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2021全球电力投资环境

见道网 2021年07月17日
  • 重点分析和解读东盟、非洲、南美及俄罗斯等电力市场投资环境,从国家电力体制、市场监管、竞争格局及发展趋势等维度为中国企业参与海外电力项目提供指导

电力工程是中国对外承包工程行业的三大主要业务领域之一,是国际产能合作的重点方向,也是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热点领域。受疫情影响,2020年,中国企业在境外电力工程项目新签合同额和营业额出现双降,新签合同额507亿美元,完成营业额306亿美元,但仍占到对外承包工程业务总额约20%。当前,在全球疫情逐步缓解、各国经济开始复苏、基建合作重回正轨的背景下,海外电力行业的发展环境和趋势如何?国际电力市场合作的机遇有哪些?哪些市场值得中国企业重点关注?这些都是业内企业所关注的热点问题。

疫情对全球电力需求的影响

电力行业与社会经济发展休戚相关。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广泛蔓延对经济产生严重负面影响,进而短期内给电力需求带来下行压力,且不同经济体因产业结构不同,电力需求受影响的程度也不尽相同。疫情中,部分工业企业延迟复工对第二产业的电力需求产生负向影响,而交通运输、餐饮、旅游酒店业等所受冲击更大,因此第三产业电力需求下滑更加显著。部分发达经济体由于更加依赖服务业,此次冲击对其电力需求影响较大。尽管后疫情时期,各国各产业复工复产将会带动用电需求回升,但其反弹的速度仍将受到全球疫情的持续时间、各国经济的复苏进程以及各国对能源发展重视程度等多方面的影响。

尽管此次疫情对失业率、企业破产率的冲击已侵蚀整体电力需求,但预期受益于电动汽车的迅速发展和部分国家经济增长、工业化和城市化持续推进等因素,中长期全球电力需求仍将持续增长。根据世界能源展望报告,除考虑工业部门的贡献以外,电动汽车、制冷设备以及家用电器的发展将显著影响未来的电力需求。随着当前电池成本的大幅下降、以及各国对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推动,预计全球电动汽车市场将迅速发展,进而有效提升全球电力需求;而对于新兴经济体而言,伴随经济增长以及城市化的推进,家用电器保有量将不断提高,整体商品和服务消费预期将持续增加,同时基础设施建设的推进也将有助力于能源供应的提高,进而为电力需求的强劲增长奠定基础。

由于传统火电具有较大的需求弹性,致使疫情冲击下可再生能源发电份额提升。当终端需求发生波动时,传统火电的需求弹性使其相较于可再生能源更易受到影响。疫情冲击下,煤电发电量显著下降,而由于可再生能源在上网方面通常拥有优先权且发电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加之去年以来风电和光伏已实现大量装机,因此疫情对可再生能源发电的短期影响较小。统计数据显示,尽管2020年一季度全球电力需求下降,但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在此期间却增加了3%,份额从26%上升至28%。虽然可再生能源发电在短期所受冲击较小,但全年来看,由于疫情波及复工复产进度,且人工、生产材料、物流等成本大幅上升,因而仍会对诸如光伏新增装机进度产生影响,进而或将给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增长造成一定拖累。

后疫情时代的全球电力行业投资

伴随碳排放标准趋严及政策密集落地,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已成为全球各国的主流趋势。目前全球多数国家均在努力建造太阳能电池板和风力涡轮机以期替代燃煤和燃气发电,然而根据相关数据统计,即使2020年以来,煤炭发电量因受到新冠疫情冲击下降了8%,但此下滑速度仍无法满足全球清洁能源转型的要求,各国仍需加快向清洁能源转型的速度。

可再生能源的投资表现暨投资布局整体受各国电力发展支持性政策的影响,另外近年来太阳能光伏发电成本的降低将利好太阳能发电的投资布局。目前全球多国提出了近5-10年碳排放目标,并强化未来30年内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目标。德国在2020年的可再生能源修正案草案中指出,2021-2028年德国将对18.8GW的光伏发电项目进行公开招标,旨在促进光伏发电成本的进一步降低,预计到2028年大型地面光伏电站的价格将从0.075欧元/千瓦时下降至0.059欧元/千瓦时,8年内降幅达21.3%;同时计划取消对可再生能源电站为期20年的补贴政策,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由政策驱动转向市场驱动。目前印度的可再生能源占比仅8.7%,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2020年9月,印度再次提高可再生能源目标——将2022年非化石燃料发电量目标由175GW提升至220GW,期望以高目标推动可再生能源产业的发展,进而实现2030年可再生能源占比达到40%的目标。

另外需关注的是,此次疫情冲击或扭转此前在相对贫困的国家或地区普及清洁能源的趋势,能源投资前景更趋复杂化。新冠疫情的流行使得南非等国的财政实力遭受较大的侵蚀,且各国当前正加紧应对健康及经济危机,因此投入到公共事业部分的支出将受限,同时电力行业获得融资的机会也或将受到限制。原本就对清洁能源技术投入不足的相对贫困地区或将加重对效率低下污染严重的资源的依赖。

后疫情时代重点国家的电力投资环境

近年来国内多家电力企业深入贯彻国家“走出去”战略,以一带一路国家为发展方向,项目主要分布在印尼、柬埔寨、俄罗斯、越南等国。就新兴经济体而言,东盟将是后疫情时代投资机会较多的区域。尽管疫情对于东盟各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但其对经济增速的抑制程度仍低于全球平均水平。印度尼西亚、越南等国近年来经济增长较快,工业化和城市化不断推进,电力需求较高,在部分区域存在明显的电力短缺情况,火电、水电、风电等存在较多的投资机会。非洲地区人口众多、经济增长潜力较大且电力市场成熟度较低,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预计非洲地区的电力市场将迎来发展良机,其中尼日利亚、埃及、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等非洲大国电力市场亟待发展。南美洲是此次疫情的重灾区,经济和财政均面临较大挑战;但南美洲电力市场项目众多,且部分项目盈利状况较好,后疫情时代存在投资并购的机会。而从发达经济体来看,在对节能减排的重视日益增长的背景下,欧洲市场存在风电和光电的投资机会,德国、西班牙、意大利、希腊等国机会较多。

而从风险角度来看,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蔓延,并在部分区域二次爆发,对于经济和财政的冲击仍存在高度的不确定性,部分国家还面临货币贬值等问题,宏观环境对投资收益形成挑战,其中东盟各国、南亚和南美洲均面临经济和财政困局。电力投资方面,随着全球电力巨头的发展和中国企业海外扩张的加速,电力投资领域竞争激烈,可能影响项目的回报,其中东南亚是各大企业布局的重点区域。此外,部分新兴经济体囿于政府治理能力的局限,可能导致计划外成本侵蚀项目收益。(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战略栏目编辑/许生鹏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