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

多地一刀切拉闸限电,暴露地方治理短板

见道网 2021年09月28日
  • 这一模式长期以往,将会使地区经济发展低碳转型始终徘徊于低层次、高能耗、高污染的畸形发展层面,也损害了当地环境和民众生活保障权益

双控政策的推出本是为推动双碳目标实现,但近期,多地出现大面积拉闸限电现象,牵涉范围包括企业和当地民众。据不完全统计,江苏、浙江、山东、广西、云南、广东等在内的十余个省份都出现了此类问题。9月22日起,多家A股上市公司密集发布了关于限电停产的公告。

各地为何如此缺电?或许有多方面原因

首先,受中国自2020年二季度以来经济复苏、外贸内需旺盛等因素推动,企业对于基础能源的需求也就进一步提升。而有消息称目前煤炭供应紧张,电煤价格始终在高位运行,煤电厂库存持续降低,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用电缺口。

此外,一些地区还面临着能耗双控的压力。近期,国家发改委印发《2021年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晴雨表》,从能耗强度降低情况看,2021年上半年,青海、宁夏、广西、广东、福建、新疆、云南、陕西、江苏9个省(区)能耗强度同比不降反升,10个省份能耗强度降低率未达到进度要求。随着年关将近,这些地区面临短期内突击完成能耗双控指标的压力。

但这并不能完全说明多地“一刀切”关闸限电的合理性。各地此类举措首先会造成企业正常生产销售流程的中断,涉及到企业对客户履约、营收保障、支付供货商货款、员工收入发放等一系列环节,如果限电停产持续,还可能危及企业的生存。而民用电断供也会对居民生活造成严重影响,这也是关系重大的民生问题。

多地采取“一刀切”的方式大面积拉闸限电,暴露出环境和经济治理短板。中国能耗双控的发展进程是循序渐进的。“十一五”规划把单位GDP能耗降低作为约束性指标。“十二五”规划在把单位GDP能耗降低作为约束性指标的同时,提出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的要求。“十三五”时期实施能耗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明确要求到2020年单位GDP能耗比2015年降低15%,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50亿吨标准煤以内。可以说,在能耗双控上,中央已经给各地经济转型、产业升级预留了相应的时间窗口。

发改委发布的各地能耗双控完成情况显示,部分地区没有完全执行国家关于能耗双控的落地标准,甚至出现能耗强度反弹现象。可以说,如果地区为了追求短期经济利益,默许能耗高的企业和产业满额开工,造成能耗指标长期超标,必然会为了应付中央的能耗双控监管而采取匆忙拉闸限电等应付性举措,这属于治标不治本的运动式治理。

地区能耗双控不达标,所造成的环境污染状况没有获得明显状况,反而进一步恶化。如果部分地区依然停留在为了GDP等牺牲环境、能耗治理徒有其表的传统发展模式上,哪怕2021年年度能耗双控指标达成,2022年依然会陷入“日常超标、年关突击拉闸”的恶性循环。这一模式长期以往,只会造成地区经济结构始终徘徊于低层次、高能耗、高污染的畸形发展层面,也损害了当地环境和民众生活保障权益。

正是由于部分地方在当地环境治理和经济发展的协同发展上摇摆不定,没有在长期发展规划中对经济、民生、环境三方进行能耗双控指标的合理分配,造成日常治理始终停留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层次。

当然,随着中国碳交易体系的推动,可以通过市场化手段缓解高耗能地区的双控压力,但依然需要地方在产业转型、高耗能企业退出上有更坚决的改革力度,不能再为了眼前利益继续放任环境和经济治理的短板延续。(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战略栏目编辑/许生鹏


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