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

曝光美国同盟体系七宗罪

见道网 2021年04月29日
  • 同盟是霸权的邪恶工具,通过同盟,美国留下了一份长长的案底

美国“国父”华盛顿一再警告美国人,不要学当时欧洲大陆的同盟争霸。1796年9月告别演说时,他再次告诫,“不要与外部世界的任何部分建立永久同盟”。

然而,吮吸着冷战的“狼奶”,美国一步步走向结盟称霸,对权力无法克制的贪婪,让美国活成了自己曾经讨厌的样子。美国战略家布热津斯基毫不讳言:“美国在全球至高无上的地位,是由一个覆盖全球的联盟所组成的精细体系支撑的。”

今天的美国同盟体系正是其建国之父所忧惧、世界人民所痛恨的模样:表面上耀武扬威,前呼后拥,实则蝇营狗苟,祸害全球。

美国挥霍无度,又连遭金融危机、新冠肺炎疫情暴击,眼看谷仓见底,却戒不掉重度上瘾的霸权欲,把手伸向了自己的盟友,把同盟体系一手操弄成党同伐异、同室操戈的“黑帮”,留下了一份长长的“案底”。

今天,我们就来细数一下这个黑帮犯下的七宗罪。

包庇

朋比为奸的“盟友”眼中,从来没有正义,只有私欲。

不久前,日本宣布将把福岛核污染废水直接排海,惹得天怒人怨。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向来强调环保、人权、正义的“灯塔国”竟置亚太国家和全人类利益于不顾,画风清奇地表示“赞赏”加“感谢”。美日终于连假仁假义的面具也扯掉,露出大奸大盗的本性。

2021年4月,日本首相菅义伟访问美国,成为拜登就职以来面对面会见的首位外国首脑。

其实这并不稀奇,美国早就是以亲疏断是非、以远近判奖罚的驰名双标,公平正义不过是“又当又立”的牌坊。

当年南非的种族隔离暴政大行其道,1960年南非白人当局向示威的黑人开枪,打死69人,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沙佩维尔大屠杀。彼时的美国考虑到要遏制前苏联在第三世界的影响,绝不可失去南非这个反共盟友,硬是顶着“自由世界”领袖的光环唾面自干,毫无耻感地极力袒护南非。

 1960年3月21日,南非白人当局对参加反对种族隔离“通行证法”和平示威的黑人民众开枪施暴,造成69人死亡。

原来,意识形态对抗、地缘政治利益才是美国评判一切的标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美国演出了一桩桩浮士德式的肮脏交易——为了利益,出卖灵魂。

撒谎

仅过去20年来,美国反复拼凑“多国联军”、“志愿者联盟”,自导自演了无数谎言引发的悲剧。

以“洗衣粉”假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挑起伊拉克战争,让25万伊拉克平民含冤枉死。参战女兵林奇被炮弹击中受伤,被伊拉克医护人员救下,但在CNN包装下,被救史反被硬说成被虐史,成为伊拉克“践踏人权”的人证。2007年,她终于在众议院听证会承认,“英雄事迹”全部都由美军方编造和操控。

十几年后,美国又如法炮制出叙利亚对平民使用化武的骇人镜头,借此对叙利亚发动空袭。2016年至2019年,叙利亚有记载死于战乱的平民达33584人。其中,美国领导的联军轰炸直接致死3833人,半数是妇女和儿童。

2017年,从美英法联军空袭中劫后余生的叙利亚士兵伫立在废墟中。

美国把自己打扮成维护民主人权的“圣母”,但谎言的脂粉掩盖不了丑恶的灵魂。近期,美国副总统哈里斯不小心说漏了嘴:过去很多年,美国几代人都在为石油而战。正如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所说:“维护人权”并非美国对外动武的驱动力,不过是达成自身利益目标的手段。

美国拉起盟友炮制散布涉华谎言,更是无所不用其极。从“武汉病毒”到“经济殖民主义”,从“债务陷阱”到“种族灭绝”,只有想不到,没有编不出。

垄断了绝对权力的霸权,终于让美国的人性突破底线,道德彻底沦丧。一个曾经标榜进步理想的“应许之地”,竟能沦落到如此田地,呜呼哀哉!

