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

哈萨克斯坦发展核电,中哈核能合作优势明显

见道网 2022-10-26 10:48
  • 目前,世界多国正在启动核电计划,以寻求安全、清洁的能源供应
  • 哈萨克已将确定核电站建设厂址,并明确规划总装机容量预计240万千瓦
阅读本文预计需
9 分钟

清洁可再生能源是世界能源发展的必由之路,核电作为一种清洁高效的能源,再次被许多国家提上发展议程。最近几个月,中亚大国哈萨克斯坦频频放出发展核电的消息,总统亲自推动,各项前期工作加快推进,在短时间内选定了建设厂址。哈萨克作为前苏联加盟国,与俄罗斯的紧密关系不言而喻,考虑到近几年俄在国际核电市场上的绝对主导地位,与俄罗斯合作似乎是哈萨克的既定选择。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哈政府明确强调将在充分评估各方技术路线和建设方案的基础上,通过国际招标选择合作伙伴。目前除俄罗斯之外,中国、韩国、法国等核大国均被哈国视为潜在合作方,计划在2023年初选定合作伙伴,进入项目实质推进阶段。

俄乌冲突爆发后,哈萨克斯坦与俄罗斯刻意保持距离,考虑到哈国长期存在的民族问题,哈俄两国关系未来走向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另一方面,哈萨克是中国重要邻国和长期战略合作伙伴,最近几年中国稳居哈第二大贸易伙伴和主要投资来源国。在核电技术方面,中国自主华龙一号三代核电技术实现了极其优异的工程建造业绩,并成功获得了欧盟和英国最高标准的技术认证。

从地缘政治和核电技术本身等多个角度综合分析,中国参与哈萨克斯坦核电项目均具有较大的比较优势,中哈核能合作也将大幅提升中国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但项目合作落地须国家和企业各个层面加大推动力度,国家实施核电外交、高层推动,企业做优项目技术、工程、融资等完整方案。

发展核电正式提上议程

2021年以来,哈萨克斯坦政府各个层面多次重申哈国将新建核电站,以同步实现减排和保障电力供应的目标,哈总统托卡耶夫更是亲自指示和推动核电项目各项前期工作。

在2021年9月发表的年度国情咨文中,托卡耶夫强调,“哈萨克斯坦已提出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随着煤炭时代走向终结,预计到2030年哈将面临电力短缺。世界各国经验表明,发展核电是解决电力短缺的最佳途径。”

2022年2月份,哈萨克斯坦动乱事件刚刚平息不久,托卡耶夫在政府扩大会议上再次重申,“没有清洁核能,我们将失去整个经济,我们将失去地区的领导地位,我们需要核能”。

在6月份召开的国家最高改革委员会会议上,托卡耶夫援引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信息,对核能在减排和稳定供应方面的优势进行了逐一列举,同时强调,”哈萨克斯坦在考量核电站项目的技术供应商名单时,除了价格标准以外,其技术的可靠性也非常重要。”另外,他还着重强调,必须确保本国技术人才能够得到充分的教育,并建立完备的产业能力和供应链。

随后,托卡耶夫在外国投资者理事会上亲自宣布,哈萨克已将首座核电站建设厂址选定在位于阿拉木图州的巴尔喀什湖附近,并明确将建设两台核电机组,总装机容量预计240万千瓦

除总统外,哈新任总理、能源部长等政府官员也在多个场合表示,建设核电站是解决未来哈萨克电力供应问题的最优方案,目前哈能源部正在组织对俄罗斯VVER、韩国APR1400、中国华龙一号以及法国EPR等全球三代核电技术进行初步比选。

同时,在托卡耶夫的亲自指示下,哈国有企业管理机构萨姆鲁克-卡泽纳主权财富基金(Samruk Kazyna)组织专家团赴法国和土耳其(正在建设四台俄罗斯VVER机组)进行了核电专项调研,后续还计划调研阿联酋巴拉卡核电站,该电站使用韩国技术建设。

另外需指出,哈萨克在核工业方面并非“新生”,前苏联曾在哈境内建造多个实验反应堆堆和核科学研究中心,哈目前是全球第一大天然铀生产国,另外与中国合作建设了核燃料元件制造厂,基本具备本土化的核燃料供应能力。

哈萨克目前的核电项目开发主体是国有企业哈原子能发电站股份公司(KNPP),该公司是哈政府为新建核电站单独成立的国有企业,哈国家原子能公司仍负责铀资源开发和核燃料加工产业,两者同属萨姆鲁克-卡泽纳主权财富基金。

