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2021非洲三国电力投资环境分析

见道网 2021年07月19日
  • 尽管当前非洲经济发展水平落后,但其整体资源丰富且近年来正快速发展,有望在未来成为世界的增长极

作为经济落后但正在崛起的大陆,非洲电力发展成熟度较低,在电力投资领域存在较多机会。西非作为非洲重要区域,经济体量较大、经济发展较快、与中国关系紧密,并拥有两大英语国家尼日利亚和加纳,是值得重点关注的区域。同时西非也具备着资源丰富、电力需求增长潜力很大、电力项目规划清晰等优势。就西非主要国家—尼日利亚、加纳和科特迪瓦而言,短期来看,加纳在光电、科特迪瓦在水电和光电领域具有投资机会,而中长期来看,尼日利亚在煤电和气电方面具有较强投资潜力。建议投资者可重点关注三国较为发达的沿海区域,并与当地重点电力企业进行合作;但仍需关注包括种族冲突、经济波动、政策执行力弱在内的风险以及大国关系变动对当地投资环境的影响。

区域宏观环境分析

非洲面积约3020万平方公里,人口超过12亿。尽管当前非洲经济发展水平落后,但其整体资源丰富且近年来正快速发展,有望在未来成为世界的增长极,主要国家包括尼日利亚、南非、埃及、埃塞俄比亚、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等。北非经济相对发达,被认为是大国竞争的焦点,与美国、法国及中东石油国关系密切。其他部分被统称为撒哈拉以南非洲,以英语为官方语言的国家包括尼日利亚、南非、加纳、坦桑尼亚、肯尼亚等。

在英语国家中,尼日利亚是非洲人口和经济第一大国,投资机会众多。南非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最为发达的国家之一,但近年来其经济面临困境,垄断性企业南非国家电力公司在运营方面出现严重问题,电力行业发展陷入困境;加纳与尼日利亚同属西非,经济相对发达,且正在经历快速增长,电力方面投资机会较多;肯尼亚地处东非,尽管近年来与中国关系快速发展,但与美国相比影响力仍旧较低;东非的坦桑尼亚作为中国在非洲关系最紧密国家之一,电气化率不足40%,也存在投资机会,但坦桑尼亚被认定为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经济发展水平较低。

西非含尼日利亚和加纳两个重要的英语国家,投资机会较多。西非面积约为638万平方千米,占非洲五分之一,人口超过3.5亿。西非通常包括毛里塔尼亚、塞内加尔、冈比亚、马里、布基纳法索、几内亚、几内亚比绍、佛得角、塞拉利昂、利比里亚、科特迪瓦、加纳、多哥、贝宁、尼日尔、尼日利亚16个国家,其中尼日利亚为区域中核心国家,人口超过2亿,经济总量位居非洲第一;而加纳和科特迪瓦在区域中体量较大,是区域内重点国家。

近年来,西非是非洲经济发展较快、吸收投资较多的区域,2019年西非经济增长率约为3.6%,显著高于中非和南非,其中科特迪瓦、加纳、塞内加尔等国经济增长率超过5%,而尼日利亚受到石油价格的打击,经济增长率较低。投资方面,尽管近年来外国直接投资呈现下降趋势,但2011~2018年西非吸收的直接投资占GDP的比重超过10%,在非洲处于很高水平,部分旗舰级项目,如塞内加尔的风电项目、几内亚铁矿项目等吸收了大量的资金。

宏观环境分析

整体来看,西非主要国家国内政治环境较差。尼日利亚、科特迪瓦和加纳均有现代政治制度,但整体社会发展水平较低。尼日利亚在国家安全、政府效率和法制等方面均位于较低水平,而加纳治安相对稳定,且政府效率和法制水平显著高于区域内其他国家。尽管西非普遍腐败程度较高,尼日利亚和科特迪瓦在世界清廉指数排名中均位于世界100名以后,但加纳在全球排78名,高于非洲的大部分国家。

西非由于历史原因和种族、宗教等问题,有较多曾陷入内战的国家,其中尼日利亚政治局势严峻。目前,加纳政治局势稳定,并不存在成建制的反政府武装组织,恐怖袭击事件较为有限。科特迪瓦内战结束后,大城市阿比让和亚穆苏克罗市较为安全,但国内矛盾仍未完全解决,整体来看政治局势相对较差。尼日利亚政治局势严峻,党派冲突较大,恐怖袭击、教派冲突、绑架事件较多,特别是伊斯兰极端组织“博科圣地”对尼日利亚造成了重大损失,严重影响尼日利亚的国家安全。