暴力

嗜杀冷血是霸权的本性,美国的霸权更是沾满无辜者的鲜血。

建国240多年历史上,美国只有16年没有打过仗。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2001年,世界上153个地区发生了248次武装冲突,其中美国发起的就有201场。

1989年,美国因巴拿马运河管辖等问题武装干涉巴拿马;1999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队未获得联合国安理会授权便对南联盟狂轰滥炸,还蛮横“误炸”中国使馆;2001年以来,美国对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等国发动战争和军事行动,造成80多万人死亡,数千万人流离失所。

1999年5月8日,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遭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

美军裹挟盟友介入无数战争,导致了空前的难民危机——从难民数量上来看,阿富汗有1100万人,巴基斯坦有38万人,伊拉克有325万人,叙利亚有1259万人。这些难民被迫远离家园,阿富汗难民中约130万人流落到巴基斯坦,约90万人流落到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难民中约350万人流落到土耳其,约100万人流落到伊朗。

美军虐囚事件屡屡被媒体曝光,残忍行径罄竹难书。美国的铁杆小兄弟澳大利亚在这方面是个“好学生”,一直试图扮演美国“蝙蝠侠”翼下的“罗宾”,其士兵在阿富汗屠杀平民,将至少两名14岁少年割喉抛尸,“杀人练胆”暴行骇人听闻。

掠夺

战争是美国同盟体系实现掠夺的最直接方式。美国作为“世界头号战争机器”,其短短200多年立国史就是一部活生生的掠夺史。

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离任时曾经警告,美国已经形成系统性的“军产复合体”。耶鲁大学历史学教授迈克尔•布伦斯在《战胜极右势力,终结美利坚帝国》一书中也指出,美国军方与极右翼势力联合,共同打造了“战争国家”的机器。

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自此其信用丧失实体经济基础,日益依赖于美国战争机器带来的军事压迫和恐怖,形成“美国、美元、美军”的三位一体霸权。美国伙同盟友控制中东石油资源,保住了岌岌可危的美元霸权,也有如将肥肉交给恶狼看守,为美国掠夺他国财富大开门路。

美国一边对中东国家狂轰滥炸,一边又源源不断从中东榨取石油大肆挥霍。

每一次全球危机,美国都可以薅羊毛:从苏联解体,瓜分俄罗斯和东欧,到南斯拉夫解体,掠夺巴尔干半岛;从亚洲金融风暴,搜刮亚洲四小龙和东南亚,到2008年金融危机,逼全世界给美国造的孽买单。如今,美国又出台价值高达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说白了就是要大印钞票、大水漫灌,打压包括人民币在内的他国货币汇率,割国际社会的韭菜。

凭借美元霸权,美国掠夺了他国几十万亿美元。吃干榨尽、敲骨吸髓式的掠夺,让每个国家都满腔怒火,但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军事同盟,要钱还是要命?因此,不少国家只能敢怒不敢言。

侵权

美国同盟体系惯于玩弄国际规则,强权蔑视公理,谋取一己私利。至于国际法,在美国眼里就更是自己的“私法”,合则用,不合则弃。过去数年,美国接连退出了《巴黎协定》、伊核协议、《开放天空条约》、《中导条约》,撤销签署《武器贸易条约》,消极对待《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延期,堪称“退群毁约大王”。

美国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鼓吹起“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但所谓“规则”,不过是同盟小圈子定下的私刑帮规和霸王条款。

美国裹胁盟友,通过所谓“海上自由航行”公然挑战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与盟国一道极力阻挠国际刑事法院对阿富汗战争进行调查,掩盖战争罪行,甚至威胁对推动调查的国际刑事法院人员实施制裁。

在信息世界,美国更是说一不二的“黑客帝国”,早在冷战时期就牵头组建臭名昭著的“五眼联盟”,对全球进行大规模监听和网络监控。更为讽刺的是,美国一边依靠阴损手段危害网络安全,一边还贼喊抓贼控诉他国窃取情报,发动网络攻击。

2013年,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一场贸易展会上展示她的防窃听手机。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曾窃听默克尔的个人手机长达10年之久。

2013年,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向世界披露美国的“棱镜”秘密项目,被监控对象从普通民众到各国政要,可谓天罗地网。同年,德国《明镜周刊》揭露美国国家安全局“截胡”别国外交人员订购的电脑,安装间谍软件或对硬件做手脚后再发货给消费者。

2017年,维基揭秘公布数千份机密文件,把美国中情局实施黑客攻击的罪证亮在全世界面前。2020年,又有媒体曝光中情局自二战后就长期控制一家瑞士全球加密机公司,借此窃听多国的最高机密,连自己的盟友都不放过。

破坏

长期以来,美国及其盟国一直扮演着别国政权颠覆者、地区稳定破坏者的“黑心天使”角色。

美国波士顿学院副教授琳赛•奥罗克在《隐蔽的政权更迭:美国的秘密冷战》一书中写道,仅在1947年至1989年共42年间,美国共实施了64次隐蔽的政权更迭行动以及6次公开行动。这样看来,美国对颠覆政权的热情甚至要高过一年一度的圣诞节。

