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

能源危机下,欧盟不再那么团结

见道网 2022-08-02 09:05
  • 欧盟委员会原本出台的是统一的节气方案,到头来沦为了27个版本
  • 唯一会按照减少天然气消费计划行事的国家可能只有身陷囹圄的德国
阅读本文预计需
6 分钟

这些年来,欧盟似乎危机不断。天然气危机之下,又到了非常时期展现非常团结的时候了。7月26日,欧盟各成员国能源部长们在一项减少天然气消费应急计划上达成一致。计划包括,各成员国自愿在2022年8月1日至来年3月31日减少15%的天然气消费。一天之前,俄罗斯能源企业Gazprom宣布从7月27日起,从俄罗斯通往德国的天然气管道北溪1号天然气供应再次减半,即降至全部容量的20%。看上去,欧盟国家好像已经做好了这个冬天不靠俄罗斯天然气的情况下抱团取暖的准备了。

其实,欧盟委员会一周前公布该节气计划时,一些欧盟成员国表达过不满和反对。西班牙生态转型部长认为该计划“既不是最有效的,也不是最有效率的,也不是最公平的”,并称鉴于和法国有限的天然气管道连接,西班牙的节气起不到援助邻居法国的作用。希腊能源部长则称“即使我们省下15%的天然气,这并不意味着这15%会输往德国,也不意味着空的管道就此会被灌满”。而葡萄牙方则称自己还需要用天然气来发电。南欧国家不满于欧盟委员会在没有征询成员国意见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建议。

而7月26日达成一致的节气计划版本中有诸多特殊和例外情况。因为并没有连接到欧洲大陆的天然气网络,爱尔兰、马耳他和塞浦路斯从而得到豁免。而严重依赖天然气用于发电的希腊和其他国家,也无需减少消费,因为减少会危及国内能源安全。另外,如果依赖俄罗斯电网的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遭到俄罗斯方面的断电,他们也允许用天然气发电,等等。有人一针见血:欧盟委员会原本出台的是一份统一的节气方案,到头来沦为了27个版本,唯一会按照减少天然气消费计划行事的国家可能只有身陷囹圄的德国了。

这次,欧盟班级中向来的优等生德国处于一个不那么荣光的处境,在东欧国家和南欧国家中都难以博得同情。一些东欧国家认定正是因为诸如北溪工程的德国能源政策使得东欧国暴露在俄罗斯的威胁当中。而南欧国家和德国的宿怨则得追溯到债务危机期间,这些国家受够了当时发挥领导作用的德国在整肃财政纪律时的“颐指气使”。而今,因为德国自己错误的能源政策决策,凭什么要求别人勒紧裤带来一起收拾烂摊子?凭团结吧。

最近几年,“团结”成为欧盟的高频词。欧盟委员会在对节气计划的解释中称“该计划依照团结的原则”。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也在媒体采访中表示 “能源上的团结是我们欧盟条约的基本原则”。而德国副总理、经济部长哈贝克一直在呼吁团结,称“既然共同决定制裁俄罗斯,那么就得共同承担制裁所带来的后果”。哈贝克还对“团结”的外延做出了解释:即使没有直接受到俄罗斯削弱天然气供应冲击的国家应当帮助其他国家,否则,就没有所谓的欧洲团结。可以这么说,这不是一个“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的问题,而是即使家门口没有雪,也要帮着邻居去扫雪。哈贝克还指出,如果德国一旦陷入经济危机,将波及到整个欧盟。

按照德国的视角,天然气短缺之下,欧盟国家在同一艘船上。可是按照自俄乌战争以来各国的俄罗斯天然气进口价值来看,CREA 4月数据显示,德国排在首位,其次是意大利,两者远远高于西班牙、波兰等其他欧盟国家。值得一提的是,只有包括德国和丹麦在内的几个少数欧盟成员国签订了“团结双边协议”,用于在极端的天然气危机下进行互助。而“另辟蹊径”的匈牙利,一方面忙于寻求更多的俄罗斯天然气进口,另一方面宣布进入能源紧急阶段,禁止天然气出口。以此看来,对团结的呼吁,除了因为危机需要,也有可能,越缺什么,越得呼吁什么。

除了德国,作为欧盟执行机构的欧盟委员会也呼吁团结,但是,在具体的危机处理上,打团结牌是不够的,更关键的问题是,欧盟委员会的操作空间可以有多大,又该止步于哪儿?成员国想保证自己的自主权,避免欧盟机构的过度干预,尤其是在能源政策上,而欧盟委员会需要一定的空间来协调成员国的团结统一和相互扶持。欧盟委员会这次公布的节气计划还包括,如果自愿节气无法填补天然气供需之间的巨大缺口,天然气供应进入紧急状况,欧盟委员会有可能宣布欧盟进入“Union Alert”阶段,这就意味着,成员国进行节气不再是出于自愿,而是强制性的、有约束力的。该可能性的法律依据为《欧盟运作条约》(TFEU)里的第122条,欧盟即将陷入的天然气危机状况可能可以解读为其中第一点所表述的情景:“尤其是当某些产品的供应陷入严重困境,特别是能源领域”,“本着成员国之间的团结精神”。

从实操的层面来看,第122条可以成为欧盟委员会应对危机的有效工具,获得成员国55%的支持,即代表了欧盟境内65%公民的15个国家的支持,欧盟则可以激活第122条。可是,与此同时,在有着27个成员国的纷繁复杂的利益集合体中,激活第122条并不那么容易。新冠疫情期间,欧盟推出7500亿欧元新冠疫情重建计划,寻求的依据也是第122条。该计划由欧盟委员会以欧盟的名义在资本市场融资,帮助受疫情冲击的成员国复苏经济。当时,德国国内反对的声音很大,反对的理由是该计划打破了禁止欧盟举债的规定,有人甚至警告欧洲联盟将沦为“债务联盟”。而当时的总理默克尔和当时的财长朔尔茨给出的理由也是第122条,认定在紧急情况下是允许出现例外的,而且这种例外是一次性的和有期限的。该计划早已得到各成员国的通过,但在德国国内,关于德国政府在该重建计划上让渡给欧盟的权限是否违反基本法的诉讼仍在进行之中 。

回顾已经过半的2022年,俄乌战争之下,欧盟和欧盟国家向乌克兰展现除了前所未有的团结。而在对俄罗斯的能源脱钩行动之下,在俄罗斯天然气随时可能断供的威胁之下,团结背后的负担越来越沉重。这个冬天,天气有多冷,天然气到底有多少,欧盟国家需不需要、会不会抱团取暖,都是未知数。(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战略栏目编辑/许生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