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

真实的印度:一个国家,两个极端分裂的世界

见道网 2022-01-19 13:55
  • 丑陋的印度文化孕育出怨声载道的等级制度,还在妄言是古代文明的中心,巨大的贫富差距已经严重动摇了社会稳定,这样的印度还能猖狂几天
阅读本文预计需
8 分钟

若是要评选出一个亚洲最奇葩的国家,南亚大国印度毫无悬念将会赢得第一。它的特立独行,体现在其方方面面。比如那令人难以下咽,甚至会作呕的“印度美食”,比如人们笃信神灵庇佑,相信恒河中生活着无数的神仙,所以不顾其充斥着工业废品和生活垃圾,也要去饮用“圣水”。

比如其它国家的阅兵式上,军人们都是迈着整齐的步伐,呈方阵接受检阅。而印度的阅兵式,完全是一场杂技表演,七八名士兵同乘一辆摩托,还时不时进行些高难度的动作,令人错愕不已。

提及印度,就不得不令人想起它那高到令人可怕的贫富差距,古人云:“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哪里都有富人,哪里都有穷人,这是无可争辩的客观事实。不论在哪个国家,绝对富有的人们都只是少数,毕竟他们是踩在了大多数穷人的肩膀上聚拢了巨额财富,在印度也是如此。这个号称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主国家,1%的人却占据着70%的社会财富,剩下的99%的人要去瓜分那可怜的30%。

正如印度作家哈什·曼德所言:“十个印度人里面,有九个都从事着非正式工作,他们无处不在,他们是最廉价的劳动力。”在这个国家之中,富人区与贫民窟往往是一墙之隔,但富人们对于那些在温饱线上挣扎的同胞视而不见,也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帮他们脱贫。在一面墙的东西两侧,东面是富丽堂皇的人间天堂;西面则是恐怖如斯的阿鼻地狱。

富翁们住别墅、开豪车、有佣人伺候,过着皇帝一般的生活,每当夜幕降临之时,他们会开着轰鸣的跑车在大街小巷呼啸而过,他们可以在巴黎挥金如土,也可以在夜场一掷千金。而他们“邻居们”的生活就如同老鼠一般,每天的生活费往往只有一美元,不得不住住在徒有四壁,残破不堪且又阴暗潮湿的房屋里,整日于垃圾场中徘徊转圜,寻找可以果腹的食物。

当然,他们一个站在金字塔的顶端,一个跪在金字塔的底部,有所差异也是在所难免的。而印度的公司高管与印度农民的差距也非常明显。有人调查发现,服装公司高管一年的工资收入,需要农民不吃不喝八百年才能追平。印度虽然领土面积不如中国大,不过耕地面积一点也不小。只要好好经营,完全可以养活这十三亿人口,不过印度当局对农民的生活环境并不在乎。

印度当局任由富翁们去兼并土地,不将工业化播种收割工具带给农民。于是农民们只能依靠最原始的方式进行种植,靠天吃饭。有地可耕的农民尚且如此,更不用说那些无地可种的人们。而不论是农民还是“贱民”,都要度过难熬的夏天。他们生活的地方大都没有正式供电,所以电扇和空调通通不能使用。印度的夏天最高温度可达50摄氏度,平均温度也在30摄氏度以上,每呼吸一次对他们而言都是煎熬。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顶着炎炎烈日,去从事那些繁重的体力劳动。在印度的那六亿贫贱百姓,生活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中,难免会滋生细菌。这也是印度为何总能够滋生一些怪病的原因,也是为何印度制药产业如此发达的原因。

社会无序,两极分化

印度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完美再现了贫民窟的生活惨状,也无情揭露印度种种社会弊端。男主的母亲因为宗教冲突而命丧当场,他和哥哥相依为命,自此过上了流浪乞讨的生活。他们受尽磨难与欺凌,一面要忍饥受饿,另一面还要直视旁人的冷眼旁观。

