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

全球电力企业海外竞争格局

见道网 2021年07月19日
  • 随着全球电力巨头的发展和中国企业海外扩张的加速,海外电力投资领域竞争将日趋激烈

近年来,中国大型发电集团积极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战略思想,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能源合作,国际化步伐加速,国际竞争能力持续增强。根据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发布的2020年中国跨国公司100大及跨国指数,国家电投、华能、华电集团、大唐均位居前一百,海外资产规模均在100亿元以上。

中国大型发电集团境外布局

以下将对目前中国四大发电集团在海外布局的电力项目和投资方向进行梳理。国家电投海外投资规模较大且布局广泛,包含核电、火电、水电、新能源、矿业等,投资国家遍布亚洲、欧洲、大洋洲、南美洲。截至2019年底,国家电投境外业务分布在日本、澳大利亚、马耳他、巴西、智利、土耳其、巴基斯坦、缅甸等45个国家,其中一带一路国家37个,投资在运装机容量521万千瓦,其中水电234万千瓦、煤电182万千瓦、气电18万千瓦、风电71万千瓦、光伏发电16万千瓦,清洁能源占比65.1%;境外在建电力装机1087万千瓦,其中煤电132万千瓦、可再生能源955万千瓦。此外,国家电投还积极参与土耳其第三核电站项目,总规模超过200亿美元,并参与巴基斯坦卡拉奇电力的收购之中。

华能集团海外装机容量较大,投资类型包含火电、水电、煤矿等,并通过收购新加坡大士能源公司进军新加坡市场,收购国际电力公司打入英国市场和澳洲市场。

国家能源集团在海外的投资包括火电、风电、页岩气、煤炭等,并在2017年与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签署投资总额高达837亿美元的谅解备忘录,投资领域包括电力和化工等。国家能源集团子公司龙源电力在积极进行海外布局,目前在近20个国家进行商谈的项目达30个,装机容量达8760MW,以风电为主。

大唐集团海外投资领域包括水电、火电、清洁能源和输变电等,主要海外投资项目集中在水电领域。

从海外投资布局、投资方式、投资国别、装机容量等几个维度横向对比发现,中国五大发电集团在投资方式及国别上的选择较为一致,但在布局的广泛性及装机量上有所差异。目前国家电投的海外投资项目较多,且类型和地域分布较广,在海外投资方面走在前列;尽管华能集团通过并购方式获得很高的装机容量,但其布局没有国家电投广泛;相比之下,华电集团数量及装机量也相对较少。截至2019年末,华电集团的在运电站为6个,装机容量为144.1万千瓦,仅为国家电投的28%。而从投资方向来看,五大发电集团在火电和水电方面的投资较多,但也逐步投向风电和光电领域,其中国家能源集团在风电方面进展较为突出;从投资方式和国别来看,五大发电集团的投资仍主要集中在一带一路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国家,其中印度尼西亚、缅甸和柬埔寨是投资较多的区域;而在发达国家,五大发电集团主要通过并购的方式扩展业务,国家电投、华能集团和国家能源集团并购项目较多。

尽管五大发电集团在国际化方面走在中国企业前列,但与在葡萄牙、英国、巴西、巴基斯坦等国具有较大影响力的三峡集团相比,在装机容量和海外项目数量方面均存在一定差距。此外,中国电力建设企业的国际化程度普遍高于发电集团,以中国电建为代表的电力建设企业在全球的业务规模和影响力均高于发电集团,在国际竞争中也处于更为领先的地位。

未来战略

目前向境外投资,尤其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投资是五大发电集团扩大企业规模的重要方式。从五大发电集团的战略来看,尽管整体而言其国际化战略区别不大,均强调了国际化的重要性,但仍在侧重方向上有一定差异,且疫情并未阻止其海外扩张的步伐,具体来看:国家电投强调把握全球能源革命趋势,以先进能源技术创新为驱动,以清洁能源供应和能源生态系统集成为方向,以推进产业和区域协调发展、国际化发展和打造国际品牌为路径,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清洁能源企业;华能集团在企业使命中强调参与国际治理,服务一带一路建设,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积极贡献的“蓝色”公司,在战略定位中强调全球布局,并要深化提升国际化经营发展;国家能源集团则强调提升国际化经营水平,增强全球能源行业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大唐集团将国际化和提升国际竞争能力作为发展战略;华电集团则更强调稳步提升海外可持续发展能力和资源配置能力,有效实施国际化战略,不断扩大海外业务规模,推动业务结构不断优化并向价值链高端发展。

全球电力企业境外业务布局

从海外业务规模、收入以及覆盖区域等方面来看,目前中国五大发电集团仍显著落后于部分欧洲和东亚的领先的能源集团,诸如法国电力公司、法国ENGIE集团、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东京电力公司和韩国电力公司。而美国由于市场较大且单个企业规模弱于欧洲和东亚企业,因此主要在中国进行竞争,海外布局较少。

