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中国企业为何能主导非洲基础设施建设?

见道网 2022-05-22 15:22
  • 中国企业重新绘制了非洲大陆的交通地图,并且在非洲建造了大量的基础设施工程,中国在非洲的地位无可比拟
阅读本文预计需
9 分钟

提到在非洲建设大型工程,中国的地位是无可比拟的。中国企业重新绘制了非洲大陆的交通地图。多亏了中国的工程师和银行家,您才可以在拉各斯搭乘火车,从而避开前往伊巴丹的交通拥堵;用几小时而不是几天时间,驾车穿越刚果东部部分地区;或者飞往从桑给巴尔到赞比亚的数十个新近升级的机场之一。从摩天大楼、桥梁、水坝到30多个港口,中国企业在非洲建造了大量的基础设施工程。

而过去的局面和现在完全不同。1990年,美国和欧洲的企业获得了非洲大陆85%以上的建筑合同。中国企业的地位在当时根本不值一提。如今西方企业得卯足了劲儿才能在快速增长的非洲市场中赢得业务。世界银行预测,到2040年,基础设施领域的需求每年将超过3000亿美元。非洲的人口增长速度超过世界其他地区,非洲人口向城市迁移的速度也快于其他地区。这两种趋势都将推动基础设施的需求。中国企业为中国挣得了市场份额,咨询公司德勤的数据显示,2020年,非洲5000万美元及以上的基础设施项目中,31%由中国企业承建,而2013年这一数字仅为12%。相比之下,2020年,西方企业直接承建的仅占12%左右,而2013年为37%。

西方企业这种巨大的命运转变,不仅让他们的股东感到担忧,也令西方国家的政府感到担忧,他们认为中国在非洲不断增长的经济实力正在加强其战略和外交影响力。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为港口、道路和其他基础设施的建设提供融资,这让西方国家的军队将领担心,中国可能会在非洲建立继吉布提之后的第二个海军基地。西方政府还担心,中国将通过对非洲矿山的投资,把控战略性矿产资源,比如新能源汽车所需的钴。近年来,美国已将与中国的竞争置于其外交政策的核心。美欧一直在努力为非洲国家提供可替代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融资方案。今年2月17日举行的欧盟-非洲峰会上,欧洲领导人承诺投入1500亿欧元用于非洲基础设施建设。

西方政府也在努力促使本国企业在非洲进行更多的投资及建设。但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一些西方建筑公司抱怨说,开局就对他们不利,特别是中国对非洲的融资如此之大。根据全球发展中心的数据,2007年至2020年间,中国的开发性银行为非洲基础设施提供了230亿美元,而其他所有开发性银行提供的资金之和也仅为91亿美元。

中国的贷款机构比他们的西方竞争对手更大胆,有时甚至近乎鲁莽。当年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想要47亿美元贷款建造一条新的铁路,尽管世界银行警告称这条铁路不可能盈利,中国的贷款机构仍提供了资金支持。此后,该铁路已损失超过2亿美元。通常,中国企业是强硬的谈判者。有几家企业采用了“资源换道路”的交易方式,比如在加纳和几内亚超过11亿美元的建设项目,就以铝土矿作为还款保证。威廉玛丽学院援助数据研究实验室的一项研究发现,中国的贷款机构通常会施加非常严格的条件来确保贷款偿还。

西方企业也抱怨他们自己的政府很少给企业带来什么甜头。2022年,中国承诺拿出自己的资金为刚果和肯尼亚建设新型智能外交部大楼。类似的例子还包括从塞拉利昂和津巴布韦的议会大楼到布隆迪、几内亚比绍和多哥的总统府等大量官方建筑。鉴于如此慷慨,一些非洲政府倾向于偏爱中国企业也就不足为奇了。相比之下,西方政府经常将援助花在一些不起眼、有时甚至是不太普遍的事情上,比如女性教育。

或许最重要的是,中国企业以建设速度快而著称。中国开发性银行的融资到位很快,而且非洲的一些建设项目就像是中国同类项目的翻版,这很可能节省了制定计划的时间。例如,埃塞俄比亚和吉布提之间由中国建设的新铁路,沿线的车站看起来就好像是从亚洲平原挪过来的一样。中国企业建设速度很快,部分原因还可能是由于环境评估等环节不够齐全。

因此,中国企业通常可以在一个选举周期内交付一个大工程项目,从而能赶在新一届投票前为非洲现任领导人提供一个竣工剪彩合影机会。西方企业却很少能这么灵活。“我们望尘莫及,很难达到他们的起跑线,”一家欧洲工程公司的高管说。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对世界银行资助的国际项目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中国企业赢得合同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们更具竞争力。西方企业抱怨中国建设的一些项目质量不佳,不乏道路建设没几年就损坏的例子。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非研究所对世界银行资助的基础设施项目所做的一项研究发现,中国承包商和西方承包商的工程质量没什么差异。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因为世界银行坚持清廉招标和高建设标准,因而在其融资的项目上,中标公司就可能会以自身最高标准来执行施工。