冷战结束后,美国更加肆无忌惮地推行干涉主义,频繁输出“颜色革命”,妄想带来“阿拉伯之春”,结果整出了“阿拉伯之冬”“阿拉伯灾难”。

乔姆斯基在《以自由之名:民主帝国的战争、谎言与杀戮》一书中就以悲怆的笔调写道:“不停地有人在死去;人们在自由、民主和其他堂而皇之的旗号下遭受屠戮。”

美国常常标榜自己“高超”的“离岸平衡”术,卖弄所谓“软实力”“巧实力”,实际上还是搞阴谋诡计的厚黑学。与东方传统文化的“和为贵”不同,美国、英国等盎格鲁—撒克逊文明往往认为,别人的不合与争斗,才是自己的机会:

美国操控北约挤压俄罗斯地缘空间,搅乱欧俄和解及石油管道项目;挑唆英国脱欧,削弱欧盟进而巩固自己对欧洲的控制;离间中东国家,刻意制造矛盾,蓄意让伊朗成为中东众矢之的,从而掌控中东石油资源。

针对中国,美国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在南海兴风作浪,挑拨矛盾,成为地区稳定的动荡之源;在朝鲜半岛、台海保持“可控紧张”,使半岛、两岸和平步履维艰;在中印边境煽风点火拉偏架,还用“四边机制”诱导印度走上歧途,势要让两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斗个两败俱伤。

搞驱虎吞狼、二虎竞食,美国从来不吝给当事国家送上一份烂摊子作为“大礼”。历史早已无数次证明,美国和盟友出现在哪里,哪里就会陷入无尽的麻烦和纷扰。

内讧

与所有黑帮一样,美国同盟体系内部既有狼狈为奸、沆瀣一气,也有勾心斗角、自相残杀。

随着美国实力下降,地主家也没了余粮。于是乎,老大为了自身利益开始把手伸向盟友,全然不顾吃相,动辄向盟友挥舞“杀威棒”,逼盟友交出“保护费”,好处老大占尽,坏处小弟全扛。

40年前,美国为维护自身经济霸权,强迫日本签下《广场协议》,肢解日本高科技产业,使日本经济落下数十年不治的残疾。今天,美国又开始强迫韩国、台湾地区的半导体产业向美国回流。

2009年至2017年,美国对欧洲实施长臂管辖,收取1900亿美元罚款,垄断大量个人数据,强行收购遭制裁打压的欧洲企业。近来,华尔街资本为了牟取暴利,甚至颠覆欧洲上百年的足球运动格局,另立门户组建欧超联赛,引来骂声一片。

美国高高在上地逼着盟友给自己“抬轿”,却扎得众盟友遍体鳞伤。

疫情发生后,美国的极端利己主义彻底暴露,自己吃香喝辣,但对小弟斤斤计较。疫情初期,美国与盟友的“口罩大战”可谓出尽洋相。

研发出疫苗后,美国又把盟友分为三六九等,对英国、澳大利亚等纯种盎格鲁人略施援手,对欧洲等普通盟友意思意思,对日韩则是一毛不拔。

印度在疫情前期曾为特朗普政府送去不少“神药”羟氯喹,如今自己深陷炼狱,却既拿不到美国许诺的疫苗原料,也捞不着美国的氧气和呼吸机,堪称国际政治版“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美国就像一个八爪鱼,通过同盟的触角控制世界,既让盟友为其冲锋陷阵,又要防止盟友借机坐大,一旦自身利益受损,马上挂起“美国优先”大旗,断臂求生,甚至收割盟友自肥。

试问,这样一个赤裸裸的精致利己者,这样一个腐败不堪的同盟体系,何德何能,可以担起全球治理的重任?何凭何据,敢大言不惭地声称代表国际社会?

越南战争后,时任美国参议员富布赖特担忧美国处处表现出“权力的傲慢”,会给自身造成难以估量的破坏性影响,过度的扩张使其正在重蹈罗马帝国衰亡的覆辙。但美国并未反省,反而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最近,美国知名学者约瑟夫•奈再次发出了类似警告,越来越多的事情是强大的美国所不能控制的,一度强大的罗马帝国瓦解了,认为美国是不可战胜的观念极其危险。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有罪必有罚,七宗罪至少得有七重罚,历史的正义、问责的风暴终会到来,正如中国的那句老话: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 )见道网视频栏目编导/甘林平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