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

中国铁建十六局娄建民:勇当铁路建设先行者

见道网 2022-05-15 15:11
  • 入职以来,娄建民从昔日的测量小将成长为技术能手,高质量完成了11项工程的测量任务,为企业培养了20多名优秀测量人才
阅读本文预计需
8 分钟

娄建民,中国铁建十六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项目测量主管,曾获云南省第十七届职工职业技能大赛滇中引水重点工程测量工技能竞赛第一名、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工人先锋奖章、云南省技术状元、云南省五一劳动奖章和中国铁建十六局集团第八届“央企脊梁·员工榜样”、劳动模范等荣誉。

20多年来,中国铁建十六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项目测量主管娄建民,在南昆、内昆、贵广、沈白等线路上,年年月月穿山越谷,经天纬地缜密测量……伴随着高铁网在祖国广袤大地持续延展,娄建民不断成长,获得了云南省技术状元、云南省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成为行走在深隧悬壁的“先行者”,激励和鼓舞着身边人。

敏而好学成长为年轻“大将”

测量工作是工程建设的“眼睛”。一条铁路要从设计图纸上的点线面精准落成到大地上,首先要由测量人员通过测量仪器进行施工放样、采集数据。由此生成的测量报告为后续施工提供最基础的数据参考。

1995年,娄建民从学校毕业后,进入中铁十六局集团南昆铁路五处二队。到工地的第一天,技术主管就把他带去测量现场。当时,工地使用的测量仪器是较为老旧的经纬仪,操作复杂、繁琐,现场老同志使用起来不是很熟练。娄建民试了试,两次放线偏差极小。技术主管对这个毛头小伙儿刮目相看,把使用仪器的活儿交给了他。

半年后,更加智能、精密的测量仪器——全站仪在工地上广泛运用。一天,技术主管交给娄建民一台国外引进的全站仪,要求他用最短的时间弄清楚使用方法,并特意嘱咐“这机器价值十几万元,除了你谁也不许碰”。

娄建民深感重任在肩,面对全英文的使用说明书,他一边请教队里的大学生,一边逐字对照翻译。最终,经过刻苦钻研,他迅速把当时最先进的测量仪器学通弄懂。

“以前的技术、设备都不如现在,四五个人配合才能进行测量作业,效率很低。”娄建民回忆道。为了将所学运用到工地上,刚上班的他咬牙买了台卡西欧计算器,利用工余时间学会编写计算程序,极大提升了测算作业效率。

白天跑工地、架仪器,晚上回来潜心钻研图纸、规范和仪器,年轻的娄建民明白,要想做好测量工作,必须在扎实的理论基础上,不断跟进熟悉新的测量技术和仪器。为此,他不放过任何一次学习的机会。

2000年,娄建民积极报名参加石家庄铁路工程学校的培训。3个月时间,他系统掌握了从控制测量到施工测量的相关知识,并学会编写卡西欧4800计算器测量程序。2007年,为掌握铁路无砟轨道CPIII测量技术,娄建民积极参加京广高铁武广段无砟轨道测量培训,每天晚上一段路架着仪器来回跑上百趟。一个周期下来,他迅速熟练掌握无砟轨道CPIII的测量方法和精调技术。5年时间,年轻的娄建民迅速成长为测量现场的“大将”。

解隧道难题做技术“领军人”

作为施工的“先行者”,测量人员担负着为施工扫除障碍、导航引向的重任,工作一点都不能差、差一点都不行。

2010年,娄建民任赣龙铁路GL-4标项目部副总工程师兼测量主管。当时,全线最长的梅花山隧道地质条件非常复杂,是全线重难点控制性工程,控制测量要求精度非常高。

第一次担任铁路项目测量主管,娄建民提前3个月准备,带领项目测量班,认真分析、研究,结合以往经验,通过不断实践,总结出行之有效的长大隧道控制测量方法,不仅满足了长大隧道贯通精度要求,还为下一步洞内CPII和CPIII测量打下了基础。

当时,梅花山隧道无砟轨道是全线的首件工程。“只有我们这个首件工程评估完成之后,全线的无砟轨道才能施工。”娄建民回忆。那是他第一次接触无砟轨道精调小车,按照厂家提供的技术资料熟悉基本操作后,他又把数据复核了一遍又一遍,但还是不放心。于是,他带着一个技术员、一个测量人员赶往贵广铁路,跟着厂家人员现场学习了两个晚上。最终,在娄建民的带领下,测量班顺利完成赣龙铁路全线无砟轨道首件工程的施工,并一次性通过原铁道部验收。