而且在很多情况下,中国企业正畅通无阻地获得业务,因为他们没有竞争对手——许多西方企业认为非洲风险太大而望而却步。非洲市场确实是风险很大的。产权过期和欺诈的情况常常出现。一位西方企业的经理讲述,自己试图购买土地,但后来发现,正在与之谈判的对方实际上并不拥有这块土地的产权。

这些问题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许多基础设施项目在开工前就失败了。据咨询公司麦肯锡估算,在非洲,80%的基础设施项目止步于项目规划阶段,只有十分之一的项目达到了融资关闭阶段。

另一个重要问题是腐败。在过去,西方企业经常会通过搞些小动作在非洲及其他地区赢得项目。根据Charles Kenny撰写的一篇世界银行论文,1999-2000年对4000多家企业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建筑公司将1-2%的收入用于贿赂。他还指出,2005年,有40%的国际建筑公司表示,由于竞争对手行贿,自己失去了上一年获得的项目合同。

如今,美国和英国的反腐败法律更加严格,无论贿赂发生在哪里,都适用这些法律。因此,西方企业变得更加不愿意行贿,即使有些公司的情况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例如,美国哈里伯顿公司2017年因在安哥拉的违规行为而被罚款;世界银行因合同违规行为对法国布依格公司的子公司实施了制裁。

然而,一位西方企业的项目经理抱怨道,非洲的一些官员对这些反腐败法律无动于衷,他们还在问:“部长们的棕色信封在哪儿?常秘的棕色信封呢?”一家西方矿业公司的负责人抱怨说,与中国企业相比,他显得束手无策——中国公司可以在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经营,甚至在中非共和国等叛乱分子猖獗的地方,即使没有政府许可,但只要给当地军阀使点钱,他们也照样可以经营。

一些西方企业仍在试图争夺业务,但并不都是愉快的经历。2017年,美国大型建筑企业柏克德工程公司(Bechtel)赢得了一份27亿美元的合同,以建设肯尼亚史上最大的公路项目。肯尼亚政府先前同意预先支付道路费用,但之后改变了主意,转而要求贷款。美国政府拒绝提供贷款后,肯尼亚方面也就此搁置了这个项目。

一家英国企业GBM Engineering,由于五个中国竞争对手因不熟悉竞争性招标程序而未能按时提交投标书,GBM公司自动获得了一份20亿美元的合同,以建设肯尼亚最大的大坝。六个月后,由于中国施加的压力,负责招标的政府委员会取消了GBM公司的合同。GBM公司赢得了五项起诉,但所有都被一笔带过了。该案件仍继续在法院审理中,而大坝项目,就像柏克德工程公司的高速公路项目一样,仍然没有开工建设。

但是,并非所有西方企业高管都郁闷地到当地的喜来登酒店喝冰镇啤酒来借酒浇愁。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的Thierry Pairault提到,越来越多的法国企业正在与中国企业合作。起初的合作关系是非正式的——在同一个工程项目上,法国企业和中国企业各有分工、分头工作,通常前者负责更复杂的部分。

而最近,法中合作变得更加正式。法国物流巨头达飞海运集团已与中国港湾工程公司等中国企业建立了伙伴关系。在某些情况下,法国企业需要中国合作伙伴,因为后者可以带来国家支持的融资,而法国则往往无法提供。但在其他情况下,正式合作往往是在多年的非正式合作的基础上形成的。德勤发现,2020年,超过15%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是由企业联合体建设的,其中包括那些由西方企业和中国企业组成的联合体。

中国参与非洲基础设施建设并不全是一件好事。在某些情况下,这使得非洲国家陷入债务泥潭,助长其腐败,或是建设出像肯尼亚铁路那样难以盈利的基础设施。但是,待这些争议逐渐消退——债务也可能会违约——中国建设的这些“遗产”却将成为非洲经济增长所急需的道路和港口。

或许同样重要的是,中国激起了西方领导人的地缘政治焦虑,从而在不知不觉中促使西方资金流入非洲。英国政府近期宣布,其发展部门将向肯尼亚基础设施投资10亿美元,并且一家英国公司将在内罗毕市中心修建一个新的铁路枢纽。七国集团去年发起了“重建更美好世界”倡议(B3W),这是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无耻抄袭。但所有这一切都意味着,所有国家的建筑企业都将有更多的项目机会,包括西方企业、中国企业、以及非洲企业。(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特写栏目编辑/赵娥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