中国与西非整体关系密切。中国与尼日利亚长期友好,关系发展平稳,经济合作较多;与加纳和科特迪瓦外交关系同样较好,近年来呈现经贸合作扩大的趋势。科特迪瓦曾是法国殖民地,目前与法国仍保持特殊关系,签有外交、军事、经济、技术等合作协定,是科特迪瓦主要投资国,也是美国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中关系最密切的国家之一。加纳与西方国家保持较好关系,被西方国家视为非洲民主良政样本,对加纳给予大量援助和扶持。

从经济体量来看,尼日利亚、加纳和科特迪瓦分别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第一、第六和第八大经济体,且尼日利亚经济体量占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四分之一;三国人均GDP均超过2,000美元,属于世界银行认定的中低收入国家,整体发展程度高于非洲平均水平。从经济发展速度来看,尽管近年来在政局不稳和大宗商品价格较弱的情况下,尼日利亚经济增速较低,但尼日利亚资源丰富,已探明石油和天然气储量位居世界前列,且有多种矿产具备商业开采价值;随着恐怖主义活动范围缩小、人口红利发展以及对外开放程度提高,预计经济增长潜力较大。科特迪瓦和加纳近年来经济增速较高,2011~2019年平均增速在5%以上,人均GDP也呈现不断增长态势;由于科特迪瓦和加纳工业化进程不断推进,且具备良好区位,预计两国经济将维持较快增长。此外,由于三国与中美国欧日等大国关系良好,国际社会对三国在投融资方面给予较多支持,其中对科特迪瓦的债务减免规模很大,是科特迪瓦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

三国面临基础设施老旧、经济基础不稳固等问题。尼日利亚经济严重依赖油气,在大宗商品价格下降的情况下尼日利亚的经济和财政均受到严重冲击,且尼日利亚油气下游行业发展落后,燃油依赖进口,并不能充分享受到资源红利。此外,尼日利亚人口规模很大,国内就业岗位不足,失业率较高,且粮食进口规模很大,物价水平上涨较快,制约了尼日利亚的经济发展。科特迪瓦物价水平较高,部分资源面临枯竭,将影响经济增长潜力。加纳对黄金、钻石、可可等大宗商品依赖度较高,工业基础较为薄弱。

三国的汇兑风险处于可控范围,其中科特迪瓦汇率波动较低。科特迪瓦作为西非经济货币联盟成员国,使用西非法郎,该货币与欧元保持挂钩,因此其汇率随欧元变化而变化,汇率风险较低。科特迪瓦曾在2019年宣布2020年采用新货币Eco,由西非8国推出,其币值也与欧元挂钩,但受疫情影响,该计划被搁置。加纳和尼日利亚均使用本国货币,汇率波动较大。从经常账户来看,加纳和科特迪瓦经常账户常年赤字,但逆差规模维持在5%以下,在西非中处于较低水平;而尼日利亚受益于油气资源大规模出口,经常账户在油气价格较高时能够实现盈余,且外汇储备较为充足,在300亿美元以上,能够满足需求。加纳和科特迪瓦外汇储备均不足100亿美元,但仍能够满足至少3个月的进口需求,且外部投资和国际援助能够降低外汇储备对汇兑环境影响。

区域电力发展概况分析

1、电力系统现状

整体来看,西非主要国家在发电领域较为落后。2017~2019年,西非地区装机容量分别为22.0GW、22.5GW和23.0GW。尼日利亚、加纳和科特迪瓦是装机容量最大的三个国家,装机容量分别约为12.5GW、5.0GW和2.2GW。从能源结构来看,尼日利亚以火电为主,火电装机容量超过10GW,主要由尼日利亚6家发电公司管理和运营。由于尼日利亚石油和煤炭资源丰富,以火电为主的发电结构能够保证尼日利亚稳定供电。加纳也以火电为主,火电装机量约为3.4GW,占总装机量的68%,而水电装机容量约为1.6GW,占比约为31%,并正在快速发展光电。加纳发电企业以国有企业为主,核心企业为VoltaRiverAuthority,装机容量为2.5GW,约占加纳装机总容量的50%。科特迪瓦也以火电为主,装机容量占比约为60%,而水电也较为重要,占比约为40%。科特迪瓦电力主要由独立电力生产商供应,其中科特迪瓦6个水电站和1个火电站由负责非洲基础设施运营的法国EranoveGroup的子公司CIE(TheCompagnieIvoirienned’Electricité)持有,其装机容量为0.7GW,占科特迪瓦装机总容量的30%。

