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

断供天然气后,德国能源巨头盯上加拿大绿氨

见道网 2022-10-17 10:57
  • 绿氢和绿氨特指其在生产来源和生产过程中不会产生碳排放
  • 当全球能源处在转型的十字路口,氨或可成为一种新的清洁能源
阅读本文预计需
5 分钟

在俄罗斯切断对欧供气后,德国能源巨头尤尼珀(Uniper)公司损失惨重,截止到2022年9月,该公司相关亏损已累计高达8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594.2亿元)。一系列的拯救措施中,除了德国政府将其收归国有免于破产外,还有一条重要的自救方式就是抓住了绿氨。

8月23日,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与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签署了一项氢能合作协议,推动加方最早2025年向德国出口氢气。其中,尤尼珀与德国另一家能源公司意昂集团(E.ON)宣布正与加拿大能源公司EverWind公司商谈采购合同细节。在这个采购清单上,一种在能源领域不为多见的元素赫然在列:氨。按照双方商讨的规划,从2025年前后开始,德国的两家公司每年将会从EverWind公司采购100万吨的绿氨。

氨,是全球产量最多的基础化工产品之一,闻起来其味道令人恶心且有毒,被人熟知的是它常被用来制作化肥的原材料,支持了全球近90%的农业。但是,当全球能源处在转型的十字路口,氨或可成为一种新的清洁能源,重新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这个前景远比它闻上去的味道要好极了。

一场绿氨经济之风正在全球蔓延

在全球众多研究新能源的专家学者眼中,乙醇、生物柴油和氢能等都各有优势。其中氢能由于无碳排放以及燃烧极限较宽等特性,被视作21世纪的终极能源。然而,绿氢供给目前还没有一种经济有效的方法。同时,氢能也在存储、运输以及应用等环节存在复杂的安全问题,所以氢能的大规模商业化进程至今未实现较大的突破。氨分子由一个氮原子和三个氢原子组成,它的化学成分决定了它是氢领域理想的能量转换介质。

氢与氨本身并没有颜色,业内所称的灰氢/氨、蓝氢/氨,以及绿氢/氨,是根据氢能/氨生产来源和生产过程中的排放情况来做区别的。目前,市面上绝大多数氢气是灰氢,约占当今全球氢气产量的95%左右。氨也是如此。因此,绿氢和绿氨特指其在生产来源和生产过程中不会产生碳排放。

“每个人都在谈论氢,但是你们知道,氨和氢一样好吗?甚至在难以降低碳排放的航运和工业领域,氨在减排方面有着比氢能更大的优势。”挪威能源开发商Statkraft负责欧洲风能和太阳能业务的副总裁乌尔夫·埃里克森说。2021年2月,Statkraft与合作伙伴在位于挪威波什格伦(Porsgrunn)Herøya半岛上建造了一座生产绿氢和绿氨的工厂。这座工厂生产出来的绿氢将被用于制造绿氨,绿氨可被用做农作物的肥料,以减少农业领域的碳排放,助力挪威2030实现碳中和的目标。

绿氨的好处正在被更多能源巨头看在眼里。全球最大的氨生产商美国CF过去几十年一直用传统天然气原料制造氨。最近该公司正投入巨资在路易斯安那州唐纳森维尔,建造一个用于绿氨生产的电解厂,建成后,该工厂每年可生产2万吨绿氨。据CF称,这将是北美第一家商业规模的绿色合成氨工厂。日本化学工业公司旭化成计划在日本福岛县浪江町建设验证设备,自2024年度起每天生产数吨绿氨。2022年6月,美国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也计划在其位于挪威斯拉根的港口设施启动绿氨和绿氢生产项目研究,将斯拉根港打造为绿氨和绿氢生产销售枢纽。标准普尔全球商品洞察 (S&P Global Commodity Insights)还在2022年4月22日启动了对氨价格和溢价的每日评估。

由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IUPAC)评选出的“2021年度化学领域十大新兴技术”中,氨的可持续生产(Haber-Bosch工艺的绿色替代品)位列其中。多位科学家认为,2040年将会出现一个绿色且成功的氨经济。爱尔兰调查公司Research and Markets的数据也显示,预计绿氨的全球规模将从2019年约1300万美元增加至2028年8.5亿美元,之后也有望持续扩大。

长期关注太阳能和燃料电池的美国学者Robert F. Service曾在《自然》(Science)杂志上发表评论文章表示,应该将目前正在蓬勃发展的可再生能源——风能和太阳能等与“氨经济(ammonia economy)”结合起来,通过使用来源于风能和太阳能的电能制备出没有碳排放的绿氨,从而将通常位置偏远的风能与太阳能发电厂与城市连接起来。同时,寻求更加清洁高效的技术,利用空气中的氮气和由电解水而来的绿氢制备绿氨,才是绿氨这种“无碳”燃料未来的发展方向。(转载请注明见道网 www.seetao.com )见道网战略栏目编辑/许生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