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沙特-阿联酋分歧的挑战
见道网 2024-01-07 11:55
  • 这两个国家的经济变革和发展势必导致了彼此之间激烈的竞争,竞争不仅局限于经济层面,还在政治关系中产生了紧张
  • 在争夺区域内外的投资、吸引全球性的企业总部以及争夺国际性活动和大型项目的举办权时,两国之间的竞争日益加剧
阅读本文需要
7 分钟

在这些过去的几十年里,阿联酋成为了商业和旅游业的重要中心,通过其先进的基础设施和广泛的商业网络,逐步崛起成为整个地区的枢纽。

阿联酋一直以其开放的商业政策、创新的城市规划和全球化的愿景,吸引了大量的投资和游客,实现了经济多样性和持续增长与此同时,沙特阿拉伯也在经历自己的经济变革。

自小萨勒曼于2016年提出“2030愿景”以来该国着手推动经济的多元化和社会的现代化这一愿景旨在减少沙特经济对石油的依赖,发展其他行业,并提高社会的文化和娱乐活动这种变革对于一个长期以来依赖石油的国家来说是一次重大的转变,而且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这种竞争有时可能会引发政治上的摩擦,尤其是当其中一方认为另一方在经济上的成功给自己带来了压力或者威胁时尽管两国都在努力实现自己的发展目标,但他们之间的经济竞争也意味着政治上的紧张局势可能会加剧。这使得两国在区域和国际事务中的立场更加复杂,也为他们之间的合作和关系带来了挑战。

航运枢纽争夺战

迪拜作为全球五大航运中心之一,持续保持着其在国际贸易和物流领域的显著地位这座城市的杰贝·阿里港成为了连接非洲和亚洲的重要海上交通枢纽,为全球贸易提供了便捷通道。阿联酋意识到石油资源日益有限,因此将重心转移到发展全球物流和贸易中心,着眼于长期的经济多样性和可持续增长,为了实现这一愿景,阿联酋通过在阿拉伯半岛南部和非洲之角实施港口战略,致力于控制并运营沿主要海上贸易路线的关键港口这个战略不仅意味着在地缘政治上的存在,更是为了加强在全球贸易中的地位和影响力。这使得阿联酋在区域贸易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并对全球供应链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与此同时,沙特阿拉伯正积极试图取代迪拜在航运中心方面的角色愿景2030的目标明确将沙特定位为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核心,致力于成为全球投资强国和连接亚洲、欧洲和非洲三大洲的全球枢纽,这一愿景的实地需要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吸引以及对全球航运和贸易网络的重塑。

这种竞争势必引发区域内部和国际上的关注,因为两个经济大国在竞争中展现出的意愿和雄心,不仅对中东地区的格局具有深远影响,也对全球经济秩序产生着挑战和影响。

吸引外资争夺战

阿联酋作为一个外国直接投资的热门目的地以其开放的经济政策和多样化的自由区域吸引了巨额的外资。

然而,沙特阿拉伯正试图通过实施新的经济政策和限制措施,挑战这种领先地位,以争夺更多的外国投资

目前,尽管沙特阿拉伯宣布了一系列支持其计划的雄心勃勃的新项目,例NEOM和红海项目,但阿联酋在外国直接投资方面仍领先于该地区。

2022年,阿联酋吸引的外国直接投资达到了创纪录的近230亿美元,而同期沙特阿拉伯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下降了59%,至近80亿美元。

沙特近年来实施的政策变化,特别是对来自海合会国家的进口实施的限制,直接对准了阿联酋的经济特色,削弱了在这些自由区域运营企业的竞争优势。2021年7月,利雅得对来自海合会国家的进口实施限制,以消除在经济自由区生产的商品的免关税市场准入。

阿联酋拥有40多个这样的自由区,旨在通过向在这些区域运营的企业提供独特的优势一一如海关免税、零货币限制、资本和利润汇回、以及百分之百的外国所有权一一来吸引外国直接投资。

