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

中亚局势稳固,西方对此表示懊恼

见道网 2022-06-13 15:54
  • 中亚相比中东、东欧而言,局势稳如堡垒,这一现象却引起了西方国家发自内心的懊恼
阅读本文预计需
4 分钟

中亚的确是当今世界近30年来为数不多的国家间关系最为稳定且没有爆发什么严重冲突的地区。与中东、外高加索或东欧相比,这一地区的局势可以说是稳如堡垒,各国行为负责任有担当。这一点自然不可能不引起我们的西方伙伴、特别是美国或英国发自内心的懊恼。

这种失望情绪经常从数量众多的分析文章和种种关于该地区必将遭遇灾难和不幸的预言中流露出来。

该地区的表现使我们有理由相信,美国及其盟友在财政金融和人员机构方面的种种努力恐怕是既无需求也无效果。中亚各国独立30年的历史表明,虽然人口不断增长,地区各国之间存在水资源问题和大量悬而未决的边界与领土问题,但该地区完全有理由被视为全球最和平的地区之一。

独特的地理位置

中亚之所以能够保持稳定且避免发生真正危险的冲突,有几个重要的客观原因:首先,该地区地缘政治位置独特,这一点只需看看地图便一目了然。中亚国家与两个强大的国家俄罗斯和中国为邻。两国均不谋求在该地区打造各自封闭的军事同盟,来限制彼此的实力或人为制造分界线,就像冷战之后的欧洲那样。

中亚的西南方向毗邻伊朗,后者同样不是西方的盟国,而南边是局势动荡的阿富汗。这使得该地区对美国及其盟友而言,在物流运输方面存在困难。事实上,只有在同俄罗斯就阿富汗问题进行合作的时期,美国的人员物资才得以大规模进入中亚地区。而在美国人及其盟友丢人地逃离阿富汗之后,这种合作的根基便不复存在。

如今,英国在这里的存在早已成为历史。而对于把中亚视为对俄中外交斗争之一部分的美国来说,很难在该地区打下相应的根基——这里所说的不是那些情绪激进的社交网络参与者,而是直接影响地区各国决策的能力。

第二,虽然中亚国家尚未准备好建立稳定的合作机制,但外部威胁的存在令它们抱团。自各国独立之初,极端宗教思想的传播便威胁到各国的稳定。该地区其他国家也不同程度地感受到了极端思潮及其传播者带来的威胁。各国精英很清楚,这种威胁蕴藏着致命的危险。

第三,所有中亚国家都建立起了相对稳定的政治体制和定型的社会结构,长期贫困、收入分配不均等问题正在得到解决。当然,要想实现经济发展,减轻对俄罗斯劳动力市场和对能源价格的依赖,中亚国家领导人仍然任重道远,但他们在国内也有实现这些目标的基础。

除土库曼斯坦外,各国均有公民社会和基层地方自治机制作为补充。这些因素促使政府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使之不会陷入外来控制。

第四,各国同俄罗斯关系特殊,且莫斯科并没有推行“分而治之”政策的意愿,这一点在维护地区稳定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综上所述,可以说,中亚对中俄两国来说的确是个稳定的后方。唯一让人感到不安的因素只可能是中亚国家内部的动荡加剧,就像此前的哈萨克斯坦骚乱那样。不过在那次骚乱中,危机很快得到了解决,而政治统治集团也意识到,应该进行必要的改革。

换句话说,从客观上讲,中亚不太可能发生严重的国家间冲突,也不会形成侵略性的军事集团。唯一值得我们担心的,是有外部势力企图在那些社会经济形势恶化的地方搞破坏。这当然会构成一定的挑战,但这种挑战完全可以通过各国情报与司法机构之间的合作来应对,无需采取大规模的外交或军事行动。(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一带一路栏目编辑/徐宁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