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欧洲天然气或将面临危机

见道网 2021年05月27日
  • 随着欧洲多国开始公布减排,绿色能源受到重视,传统化石燃料面临淘汰,天然气等因为碳排成本增加,失去了往日魅力

随着欧洲各国陆续公布减排目标,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在欧洲开始受到广泛关注,而煤炭、天然气等高碳排的化石能源则纷纷面临淘汰。原本在欧洲能源供应领域占据重要地位的天然气,也因发电基础设施老化、碳排成本增加、融资困难等因素逐渐失去了往日的“魅力”,许多天然气发电项目因此面临搁浅的风险。

长期以来,欧洲国家一直将天然气视为脱碳道路上必要的过渡燃料。但近年来,随着遏制气候变化的紧迫性增加和可再生能源技术的不断发展,大量欧洲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开始对建设大型燃气电厂犹豫不决。路透社认为,可再生能源的成本不断下降,以及氢能等新兴产业的技术潜力,让天然气的投资前景日渐黯淡。据了解,天然气发电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大约是煤炭的一半,还可以采用碳捕捉及封存(CCS)技术消除剩余排放。但是,目前大规模采用CCS技术成本仍然居高不下,同时,CCS并不能完全解决天然气开采利用中的其它问题,例如甲烷泄漏。

资金短缺

欧委会执行副主席FransTimmermans甚至声称,在欧洲实现2050年净零排放的道路上,天然气只会发挥“微不足道的作用”。根据国际能源署(IEA)去年的一份报告,预计2030年,欧盟的天然气需求将比2019年减少8%。2021年2月,英国能源企业Drax集团宣布,将取消在英国新建3.6吉瓦天然气电厂的计划,这原本将成为欧洲最大的天然气发电厂。Drax集团首席执行官WillGardiner表示:“在不久的将来,天然气用作发电燃料的时代将走向终结。”葡萄牙能源集团EDP首席执行官MiguelStilwelldeAndrade则在一份战略报告中承诺,EDP作为欧洲最大的公用事业公司之一,到2030年将不会拥有任何天然气发电厂,并在2030年之前将其直接排放降至净零。

与此同时,天然气在欧洲对资本的吸引力也在不断下降。为遏制化石燃料的大幅增长,欧洲投资银行在2019年就明确表示将收紧其贷款政策,从2021年年底开始,该行不再为新的天然气基础设施提供融资。此外,欧盟委员会对天然气是否被纳入绿色分类的决定仍不断推迟,有分析指出,尽管欧盟的新规不会导致天然气彻底失去资金支持,但天然气电厂的融资很可能将更加困难。FransTimmermans明确表示:“即使欧盟屈服于政界和工业界的要求,向天然气敞开资助大门,但我们仍必须认识到,天然气的供应时间是有限的。”

同时,欧洲一些天然气项目的建设资金也面临转移或搁浅。标普全球市场情报的数据显示,欧洲五大电力市场——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天然气开发商已宣布了超过60吉瓦的新建天然气电厂项目,但这些项目不太可能全部建成。尽管这些天然气开发商强调,在净零排放目标下,这些工厂后续可以通过技术升级改造成零排放工厂。但一些分析人士警告称,大手笔投建新的天然气发电产能并非明智之举,因为目前还不清楚能够满足欧盟最新碳排标准的CCS等技术是否能够得以大规模应用。

行业组织全球能源监测的一份报告称,目前在欧盟建设所有已规划或正在进行的天然气基础设施,将可能产生870亿欧元的资产搁浅风险。而根据“碳追踪计划”组织的分析,仅在意大利,天然气发电项目开发商就面临高达110亿欧元投资搁浅的风险。

欧洲气候能源智库Ember的报告显示,欧洲各国正大力发展风能、太阳能,以及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预计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将占欧洲总发电量的38%,超过化石燃料发电量37%的占比,成为欧洲各国重要的电力选择。该报告第一作者、高级电力分析师DaveJones表示:“欧洲风能和太阳能发电能力的快速增长,已经迫使煤电产能逐步下降,但这只是开始。欧洲计划利用风能和太阳能,在2030年前逐步淘汰燃煤发电,甚至淘汰天然气发电。”意大利能源集团ERG2021年3月曾表示,计划出售其天然气发电厂资产,并计划投资19亿欧元将其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提高1.5吉瓦。

在成本方面,“碳追踪计划”组织认为,与“可再生能源发电+储能电池”等模式相比,天然气发电已不再具有成本优势。另据路透社援引分析人士的话指出,如果监管机构要求天然气发电项目配备CCS技术,那么单位电价也将随之增长,进而导致天然气电力在电力市场的竞争力下降。路透社表示,为确保国内天然气电厂在短时间内保持备用能力,部分欧洲国家正考虑进口更多电力和LNG,并向运营商支付费用,但这将增加终端消费者的电力成本。2020年,西班牙最大的燃气发电公司Naturgy将其在西班牙的天然气发电厂减记11.5亿欧元,原因是欧洲对天然气的监管改革导致该公司天然气资产的利润已低于可再生能源。“新建传统天然气发电的窗口似乎正在缩小,除非天然气项目配合部署CCS技术,或与氢能结合进行技术应用创新,对天然气的重大投资应在2025年前结束。”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研究总监MurrayDouglas表示。(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工程栏目编辑/徐宁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