进入沙特的商品如果由员工超过75%为外国人的公司生产,或者工业产品附加值低于40%将不再享有免关税待遇考虑到阿联酋公民仅占人口的10%,沙特的这个政策无疑直接针对阿联酋,更进一步,沙特的政策也包括排斥以色列参与制造的商品。这与阿联酋在2020年与以色列正常化关系形成了鲜明对比。这种政策决定不仅凸显了沙特和阿联酋在地区政治和经济上的分歧,也展现了其在国际事务中对不同利益方的态度差异。

争夺地区总部

过去,许多寻求进入中东市场的公司因为阿联酋具有吸引力的商业环境和投资者友好的政策而选择在该国设立地区总部。

长期以来,阿联酋凭借其吸引力的商业环境和投资者友好的政策,成为了众多跨国公司首选的地区总部设立地。

然而,沙特政府近期的政策调整,特别是通过限制政府机构与非本国总部公司的业务往来显示出利雅得对吸引公司在沙特设立地区总部的雄心。

这些新的控制措施旨在吸引更多跨国公司,让它们将中东地区的重要管理中心设立在沙特阿拉伯。这些控制措施已经于2024年1月生效,利雅得希望到2030年能吸引多达480家公司在沙特阿拉伯设立地区总部。这些新的限制是对阿联酋作为跨国公司地区总部首选目的地地位的直接挑战。

分歧根源

沙特和阿联酋在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内部的不同立场,凸显了两国在全球石油市场和政治上的分歧。

作为OPEC+的主要成员,沙特以其在该组织内部的主导地位,试图推动成员国实行石油产量的减产,以维持石油价格的稳定和控制全球供应。

然而,阿联酋在2021年对沙特的减产做法表达了担忧,并提出增加产量配额的要求。这引发了一场关于产量配额的争端,甚至有报道称阿联酋考虑退出OPEC+,以保护自身的石油利益和发展战略。

尽管最终产量配额问题得到了解决,阿联酋并未实际退出OPEC+,但这场争端揭示了沙特和阿联酋之间关于石油产量和市场影响力的分歧。

沙特-阿联酋的贸易战

沙特和阿联酋之间的贸易争端不仅对海合会的运作产生了直接的影响,也在其他层面对地区和国际事务产生了深远影响。

沙特在2021年单方面实施的进口限制不仅破坏了海合会关税联盟的目标,还动摇了该地区贸易自由化和内部货物流通的努力。

这种单边行动导致了地区内部贸易的不稳定加剧了海合会内部的分歧,同时也削弱了其作为一个统一经济体的合作和影响力。另外,沙特和阿联酋之间的分歧对GCC与其他国际伙伴进行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带来了挑战。

这种内部的不和谐阻碍了GCC对外团结一致地达成贸易协议,影响了其与包括中国、印度和英国等主要国际伙伴的贸易谈判。

这使得GCC在国际贸易事务中表现得越来越难以团结一致,削弱了其在全球经济中的影响力。除了贸易问题外,沙特和阿联酋的分歧也在其他地区政治事务中体现出来。在也门和苏丹等地区,两国的利益冲突和支持不同派别的做法,导致地区局势更加复杂化。

两国在非洲之角的竞争,尤其是在苏丹冲突中支持对立的派别,突显了它们之间在地缘政治和地区影响力方面的新兴竞争。这种角力不仅对中东地区的稳定产生了影响还对整个非洲之角的政治格局和地区关系产生了潜在影响。(此文出自见道官网:www.seetao.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否则必究,转载请注明见道网+原文链接)见道网机械栏目编辑/邢文涛

评论

相关文章

特写

新质生产力王者降临,清洁能源急速驾驭!

07-05

特写

召集令丨CIMESE《智慧矿业 服务全球》电子专刊火爆来袭,快来抢占最后的名额!

06-24

特写

渔光农光齐发力,山东东营河口区光伏+显成效

04-30

特写

中国-中亚机制秘书处启动仪式盛大举行

04-01

特写

国家能源集团总投资4000亿元项目:2024年首批四省区重点项目集中开工大会

03-29

特写

全球首个!新疆哈密直接液化煤制油项目开工

03-29

收藏
评论
分享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