即使男主靠着自己的努力,赢得了两千万卢布的现金大奖,也会被警察抓起来严刑拷打。因为在这个国度,穷人不配拥有任何翻身的机会。除了贫富差距以外,印度的男女有别也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印度的很多电影讲述的都是男尊女卑所带来的恐怖后果。在印度,女孩被视作是不祥之物,很多家庭在女婴一降生时,就会选择将其活活溺死。在他们看来,女人不配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即使是女孩子有幸能够活下来,那么她们也会被当成是男性的附属物品。很多家庭为了补贴生计,会在孩子还没有初潮以前就将其售卖出去,而她也就开始了自己的苦难一生。很多女孩嫁给的都是有钱的老男人,他们往往是三妻四妾,左拥右抱。而女孩除了要承受夫君给予的恶臭以外,还要忍受“姐姐们”的颐指气使。倘若夫君去世,她们则终身不能再嫁,必须要为其恪守贞操。

还有的是家中四五个男人,共娶一名女子为妻。女人们不得不在几个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男人之间,来回转圜。稍有不称其意之地,就会遭遇拳打脚踢。如此一来,又引发了另一个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即男多女少。印度的男人们虽然表面上轻视女性,但他们也需要女性来满足自己的欲望。所以,印度骇人听闻的集体强暴案频频出现。由于社会普遍轻视女性,所以司法机关在审查时,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那些禽兽。

印度电影《一个母亲的复仇》完美演绎了这一社会现状。女生在遭遇同学强奸后,又遭受了法律的不公正审判。身为人母,女主踏上了复仇之路。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总而言之,印度虽是一个国家,却有两个极端分裂的世界。它们虽然极端分裂,但前者往往又会染指后者。前者的成功,也是基于压榨后者之上。那么,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为何印度还没有改变这一境况?

首先,千年流传下来的种姓制度。一曲《梨俱吠陀·原人歌》绘成了瓦尔那等级,在他们看来,婆罗门是原人的嘴,属于社会最高层,他们属于神职人员,拥有对一切经典的解释权;刹帝利是原人的双臂,直接受婆罗门调遣,掌管着军政大权。吠舍是原人的大腿,就是普通的雅利安平民百姓;而首陀罗是原人的脚,属于被雅利安人种征服的人。至于贱民,则被排除在原人的身体之外。金字塔最低端的人,习惯了逆来顺受,也从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在他们看来,自己从降生开始,就注定了一生悲惨的命运,若是不屈服于上层阶级,就是违背神的旨意,就要受到他的惩罚。种姓制度原本就是高层们为了永享荣华富贵而编造出来的谎言,但这个谎言流传了3000年,人尽皆知它的本来面目,唯有印度人还蒙在鼓中深受其害,当年英国人曾经想过废除这一造成社会阶层固化的制度,最后也是竹篮打水。

印度已经独立了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觉得种姓制度是一项弊端。只要有它存在,社会阶层将会一直这样固化下去,底层的百姓永远没有翻身做主的机会,贫富差距还是会一如既往拉开。其次,印度教的弊端。在这个宗教中,女性就是邪恶的化身。她们生来就是为了蛊惑人间,她们只是男人的附庸,不配拥有任何尊严,也没有什么人权可言。

只要印度教的原始性和局限性不破除,那么印度女性就永远不可能冲破束缚。印度的男女差距悬殊以及强奸案将会一直延续到这个国家灭亡。不论是种姓制度还是印度教,在当地都是根深蒂固,根本不可能将其废除。因为一旦要触碰这些,就会牵连到许多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而他们怎么会容忍自己的蛋糕被别人分去?

这次印度疫情的二次爆发,就是其种种弊端的缩影。首先,他们愚昧,明知疫情没有过去,还举行盛大的祭拜集会。其次,他们盲目自信,认为有神灵庇佑,可以度过难关。之前莫迪还信誓旦旦的说印度已经实现了全民免疫,要取代中国成为疫苗出口国。可现在结果如何呢?莫说疫苗,就连氧气和床位还有焚化炉在印度都是十分稀缺的产品。那些富人们在疫情还没有完全爆发之际,就乘坐私人飞机前往欧洲,留下了穷人苦守着这片灾难的土地。(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工程栏目编辑/邢文涛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