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

碳减排过热?运动式减碳?深化这一改革迫在眉睫

见道网 2021年10月12日
  • 对生产的管控目的在于刺激减排,走高质量和可持续发展道路,加快淘汰落后产能、过剩产能,达到优胜劣汰的效果

2021年9月下旬以来,蔓延至多省的“拉闸限电”现象多次登上热搜,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总的来说,本轮“拉闸限电”的原因并不复杂,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冲刺能耗“双控”政策目标。能耗“双控”政策是指,中央政府通过对省、自治区、直辖市等行政区设定能源消费总量和能源强度控制目标,从而对各级地方政府进行监督考核,以达到节约能源的目的。能耗“双控”首次于2015年在十八届五中全会上提出,现已成为中国实现节能减排的一项关键考核指标。一些省份为了冲刺能耗“双控”目标,采取了限电限产这一“补作业”式的极端措施。二是电力供需矛盾。电力短缺也是本轮多地限电的主要原因。例如,东北地区在能耗“双控”考核上并未面临较大压力,电力供需矛盾是此类地区限电背后的关键症结。2021年上半年以来,部分煤炭品种价格大幅上涨,部分地区出现电力供需缺口。此外,中国经济在疫情期间率先复苏,促使外贸订单大规模回流,短期内带动国内电力需求快速回升。

为缓解电力供需矛盾,国家有关部门和行业及时出台政策、部署措施,煤炭市场部分产品供应紧张的局面将得到缓解。针对上述第一个原因,其实早在2021年7月,中央就明确提出了针对各地碳减排“过热”迹象的纠正运动式“减碳”要求,反映了顶层设计是有远见的。但是,在市场化节能减排机制不健全的情况下,行政指示并未达到预期的政策效果。因此,为有效防止“拉闸限电”的发生,深化节能减排体制机制改革刻不容缓。具体来说,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一是在可再生能源的基础上,确立能耗“双控”目标,适当提高地方政府的管理灵活性。限制能源消费的最终目的是减少污染和碳排放,可再生能源具有低污染、低排放的清洁特性。建议在核查各地区能源消费约束时,可先扣除可再生能源消费量,以积极引导可再生能源可持续发展,同时尽量减少节能政策对经济造成的扭曲。

二是全面推进电力市场改革,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在电价发现和传导中的基础性作用。目前,电价形成机制尚未理顺,现货市场机制仍处于试点阶段。目前,只有部分工商业用户参与电力市场交易。因此,应进一步完善电力交易中心建设,逐步扩大市场化定价机制的覆盖面。对居民用电,完善居民阶梯电价制度,逐步取消电价交叉补贴,使电价更好地反映供电成本,引导居民形成节能、低碳消耗概念。

三是在充分发挥行政权力主导作用的基础上,形成各类能源自由竞争的能源供应体系。应当认识到,煤炭仍是中国的主要能源,是能源安全稳定供应的“压舱石”。因此,不宜“妖魔化”煤炭,过度压制煤炭产能。按照绿色低碳的发展方向,通过对标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目标,基于结合国情,控制总量,守住底线,有序减量替代,推动煤炭消费转型升级。 政府部门可以通过各种财税政策降低新能源与传统能源成本差距造成的绿色溢价,以此引导能源结构低碳转型,从而将不同能源之间的优胜劣汰交给市场机制来决定。(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工程栏目编辑/桑晓梅、设计/夏长旺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