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

海外人,在非洲也能体会到手足情深

见道网 2021年03月03日
  • 在常驻摩洛哥期间,像默罕默德一样的非洲兄弟,他们也有血有肉,有喜悦,有烦恼,更有对工作的激情和一丝不苟的态度

在2011年10月3日,杨付刚举办了婚礼,结果10月8日就被派到了摩洛哥常驻,到现在杨付刚回想起来还有那种范喜良被带走,孟姜女哭倒万里长城的悲壮场面,幸好在那个时候遇到了当地有情有义的朋友。

初到摩洛哥

到达项目上,首先遇到的是帮忙开装载机的默罕默德,当时默罕默德大概30多岁的样子,性格活泼开朗,讲义气,因为与中国人接触也多了,偶尔也能蹦出来几句中文,但他的语言天赋真的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状态。

当时杨付刚对阿拉伯语还不是很懂,就向默罕默德请教“回屋睡觉”用阿语怎么说,默罕默德非常真诚的告诉杨付刚发音是“xuxi”。

因为手底下管了很多当地员工,每到晚上10点以后巡逻,为了让他们听懂,杨付刚就会把这词拿出来告诉当地员工该睡觉了。后来和工友交流,才恍然大悟,默罕默德告诉的是中文“休息”,当时被蒙在鼓里好长时间。

还有一次,默罕默德问杨付刚中国人见面嘘寒问暖用中文怎么说,杨付刚告诉他是“你身体好吗?”,他就这样不停的在嘴里念叨着学习。有一天,国内公司领导在工作面上检查工作,他第一个冲上去,一把握住公司领导的手,可能紧张的原因吧,发音也串了,上来笑眯眯地就说“你是个蛤蟆”,当时把领导都惊呆了。

拌合站

在杨付刚管理拌合站的时候,有一天赶上停电,杨付刚示意让他回去休息,他跑过来高兴的说,“那我滚蛋了哈”。原来之前他把中文“滚蛋”理解成了下班。

默罕默德的喜怒哀乐

默罕默德在2012年结婚的时候,当天下午大概4点的样子就兴冲冲的叫上了项目上的几个人参加他的婚礼。因为是第一次参加当地人的婚礼,都异常兴奋。但按照当地的习俗,男女是要分开坐的,就这样一帮大老爷们就随着音乐的节奏唱啊、跳啊,但是直到深夜1点、2点都没有吃到东西,熬到凌晨3点才把食物端上来,几乎都处在奄奄一息状态了。更没有见到传说中大眼睛,长睫毛,高鼻梁,凹陷眼眶,立体感很强的新娘,估计即使最后见到了,也提不起来兴趣了。

后来开玩笑说,以后当地人再娶新娘,要吃饱晚饭,睡到自然醒后再去。

过了大概半年的光景,有一天默罕默德眉飞色舞的说,他的孩子再有一周就要出生了,邀请去参加他孩子出生的洗礼。

仿佛是过了2周的样子,他突然来了电话,语气有点低落,他说他们家出生的是一个男孩,并且已经宰了两头羊,招待杨付刚这帮尊贵的客人,希望能够参加。

但是杨付刚听出来他并没有沉浸给宝宝庆生的喜悦中,然后他说他的宝宝在出生之后没多久就夭折了,还有他的媳妇也一同去了天国,不过他在清真寺也诵读《古兰经》祝愿他们在哪里过的好。

之后没过多久他就回来上班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卖力工作,可以看出来他已经走出了苦痛的阴霾,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他说他要用行动证明都不能带着痛苦生活。

2011年施工的项目现场

有一天,杨付刚突然接到一个操着四川话的女子电话。后来才打听到她是一个当地人,再深入了解才明白,之前在项目部当帮厨,后来就和项目部一个成都人日久生情,不但学习了一口流利的四川话,也怀上了这个人的孩子。但是因为成都人已经在国内有了家室,最后成都人不得不在补偿给帮厨一笔费用后,就辞职了。

而帮厨不是别人,正是默罕默德的妹妹,默罕默德想把他妹妹介绍给杨付刚,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不但有钱,而且有教养,嫁给中国人吃不了亏,并且默罕默德还信誓旦旦的说只要出3头羊的彩礼就可以把他妹妹娶走。当时真是让人哭笑不得,杨付刚宽慰默罕默德说,让他妹妹找一个当地好人嫁了吧,那些常年在海外打工的中国人多半在这方面也是靠不住的。

项目完工时的情况(2015年)

另外一个大车司机是默罕默德的爸爸,大家都叫他小老头。因为小老头家在摩洛哥是个名门望族,加上穆斯林最多可以娶四个老婆,所以在上个世纪小老头很小的时候就娶了四个妻子,按照小老头的话,他的四个妻子分别在摩洛哥由南到北居住在马拉喀什、卡萨布兰卡、拉巴特和丹吉尔,正好是游遍摩洛哥全国的一个旅游路线。

摩洛哥的街头

但是在项目上从来没有看到小老头去旅游,甚至都没有离开过项目部,而默罕默德也很少和自己的父亲交流,因为默罕默德说他父亲的四个老婆,只有他母亲作为老大体谅他父亲的辛苦,而其他三个老婆就只会压榨他父亲的血液和无休止的感情纠纷,他父亲只有拼命挣钱才行。

这个事情,彻底破碎了我们另外一个大车司机是默罕默德的爸爸,我们都叫他小老头。因为小老头家在摩洛哥是个名门望族,加上穆斯林最多可以娶四个老婆,所以在上个世纪小老头很小的时候就娶了四个妻子,按照小老头的话,他的四个妻子分别在摩洛哥由南到北居住在马拉喀什、卡萨布兰卡、拉巴特和丹吉尔,正好是游遍摩洛哥全国的一个旅游路线。

但是我们在项目上从来没有看到小老头去旅游,甚至都没有离开过项目部,而默罕默德也很少和自己的父亲交流,因为默罕默德说他父亲的四个老婆,只有他母亲作为老大体谅他父亲的辛苦,而其他三个老婆就只会压榨他父亲的血液和无休止的感情纠纷,他父亲只有拼命挣钱才行。

这个事情,让杨付刚他们彻底破碎了这种一厢情愿要娶四个老婆的梦想,一夫一妻才是正确的选择。

对工作一丝不苟

对待装载机和工作,默罕默德说装载机就是自己心爱的姑娘,每天要把它收拾的一尘不染,干干净净,就像人每天要洗脸和做礼拜一样。别看他年龄不大,开装载机却是异常的熟练,心细胆大,技术非常精湛。

有一次,杨付刚正站在平地机的发动机舱散热栅下和司机一同进行日常维护。默罕默德远远的就喊和比划,把散热栅牢靠支住或者带上安全帽。就在杨付刚带上安全帽的瞬间,突然液压撑杆失灵了,散热栅从上部倒了下来。顿时杨付刚脑子“嗡”的一响,瘫坐在地上,工友们赶紧过来,发现杨付刚并无大碍,但是安全帽被戳了一个大洞。后来默罕默德告诉杨付刚,他远远的就看到液压杆在滴油,可能会出现问题,所以才让杨付刚这么做。默罕默德的心细捡回了杨付刚一条命。

在常驻摩洛哥的时间,默罕默德只是杨付刚遇到的其中一员,他们都是有血有肉,有家庭带来的喜悦和烦恼,也有在不同文化面前的热情和不解,更有对工作的激情和一丝不苟的态度,像极了常驻的海外人。(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 )见道网传承栏目编辑/贺玉婷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