从发电量来看,2019年西非总发电量为69.7TWh,其中尼日利亚的发电量超过30TWh,而加纳和科特迪瓦的发电量分别约为18TWh和10TWh。尽管从发电量来看,尼日利亚仍领先于其他西非国家,但尼日利亚的电气化率不足60%。据世界银行估计,尼日利亚至少需要20GW的电力来满足经济发展需求,目前缺口严重。加纳和科特迪瓦的电气化率相对较高,但仍不能满足经济发展需求。

西非地区电力传输主要由西非电力联合体(WAPP)协调运作。WAPP于1999年成立,2006年完善,成立目的为鼓励增加发电和输电基础设施,并协调成员国电力交换。WAPP涵盖西非15个国家35个成员,并包含1个观察成员。西非地区输电系统以跨国输电系统为核心,目前跨国线路共有11条。

国内线路方面,尼日利亚输电线路由政府控制的尼日利亚输电公司(TransmissionCompanyofNigeriaPlc)全权负责,共有五条主要线路连接全国,其中330KV线路长度在6500公里以上,而132KV线路长度超过7500公里。加纳2019年末输电线路为6472公里,较2018年末增长8.5%,通过65个供应点连接全国所有主要发电站。加纳输电线路由政府控制的加纳电网公司(GhanaGridCompany)运营,并负责跨国电力交换。科特迪瓦输电线路由CIE代表国营公司CI-ENERGIES(TheSociétédesEnergiesdeC?ted’Ivoire)运营,拥有超过5000公里输电线路。

此外,尼日利亚、科特迪瓦和加纳也会出口电力。2019年,尼日利亚、科特迪瓦和加纳出口电力分别为2.3TWh、12TWh和11TWh,占各国发电量的6%~11%,主要流向包括布基纳法索、尼日尔等区域内经济发展水平更低的国家。

西非各国有各自配电系统,其中尼日利亚配电系统较为落后。尼日利亚有11家配电公司,各自管理1个区域;尽管尼日利亚有12.5GW的装机容量,但配电端仅能分配4.5GW。2013年尼日利亚将配电公司私有化,但私有化并未使尼日利亚配电情况得到改善,尼日利亚配电端问题亟待改善。科特迪瓦配电系统同样由CIE负责,并拥有近5万公里的线路。加纳配电系统主要由加纳电力公司和VoltaRiverAuthority子公司NorthernElectricityCompanyLimited负责,并分别负责南部地区和北部地区电力供应,私营公司EnclavePowerCompany负责加纳港口特马自贸区配电,主要客户包括嘉吉公司和百乐嘉利宝等。

电力系统规划

西非电力需求很大。根据WAPP预测,到2030年,西非地区至少再需要15.5GW装机容量以满足需求,涉及资金将超过250亿美元,而三国规划更为激进。加纳作为西非地区电气化率最高的国家,计划在2030年前完成全国通电目标,考虑到人口、经济和城市化水平增长,预计到2030年发电量将由2019年约18TWh增长至30TWh以上,年化增长率超过5%。科特迪瓦预计到2030年,需要增加超过3GW装机容量才能满足自身需求,较当前装机容量增幅在100%以上。尼日利亚政府对于电力规划较为激进,希望2030年实现90%的电气化率,装机容量能够超过30GW,较现在的12.5GW大幅提升。

西非具有较为明确的项目规划。由WAPP规划的输电项目较多,能够连接尼日利亚、加纳和科特迪瓦等重点国家,也能将其他经济更为落后的非洲国家连接起来,以实现区域共同发展,预计到2030年新增输电线路将达到23000公里,涉及资金将超过100亿美元。发电项目方面,尼日利亚Mambilla水电站,将是非洲第二大水电站,装机量高达3.05GW,建造成本近60亿美元,是西非电力领域最重大的项目。科特迪瓦Azito燃气发电站第4期项目、加纳Aboadze电站项目等也将为各国增加电力供应。