2019年,独自带队负责浩吉铁路崤山隧道无砟轨道CPIII测量工作的经历,也让娄建民记忆犹新。崤山隧道全长22.77公里,是全线最长、一级高风险双洞单线隧道,受自然环境影响,隧道洞内水雾成团,能见度不到50米,通视条件非常差,无法进行测量。半个多月,指挥部多次邀请设计院测量专家现场调研想办法,仍然无法达到测量要求。

作为测量工作的负责人,娄建民沉下心来分析,无法测量的原因是视线不好,如果改善洞内环境呢?带着这个问题,娄建民在洞内反复观察。终于,有一回坐在车上,他发现当车移动时,可以带动洞内的水雾,出现短暂的“可见”时间段。于是,娄建民提出在隧道内加设通风机、封堵横通道、利用大型运输车在洞内行走带动水雾,然后进行分段测量的建议,确保将洞内温度、湿度影响降到最小。

按照这样的构想,每天晚上,等到洞内施工人员都收工后,娄建民就带领测量员进入洞内进行测量,一直到次日凌晨四五时出来。不分昼夜接连测了几天,他们最终圆满完成了测量任务。这一方案也得到了设计院测量专家的充分认可。

苦乐兼修无怨无悔当“先行”

棱镜、塔尺、全站仪,铁路、隧道、高架桥……入职以来,娄建民手上的测量工具迭代升级,他本人也从昔日的测量小将成长为今天的技术能手,高质量完成了11项工程的测量任务,为企业培养了20多名优秀测量人才。这一路,高光时刻很多,但更多的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寂寞。

每次开展作业,要带着10多公斤重的测量仪器爬坡上坎进场踏勘;车子进不去的地方,他们就背着干粮和水徒步走;常年穿着胶鞋或雨靴,3个月就会磨坏一双。2015年,为了给云南一个灾后重建项目进行复测,在垂直距离450米、边坡最大高差达98米的龙冲沟上,娄建民带领团队,系着安全绳,在没有立锥之地的山体上硬生生开凿出一个个作业台阶。

田野、荒山、泥巴、荆棘、蚊虫……常年的野外作业,牺牲了许多陪伴家人的时间。娄建民算了算,一年最多能回家两次,加起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2019年6月,因为要完成浩吉铁路崤山隧道无砟轨道测量工作,娄建民错过了陪伴孩子高考。等到测量工作结束,回到家时,孩子已经大学快开学了。

每天面对繁复枯燥的数据,娄建民也能找到其中的乐趣。在山上,大家围坐一起,吃着馒头就咸菜,娄建民却打趣说,这是时下最流行的野餐。偶尔施工到凌晨才回来,他就张罗着给大家伙儿做面条、煮荷包蛋。他喜欢做饭,乐在其中。

最开心的自然是看到挥洒的汗水转化为一组组精确的数字、一份份完美的测量报告时。作为团队负责人,每一个项目,从进场踏勘、方案编制、野外作业、数据处理、成果报告,到最后资料整理归档,每一个环节,娄建民都全身心付出。“测量工作贯穿施工全程,‘失之毫厘,谬以千里’。测量工作不能耽误施工进度,更不能因为测量数据不准确而造成施工返工。”娄建民说。

娄建民一直没有忘记1998年6月的一个午后。当时,接到通知上场内昆铁路,现场在昭通威宁县中水镇,娄建民和团队一起,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到达贵州省六盘水市,再坐班车,经过一天的颠簸抵达威宁县中水镇。第二天,天刚刚亮,他们又背着一天的干粮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工地现场。

测量工作终于开始了。当地一个70多岁的老大爷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得知他们是修铁路的,大爷很兴奋,说自己这辈子还没见过火车呢。娄建民说:“大爷,这不我们铁路建设者已经来了吗?您马上就可以坐火车去北京了。”听到这话,大爷笑了,忙不迭从家里拿来土豆给他们用火烧着吃。“那个土豆真香啊,是我吃过的最好的美味。”娄建民回忆。

从那个时候开始,娄建民就明白了这份工作的意义。他知道,作为一名铁路测量人员,他走到哪里,铁路就会延伸到哪里。他丈量过的土地、算出来的数据,都会在不久的将来,化作蜿蜒匍匐的钢铁巨龙。(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战略栏目编辑/许生鹏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