中哈核能合作的比较优势

在地缘政治方面,2019年哈总统托卡耶夫上台后,中哈两国关系升级为永久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两国在中央政府层面已形成以总理年度会晤和合作委员会为主导的官方合作平台。2022年以来,两国领导人实现互访,重申坚定不移捍卫中哈友好、深化合作和相互支持。

最近几年中国稳居哈萨克斯坦第二大贸易伙伴和主要投资来源国,是哈第二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即使在疫情影响下,2021年双边贸易额接近250亿美元,同比增长15%。可以说,两国地缘优势显著,政治互信不断加深,经贸合作稳定向好。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俄乌冲突发生后哈俄关系则呈现出走弱迹象。哈在俄乌冲突中坚定保持中立立场,并明确表示不承认乌顿巴斯两个“独立共和国”。由于俄罗斯长期是哈第一大贸易伙伴和最大外来投资国,西方国家对俄施加的大规模制裁已在进出口贸易、金融等方面对哈萨克产生影响,预计两国经贸关系有可能会大幅减弱,近期双方在石油输送管道方面的合作已产生摩擦和芥蒂,更为重要的是哈北部与俄接壤地区主要居民是俄罗斯族,面临与乌克兰东部地区相同的处境。而核电项目高度敏感,在对俄合作上哈方必然会更加审慎,避免未来成为被俄施压的筹码。

在核电技术自身方面,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由国内量大核电集团——中核和中广核合作研发设计的先进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技术,其首堆示范项目实现了优异的工程建造业绩。2020年11月,华龙一号首堆示范工程——中核集团福清5号机组首次并网成功,建设工期仅5年半,创造了全球三代核电首堆建设的最佳业绩。首堆项目的成功示范促使华龙一号在国内进入批量化建设阶段,目前国内共有五个项目共十台机组正在建设。

在海外,2021年5月,中核集团华龙一号海外首堆工程——巴基斯坦卡拉奇核电2号机组正式进入商业运行,一年后卡拉奇项目两台机组全面按期建成投运。2022年2月,中核集团与阿根廷核电公司正式签署阿根廷阿图查三号核电站项目设计采购和施工合同,华龙一号正式落地阿根廷。

几乎同时,中广核主导的华龙一号英国项目也迎来里程碑式的重大节点,前后历时五年,华龙一号完成了英国核安全监管机构的技术通用设计审查(Generic Design Review,简称GDA),英国GDA审查被称为全球最为严苛的核电技术认证,华龙一号成为全球第四个通过GDA审查的核电技术,也是唯一一个无审查重大问题和无审查重大缺陷的核电技术。另外,2020年11月,华龙一号还通过了欧洲用户要求(European Utility Requirements)符合性评估,意味着华龙一号设计满足欧洲最新核电要求。

可以说,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的技术先进性和安全性已得到充分验证,是当前核电市场接受度最高的三代核电机型之一

从哈萨克斯坦角度,选择核电项目合作方,除了考虑地缘政治、核电技术本身等因素之外,核燃料供应也是重要的考量因素。2021年1月,哈国家原子能公司和中广核合作建设的核燃料元件制造厂建成投产,该项目引进法国法马通燃料制造技术,授权加工法方燃料类型,其燃料设计与华龙一号完全兼容,这意味着,如果哈萨克选择华龙一号技术,未来可直接实现核燃料的本土化生产和供应。

上下一体加大推动力度

综合各方面因素,笔者认为中国核电出口哈萨克斯坦迎来较好机遇,华龙一号落地哈萨克可大幅提升中国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也将成为核电布局一带一路的标志性工程,真正打造核电出海的“国家名片”。

有效推动中哈核能合作落地,一方面需要国家层面加强“核电外交”,将核电项目合作纳入两国领导人高访会谈议程,在政府部门层面建立定期协商机制,具体而言,可将核电项目合作纳入两国间已有的能源分委会议程,同时须做好内部统筹和协作分工,避免内部竞争。

另一方面,企业层面应积极主动与哈方政府部门和相关企业对接,在选址、核安全监管体系建立、人员培训等方面为哈方提供支持,也可考虑邀请哈方小比例参股国内核电项目,为其积累核电站建设和运行经验,同时在示范项目基础上,持续开展华龙一号设计改进,做优项目技术、工程、融资等完整方案。(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战略栏目编辑/许生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