区域优劣势分析

西非资源丰富。尼日利亚已探明石油储量超过370亿桶,居全球第十,非洲第二,占全球石油总储备2%以上。尼日利亚每天石油生产量接近200万桶,位居世界第15位,也是世界主要的石油出口国;尼日利亚也是天然气大国,已探近日然气储量全球第八、非洲第一。尼日利亚还是重要产煤国,优质煤炭预测储量27.5亿吨。此外,西非地区河流众多,尼日尔河为非洲第三大河,总长近4200公里,且支流众多,蕴藏丰富的水力资源,尼日利亚Kainji水电站、Jebba水电站等均建设于尼日尔河。此外,尼日尔、尼日利亚、塞内加尔等地煤炭资源充足。而西非地区光照资源丰富,沿海和沙漠地区风力资源丰富,能为光电和风电提供良好基础。

西非区域人口众多,近年来经济增速较快,吸收投资较多,经济增长潜力很大。当前西非各国经济结构中农业占比较高,工业水平较低,具有强力推进工业化的诉求。电力短缺是西非国家面临的严重问题,西非各国都在尽力解决电力短缺问题,预计电力行业市场机会充足。

WAPP作为西非电力领域重点机构,在西非输电领域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WAPP规划较为清晰,能够为各国发展提供指引,并帮助各国规划电力设施,促进区域电力领域发展。而区域中主要国家,包括尼日利亚、加纳和科特迪瓦,均重视电力领域建设,并提出长期规划,提供明确的未来发展方向,例如加纳国家能源战略计划2030就清晰地预测了加纳的未来电力需求和实现方式,并在实施过程中适时调整。此外,尽管疫情短期内造成西非经济受到冲击,但由于电力短缺是区域内核心问题,政策方面仍旧鼓励电力行业发展,因此疫情对电力行业中长期规划影响有限。

西非经济发展水平较低,部分国家是全球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而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高的尼日利亚、加纳和科特迪瓦政府财政收入依旧有限,因此能够用于电力投资的自有资金不足,需要依赖外部资金。而疫情影响下,国际社会在投资和援助方面或趋于谨慎,将影响西非地区项目融资。此外,西非国家普遍面临粮食短缺等更核心的民生问题,需要大量资金满足粮食进口需求,进而影响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疫情导致西非2020年经济增速由此前预测的4.0%降至当前的-2.0%,并导致财政赤字率攀升至6%以上,其中尼日利亚经济萎缩和财政赤字率幅度或分别达到5%和7%。

尽管西非地区资源较为丰富,但资源面临分配不均问题。尼日尔河上游水力资源丰富,但上游的几内亚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电力需求紧迫性低于区域大国。而资源丰富的尼日利亚人口众多,人均资源与中东等大宗商品出口国相比较低,且部分产油区所在位置为恐怖主义活动猖獗的区域,对能源供给稳定性有负面影响。

西非政府普遍治理水平较低,管理能力较差。一方面,WAPP和主要国家政府制定的规划较为清晰,但受限于各国政府执行力,最终结果往往低于预期。2015年,科特迪瓦计划在2020年装机容量实现4GW,但目前实际装机容量远低于该预期。而尼日利亚也在2005年后不同阶段制定过激进发展计划,但2016年开始的经济急速放缓导致尼日利亚装机容量远低于此前规划。另一方面,西非地区工业化水平较低,企业工业管理能力和人员素质较低,影响电力设备使用效率和使用寿命,也影响发电量的扩展。

投资建议和风险提示

根据西非人口分布、政治环境、经济发展水平等指标,可考虑投资的国家包括尼日利亚、加纳和科特迪瓦,三国在电力方面有共同之处,包括电力需求亟待释放,电力企业可签署PPA协议等,但三国之间具有一定差异,并各自具备电力发展方面的优劣势。短期来看,加纳和科特迪瓦是较好的投资目标国,其中考虑到语言问题,加纳优势相对明显。中长期来看,尼日利亚作为区域大国,增长潜力更大,具有更多的投资机会。

科特迪瓦是三国中唯一法语国家,在电力方面与法国具有极为紧密的合作,且主要电力资料均以法语呈现,在沟通方面或存在一定的障碍。此外,科特迪瓦目前人口不足3,000万,预计2030年人口将低于4,000万,用电需求将受到影响。然而,科特迪瓦有自身优势。一方面,科特迪瓦使用西非法郎,而西非法郎与欧元锚定,因此汇率稳定,收益可预测性较强。科特迪瓦主要城市阿比让人口稠密,经济繁荣,是西非地区金融中心,也是天然良港,具有得天独厚的发展机遇。

