提高到了0.15毫米。

“2毫米看起来不起眼,但1根误差2毫米,1300多根影响的就是整个机组的搭接面积。”他说。

单机容量最大直接的体现便是出口电压最高,这对于整个现场施工来说便需要相应的安装标准和严格的工艺控制。

技术人员检查嵌装完成的机组线棒

为了保质保效的完成任务,技术创新成了他们不竭的源动力。孙嘉睿说,项目团队在三峡经验的基础上,首次将三维激光测量技术、纳米技术、BIM技术等引入到巨型水轮机组的安装施工中,为精细化施工提供保障。

他介绍,BIM技术主要应用于电缆铺设、管路安装等方面,将电缆的走向进行三维立体建模和二次设计。比如从哪一层桥架走,拐到哪个设备下面,走什么样的路线,哪根在前哪根在后,利用空间计算,让电缆的铺设交叉更少,减少干扰。在没应用这项技术之前,电缆铺设过多时会搅在一起,这就要将电缆抽出,重新规划路线,既影响效率又消耗材料和人工。右岸机组电缆出线竖井单回路长约800余米,高度的落差提高了安装难度,“如果仅依靠人工测算,尺寸控制不好可能最后管母都对接不上”。现在依靠三维激光测量技术,可以准确标注出整个线路的空间坐标点,将设备安装精确定位到毫米级。在孙嘉睿看来,从三峡到白鹤滩,不仅考验着团队的工艺水准,更考验着技术的革新,只有在传承中创造,才能跟上时代发展的快车。

白鹤滩水电站15号百万千瓦机组转子吊装

2022年27岁的黎成,从2019年大学毕业之后便进入到了白鹤滩项目部,如今已经是卷线队的技术负责人。与团队里的很多前辈相比,他没有那么多的水电工作经验,遇到问题也会束手无策,但有时,年轻人的一些创意、点子,也会为老师傅们带来启发。比如由他的团队设计发明的一款绝缘耐压工装,小巧方便,让原本需要一周时间的耐压试验可以缩短至两三天。

为了满足高电压的施工安全需求,他们创新采用了透明材料打造可视化无尘下线工棚,既可保证下线工作区域的密封性、隔离性,又能时刻观察内部的施工情况和安全隐患。

黎成正在测量机组线棒

对黎成来说,作为一名水电人,没能参与三峡工程是他最大的遗憾,但他也极其有幸,能够参与到白鹤滩这样的世界级水电站建设中。

“我入行不过才两年多,经验还需积累,技术也还要磨炼,白鹤滩2022年7月便会建成收官,我期待着它全部投产发电的那一天,也期待着未来能够投身建设更多的大国工程,为国家造出下一个白鹤滩。”他说。(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工程栏目编辑/贺玉婷、设计/王霞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