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明

世界首条高速公路之秦直古道

见道网 2020年07月16日
  • 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除了筑长城,还修筑了秦直古道。当时,该古道不仅是军事要道,还是连通中原到塞外的商旅之路、民族融合之路

都听过“条条大路通罗马”,但你可能不知道,世界上第一条“高速公路”其实在中国。

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修筑了两个伟大的建筑,一个是长城,一个便是秦直古道。

秦直道是秦始皇时期修建的军事交通工程,从陕西咸阳到内蒙古包头,全长约700多公里,全部用黄土夯筑,由于道路大体南北相直,故称“直道”。 其被史学家誉为中国“第一条高速路”,穿越平原、山地、草原和沙漠,曾“车辚辚、马啸啸”,现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寻迹秦直道

位于甘肃省庆阳市董志塬深处的这条“秦直道”,比著名的“罗马大道”还宽3-8米,长10倍, 它的平、直、宽,都符合现代高速公路的特征。

秦直道不仅是运送辎重补给的军事要道,更是连通了中原到塞外的商旅之路和民族融合之路。

秦始皇35年,即公元前212年,派大将军蒙恬、太子扶苏征调民工数万,“堑山堙谷”、烧山伐木,于秦始皇37年(公元前210年),终于筑成了这条古道。千载之下,秦直道或被自然剥蚀,或被林木覆盖,但我们仍然能从遗迹中辨认出直道的磅礴气势。

据司马迁《史记》记载,秦直道全长“千八百里”(约合今1400余里),从咸阳所控的甘泉宫(今陕西淳化县)开始,一路向北,直通边塞九原郡(今内蒙古包头市麻池古城)。途经陕西、甘肃、内蒙古等三省区十四个市县八十余乡,历时两年半主体全线贯通,是当时由咸阳至九原郡最为捷近的道路。随着唐宋以后政治格局的改变,秦直道才逐渐被忽略,转为民用。

《蒙恬列传》中说秦始皇想巡游天下,取道九原郡(治所在今内蒙古包头市西)直通云阳县甘泉山的林光宫(在今陕西淳化县西北),乃命大将蒙恬负责修路。从九原到甘泉,一路开山填谷,全长千八百里(约合今748公里余)。

甘肃境内秦直道遗址主要沿子午岭主峰南北纵行,长度约290余公里,经过30个乡镇50余村庄。现存道路遗址,最窄4—5米,最宽6—10米。沿道路两旁的险要之地,仍保存有城障、关隘、烽燧遗址。沿途蜿蜒于子午岭森林中,这里风光旖旎,春夏满山披绿,入秋万山红遍,冬季银装素裹,景色十分壮观。

王昭君在这里出塞

昭君出塞的故事流传了千多年,可以说人人皆知,但提到打扮梁,知道的人并不多。

打扮梁是子午岭上的小地名,在今华池县乔河乡境内,是秦直道上一个古驿站。相传汉代昭君王嫱出塞远嫁匈奴单于呼韩邪时,走的就是秦直道。在途中经打扮梁这个地方时,曾有小驻。当时这里是西汉和匈奴实际控制的边界线,王昭君越过此地,便意味着离开了故土。因此,王昭君在此曾梳洗打扮,面南拜别故土父老。于是,便留下了“打扮梁”这个富有纪念意义的历史地名。现在这里除了一个城障遗址的残垣断壁和一座烽台外,再也看不到当年驿站的任何遗迹,但昭君梳洗打扮这历史的一幕却永远定格在了这里。

今天登上打扮梁,探寻历史的足迹,我们心头会顿然涌起一股思古之幽情:坐在马背上的王昭君,在穿越莽莽林海时,对亲人是怎样的眷恋?离别故土又是怎样的忧伤?“闺阁堪垂世,明妃冠汉宫;一身归朔漠,数代靖兵戎”。昭君远嫁,换来了国家的安宁与民族的和睦。这,也许就是庆阳人常常念叨打扮梁的真正原因。

时空的隧道

著名作家陈忠实先生曾说:“秦直道穿越平原、山地、草原和沙漠,而且经过两千多年风雨的洗礼,现在仍然有一些路段能够比较完整地保留下来,这是很令人欣喜的事情。”

山林在侧,云海缭绕,深入秦直古道,便能和庆阳壮美的山河风光来一次亲密接触。提到黄土高坡,脑海里总是浮现黄沙漫漫、一望无际的大平原,谁能想到,在黄土高坡上,还有这样一片茂密壮观的绿色森林!

在秦直道上行走,还如同闯入一条时空的隧道,那些历史洪流中的故事,都在这条路上奔走而过。这条路,见证了汉代和亲公主在马车中留恋家园的回望,听过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失败后归来的嗒嗒马蹄声……走在这条路上,满是神秘感和敬畏感。它是沉默的史官,是岁月的留影。

2000多年,这条路两边草木茂盛,但路面上却寸草不生,这都是因为当年蒙恬将军带着30万大军挖山填补、层层夯实,整条大道就如一块完整的大石头一样,这条路,凝结着先人的汗水与智慧。

当我们今天漫步在秦直道上,感受着这宽阔平坦的古道雄姿,仿佛能听到林涛的交响与当年那千军万马在直道上驰骋的共鸣。怎么样,中国古人是不是超有智慧呢?(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 )见道网传承栏目编辑/贺玉婷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