加纳处于西非中心地带,处于科特迪瓦和尼日利亚中间,输电线路畅通,可提供电力出口机会。加纳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高,电力需求较大。而政府治理水平较高以及与中国的良好关系也有利于中国企业在当地投资。然而,加纳也使用自己的货币,币值有较大波动;而加纳对劳工的保护政策较多,企业的成本较高,或影响投资收益。

尼日利亚是非洲第一大经济体,人口众多,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是非洲最重要的城市之一,聚集着超过1200万人口,而尼日利亚电气化率仍旧较低,因此电力市场潜力很大。尼日利亚资源丰富,能够为发电提供充足原料;而尼日利亚开放程度较高,且与中国关系良好,中国在当地投资很多,并涉及不同领域,沟通便利。然而,尼日利亚腐败严重,政府治理水平较低,且存在种族冲突,政治环境相对较差。此外,尼日利亚的官方货币奈拉币值波动较大,而依赖油气资源也导致经济波动性较高,或影响电力需求的稳定性。

投资领域和模式

尽管风电、光电等可再生能源是全球未来发展的主要方向,但对于西非大国,特别是尼日利亚来说,火电重要性仍旧很高。根据IEA的预测,煤炭、石油、天然气等仍是尼日利亚未来主要的电力燃料来源。然而,作为全球发展趋势,西非大国重视光电、风电的发展,近年来规划了多个项目,而西非大国水资源丰沛,水电的发展机会依旧很大。

对于尼日利亚,火电仍是可重点发展的方向。尼日利亚人口主要集中在南部沿海地带和三角洲区域,主要基础设施建设和工商业活动也集中在这一区域,在该区域增加电力供应将有助于解决电力短缺;尼日利亚煤炭和天然气资源丰富,煤电和气电投资潜力较大。

加纳和科特迪瓦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发展机遇较多。加纳提出的可再生能源方案中明确提出将其视为未来发展方向。可再生能源中,加纳制定长期的可再生能源发展计划,预计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超过1.3GW,其中太阳能、风能和中小型水电站为发展方向,装机容量分别为740MW、330MW和200MW,加纳政府将提供新能源补贴政策。科特迪瓦光电资源丰富,太阳能将是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科特迪瓦水电也是发展方向之一。由于科特迪瓦和加纳的人口和工业主要集中在南部沿海地区,沿海地区的电力投资机会较多,预期收益更高。

在选择三国进行投资时,由于当地政治和社会情况较为复杂,与重点深耕当地的企业,特别是重点电力企业进行合作将有助于降低在当地投资的风险。加纳电力企业以国有企业为主,与当地主要国企合作是进入加纳电力市场的捷径。尽管尼日利亚电力市场进行私有化改革,但电力企业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仍旧紧密,与尼日利亚的发电企业合作有利于降低相关政治风险。科特迪瓦的电力市场重要参与者为法国公司,与法国电力企业进行合作将有利于在当地开展业务。此外,由于各国内部差异性较大,部分偏远地区电气化率很低,在偏远地区建立小型发电设备一方面能够深入当地市场,另一方面能够增加当地政府和居民对企业的好感度,促进项目的可持续发展。

风险提示

首先,当地种族和宗教方面差异很大,种族之间有冲突。尼日利亚境内有超过250个民族,在种族和宗教方面均有较大差异。受此影响,尼日利亚境内有极端武装,造成较大经济损失,对于投资有负面影响。科特迪瓦和加纳情况好于尼日利亚,但主体民族占比均低于60%,仍面临潜在的种族问题;在投资前充分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有利于进行沟通。

第二,西非地区整体仍较为落后,电力投资不确定性较强。一方面,西非主要国家依赖农业和大宗商品,工业化进程具有较强不确定性,电力需求稳定性承压。另一方面,西非国家在政治领域仍存在政府治理能力较弱,政策延续性不足等问题,或影响项目执行力。此外,西非国家基础设施质量普遍不高,且呈现明显的地域差异;当地基础设施、特别是输电设备质量将一定程度上决定项目的盈利情况。

第三,在全球政治局势高度复杂背景下,尽管中国与西非国家关系紧密,但外交领域风险仍值得关注。西非地区以法语区为主,法国在当地的具有很强的影响力,中法关系的波动或影响西非部分政府决策,而尼日利亚、加纳等英语国家与美国、欧洲、中国关系均较为紧密,而在中美博弈的情况下政策波动风险或有所增加。(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战略栏目编辑/许生鹏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