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

全球秩序进入新一轮重构,中国光伏惧否?

见道网 2022-09-28 10:46
  • 中国光伏产业规模及市场应用已连续多年占据全球领先地位
  • 中国在能源上要摆脱卡脖子的困局,必须在新能源上有所突破
阅读本文预计需
6 分钟

这是一个恢宏的话题。但是,产业发展离不开世界“大势”,尤其光伏。如今,全球秩序进入新一轮重构,从贸易纷争,到局部冲突,再到能源危机,全球化程度颇高的中国光伏再次走到新岔口。

贸易摩擦有限

这一轮贸易纷争,从“201关税调查”到“301关税调查”,从“强迫劳动法案”到“削减通胀法案”,愈演愈烈。

话说,最无惧“贸-易战”的就是中国光伏了。对于各种“贸-易战”,中国光伏并不陌生,反而在全球贸易纷争中不断壮大,从2011年“双反”开始,越打越强,见招拆招,并最终成为“世界王者”。至2021年,中国前五大多晶硅、硅片、电池片及组件企业的市场占比分别达到86.7%、84%、53.9%和63.4%。

世界越来越不平了,“树大招风”的中国光伏也很难独善其身。继关税调查之后,美国于2022年6月开始实施“强迫劳动法案”,进一步打压中国光伏。

实际上,2022年上半年美国光伏装机仅4.2GW,而去年同期装机13.5GW,同比下降69%。其中,2022年上半年,中国对美国光伏组件直接出口仅约0.18GW,几乎可以忽略。这当中的全球贸易因果关系,充满遐想,更像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仅美国,欧盟近期也提出类似限制强迫劳动法案,如果最终审批通过,可能在2024年底生效。

不过,总体上这些政策的影响可控。“关税调查”方面,国内组件企业早就通过在东南亚建厂加以规避。2022年初,美国宣布对从东南亚国家进口的光伏产品进行“反规避调查”。但可能由于装机下降太猛,2022年6月,美国又宣布两年内不对光伏进口产品征收新关税,意味着从东南亚进口组件短期不受影响。

这个回合,也说明美国在光伏博弈上处于下风,至于想通过自建产能来寻求产业独立,面对中国强大的全产业链优势也并非易事。

至于“强迫劳动法案”,目前主要针对局部敏感产地的硅料,但随着硅料产能陆续释放及区域布局多元化,敏感地区占比也将降低,即便两年后欧洲果真实施,影响也有限,中国本土及欧美之外地区的光伏装机,完全有能力消化敏感地区的硅料产能。

看起来就这么回事,数据更能说明中国光伏的全球表现,而且被抑制的美国装机需求还会弥补回来。2022年1-8月,我国光伏产品出口总额达到357.7亿美元,光伏组件出口量达到113GW,同比增长80%。

只要光伏存在需求,那么中国光伏主导全球市场的格局就不会发生变化,除非全球其他地方像美国先前这样“因噎废食”,通过“自绝需求”来阻止中国光伏的进击。

能源危机助力

俄乌战争点燃了这一轮能源危机,欧洲首当其冲。在天然气、煤炭、石油三大传统能源领域,俄罗斯都是欧盟第一进口国,占比分别为40%、45%和27%。而在欧洲电力结构中,天然气发电占比约20%,煤电占比约15%。

受俄乌战争影响,欧洲天然气价格同比上涨超过10倍。由于能源危机及粮食供应,欧盟2022年8月的通胀率达到10.1%,同时部分工业产能甚至酝酿转移,可谓“民不聊生”。

因为石油、煤炭和天然气等传统能源自给率较低,使得欧洲历来受能源危机的冲击较大,这也是欧洲为何重点发展核电、风电和光伏的重要原因,“碳排放”更像是摆脱传统能源束缚的一个措辞。

为此,欧洲成为全球重要光伏市场。2021年全球光伏装机中,欧洲占比约17%,仅次于中国52%和美洲21%,累计装机仅次于中国。在中国光伏组件出口中,2022年上半年欧洲占比54%,为中国最大出口市场。

受能源危机及预期影响,欧洲光伏装机还在加速。2022年上半年,中国向欧洲出口光伏组件42.4GW,同比增长137%。欧盟2022年5月推出太阳能战略,计划到2025年将光伏发电能力翻一番,到2030年装机600GW。此外,还有其他诸多能源战略也涉及光伏。

欧洲的情况跟美国不同,美国拥有强大的传统能源储备以及传统能源影响力,能源自给率高,而且全球能源格局还是其世界秩序的重要构成,光伏的战略地位并不明显,光伏政策的任性表现就是一个注脚。

而欧洲传统能源相对匮乏,能源自给率较低,工业及民生受全球能源格局掣肘,光伏是真正的刚性需求,而非奢侈点心,“碳中和”也不是随便说说,不可能像美国一样“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是中国光伏凭借实力可以长期依靠的市场。

光伏发电是重要的能源补给,对于缺少传统能源的欧洲来讲,大力发展光伏及风电,扩大本土能源规模,是摆脱石油、煤炭和天然气传统能源不足的重要工具,这也是欧洲以“碳中和”为名大力推动新能源的一个重要原因吧。全球秩序躁动,正在加剧新一轮能源危机。自从石油危机之后,全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重视能源问题,而光伏有望受益于此。

中国光伏向前

我们必须承认两个事实:一是中国光伏行业的全球竞争地位,而且由于光伏行业的半导体属性,技术还在不断迭代,竞争逻辑还在不断更新,后来者很难跟上。二是在全球秩序躁动下,“能源危机”助力“碳中和”,成为光伏行业发展的又一驱动力,光伏成为刚性需求,而非奢侈点心,尤其是中国、欧洲和日韩等。

在这两个事实下,中国光伏行业无需惧怕这一轮全球秩序躁动,甚至可能像过往贸易纷争一样,迎来新一轮发展和壮大。

想想看,欧盟近期提出的限制强迫劳动法案,即便最终审批通过,也要2024年底才生效,两年过渡期对于“按天发展”的中国光伏行业而言,预期影响甚微。

如今,中国不仅光伏终端产品具有性价比优势,还有强大的技术、设备、材料、人工成本和能源成本等全产业链综合优势。尤其是能源成本,中国现阶段以“火电为主、水电为辅”的传统电力体系,为较低的光伏制造成本提供了基础,变相通过廉价光伏产品输出帮助海外消化通胀压力。

全球范围来看,光伏已经成为一个平价的、自由的能源,而且随着光伏占比提高,正在冲击传统能源的统治地位,进而有望冲击以传统能源为抓手的全球秩序。这个角度来讲,光伏的未来发展将注定充满争议和想象。(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战略栏目编辑/许生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