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
泰国陆桥计划揭秘!290亿美元重塑航运格局的风险与机遇
见道网 2024-06-17 11:59
  • 泰国陆桥计划是一个宏大的基础设施项目,旨在通过建设深水港码头、高速公路和铁路,连接泰国东部的泰国湾和西部的安达曼海,从而绕过繁忙且存在安全隐患的马六甲海峡
阅读本文需要
6 分钟

近日,泰国副总理兼交通部长素立亚·荣格鲁吉特来华推介泰国“陆桥计划”,中远海运、中国港湾、中铁国际、山东国际、小米等企业出席活动。

自2024年以来,总理塞塔和副总理素立亚就化身超级推销员,在全球范围内积极推介陆桥计划。这个价值290亿美元的超级工程到底是什么?它背后存在什么样的风险?本文将回答这些问题。

什么是陆桥计划

众所周知,马六甲海峡是全球最繁忙的海峡之一,承担了全球1/3的货运量,世界上超过50%的石油运输需经过马六甲海峡,中日韩进口的石油均要经由马六甲海峡才能运至本国。马六甲海峡最窄处仅2.7公里,一旦船只发生搁浅、撞击,就会造成大范围的堵塞,直接影响全球货运的正常进行。

此外,海峡附近的海盗猖獗,即使马来、印尼、新加坡和泰国四国联合巡逻,也无法完全保证来往船只的安全。

于是,2023年8月上任的塞塔推出了绕行马六甲海峡的陆桥计划——在泰国南部的拉廊府和春蓬府各建一座深水港口,并在两个港口间修建90公里的公路和铁路。往来中东和亚洲的船只可以选择绕开马六甲海峡,转而在泰国南部的两个港口卸货,货物通过陆路运往另一侧后再次装船出发。相比于走马六甲海峡,陆桥将节省平均4天的时间,运输成本降低约15%。

陆桥计划的雏形最早可追溯至17世纪,泰国统治者为了降低对马六甲海峡的依赖,计划在克拉地峡开凿一条运河,但因财力难以承担而不了了之。20世纪70年代,克拉运河概念再度被提出;2004年,前总理他信也提议修建克拉运河,但均因民众支持、资金投入等问题被反复搁置。

项目计划在2026年二季度招标,当年四季度开始征地和建设工作,2040年项目全面完工,届时两个港口将每年处理约2000万个货物集装箱。中标企业可获得50年的特许经营权,并在运营24年后开始盈利。

陆桥计划的造价不低。泰国方面初步估计,项目成本约为1万亿泰铢,2024年泰国的财政预算为3.14万亿泰铢,陆桥计划的造价占财政预算的比例高达1/3。这样大型的基建项目显然需要国际投资者的助力,于是政府将目光转向海外。

陆桥计划路演情况

2023年8月31日,塞塔当选为泰国总理。甫一上任,塞塔就将推销陆桥计划作为主要任务,与副总理兼交通部部长素立亚马不停蹄在全球展开路演:

2023年10月,在北京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期间,塞塔与中国交建董事长王彤宙会谈,中国港湾表示有兴趣参与。中东地区的投资者也表示了投资的兴趣;

2023年11月7日,素立亚与德国驻泰国大使Ernst Wolfgang Reiche会面时交流陆桥计划;

2023年11月14日,在美国举行的APEC峰会上进行路演;

2023年12月18日,赴日本路演;

2024年1月24日至26日,德国总统访问泰国,塞塔与其交流陆桥计划;

2024年3月,在澳大利亚-东盟特别峰会上进行路演;

2024年5月,素立亚来华参加中泰铁路合作联合委员会第31次会议,并进行陆桥计划路演。

撇开政绩要求,塞塔力推的陆桥计划客观上确实对泰国发展有所裨益。这一项目既能吸引投资者到拉廊和春蓬港口投资,提高泰南的经济竞争力,又能促进交通运输业、物流业和维修、保险等配套服务的发展,推动泰国产业集群的不断完善。但比起机遇,陆桥计划背后的风险更值得重视。

陆桥计划的潜在挑战

从国家层面来看,泰国的政党斗争较为激烈,政治环境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政局的稳定与否,直接决定了大型国际工程的生死。泰国的保守派和革新派对峙数十年,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军方曾3次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当任政府、扶持新一代领导人上台,2023年的大选更是历经3个多月的波折才推举出新一届政府,引发国际普遍担忧。尽管目前以王室和军方为代表的保守派和以为泰党为代表的革新派暂时达成平衡,但三年以后的大选,泰国政治会走向何方仍是个未知数。

从项目层面来看,仅仅前期的征地就是个耗时、耗财、耗力的工作。

泰国实行土地私有制,产权分散在居民和各个企业手中,征地工作面临的挑战只增不减。同时,征地的进程往往伴随成本的飙升。以泰国东部经济走廊高铁东线为例,东线高铁征地款成本至2022年增加了21.7亿泰铢,给项目带来了巨大的财务压力。此外,征地工作流程繁琐、涉及各方利益、审批时间较长,一旦出现延期,很容易因为其他不可抗力因素的出现而导致项目流产。

1990年,香港合和实业与泰国政府签订合同,在廊曼机场与曼谷市区之间建设一条高速公路和轻轨线。然而,由于泰国方面征地进程缓慢,项目进度一拖再拖,1992年该项目宣布暂停。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和新政府的上台彻底摧毁了项目继续推进的可能,本该在当年竣工的项目仅建设了10%。

时至今日,曼谷街头仍可见当年修建的高架桥,而合和实业则深陷与泰国铁路局的法律纠纷长达20余年。尽管2021年泰国法院判决铁路局赔偿合和实业118亿泰铢,但合和能否顺利拿到赔偿,仍是个未知数。

大型国际工程项目对中国企业进入当地市场、获得当地认同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但在国际竞争加剧、利润普遍下降的如今,企业更应该避免盲目上头、规避潜在风险,在变动的全球浪潮中稳步前行。(此文出自见道官网www.seetao.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否则必究,转载请注明见道网+原文链接)见道网战略栏目编辑/赵娥


评论

相关文章

东南亚

斥资超550亿美元!越南河内将打造庞大城市铁路网络

2天前

东南亚

马来西亚霹雳州引领绿色能源革命:浮动太阳能与农业太阳能的双重奏响

07-11

东南亚

中资企业斥资20亿马来西亚建电池厂

07-11

东南亚

马来西亚跨婆罗洲铁路项目可行性研究即将启动

07-11

东南亚

超32亿美元!柬埔寨2024上半年投资激增,190个项目获批

07-10

东南亚

老挝元首展望合作:致力于与中国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

07-08

收藏
评论
分享

找回密码

获取验证码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