法国电力公司是全球领先的能源集团,在核电领域具有很高的影响力,其海外投资规模较大。2019年,法国电力公司合并口径装机容量为122GW,收入高达713亿欧元(约5600亿人民币),其中海外合并口径装机容量为33.5GW,占比约为26%。从区域来看,法国电力公司在欧洲电力投资主要集中在英国、意大利、比利时、俄罗斯、西班牙等,另外其业务遍布北美、拉丁美洲、东亚、东南亚、南亚、中东,并深入非洲市场,在南非、刚果、加纳和科特迪瓦等地进行投资。依靠全球领先的核电技术,法国电力公司成为英国重要的电力供应商,装机容量达12.2GW,发电量59.6TWh,在英国市场的占有率达15%。在意大利、比利时和俄罗斯,法国电力公司主要通过收购当地的电力公司来进行业务扩张。在发展中国家投资时,法国电力公司经常寻找合作伙伴,例如在越南、缅甸和摩洛哥投资修建电站时,均与日本公司进行合作,而在老挝修建的水电站与泰国进行合作,在喀麦隆修建的水电站合作方包括国际金融公司、喀麦隆政府、非洲开发银行和20个非洲国家政府成立的Africa50基金和具有法国政府背景的STOA基金。此外,法国电力公司注重在非洲农村地区提供电力供应,但并不接入输电系统。

法国ENGIE集团由法国苏伊士集团与法国燃气集团在2008年合并而成,并在2015年改名为ENGIE集团,是全球重要的能源集团。2019年集团收入达600亿欧元(4700亿人民币),主要业务包括发电、输电、天然气运输等,装机容量达97GW,年发电量417TWh。法国ENGIE集团全球化程度很高,海外收入占比超过60%。从装机容量来看,法国ENGIE集团在欧洲、中东和拉丁美洲的装机容量分别为36.6GW、28.7GW和19.7GW,是三大区域的重要厂商。法国ENGIE集团的发电结构以火电为主,火电装机容量为52.2GW,以天然气为主,可再生能源包括水电、风电、太阳能等,装机容量分别为16.3GW、7.4GW和2.6GW。

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是意大利最重要的企业之一,意大利经济和财政部持有23.6%的股份,对发、输、配电采用垂直一体化管理体制。2019年,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收入高达803亿欧元(约6300亿人民币),在全球32个国家拥有业务,装机容量为84GW,发电量达229TWh,其中火电、水电、风电和核电占比分别为45.1%、27.3%、11.7%和11.5%。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海外发电业务分布均匀,海外业务占主导地位,且海外发电业务的利润水平明显高于意大利本土。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进入了海外收购模式,收购了多家西班牙和巴西的企业,在伊比利亚半岛和拉丁美洲快速扩张。

东京电力公司是日本最大的电力公司,集发电、输电和配电于一体的大型电力企业,负责东京都及周边8个县电力供应。尽管受福岛核电站事故影响,东京电力公司负面新闻较多,但东京电力公司仍旧是亚洲最重要的能源集团之一,2019年收入达6.3万亿日元(约3800亿人民币),发电量为230.3TWh,海外投资也是其重点发展方向。东京电力公司与日本中部电力公司将火电业务合并成立了Jera公司,各占50%股份,合并后装机容量约为75GW,是东京电力公司海外投资的主力,目前在全球拥有约25个项目,装机容量达9GW,覆盖东南亚、中东、西欧、北美、拉丁美洲等区域。此外,东京电力公司还在2018年直接投资越南的CocSan水电项目,是其第一个海外水电项目。

韩国电力公司是韩国垄断型国企,是集发电、输电和配电于一体的大型电力企业,2019年售电量达到521TWh,年收入为510亿美元。韩国电力公司的海外投资规模较大,截至2020年6月末在全球25个国家有46个项目,包括24个发电项目分布在中国、美国、菲律宾、阿联酋、日本、约旦、越南、沙特、墨西哥等9国,总装机容量达24GW,并有5个在建项目约5GW,重点项目包括位于阿联酋的核电项目,装机容量达5.6GW。

整体来看,全球主要的能源集团的海外业务规模较大,在国际化领域普遍领先于中国的大型发电集团,其中法国ENGIE集团和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在发电方面的国际化程度很高,海外业务占比远高于中国业务,而其他大型发电集团首先立足于本土,再进行海外扩张,其中法国电力公司和韩国电力公司的国际化程度高于东京电力公司。

发展战略

全球领先的能源集团由于所在国家经济普遍较为发达、基础设施较为完善,且电力市场成熟度较高,因此海外扩张成为其重要的发展目标。全球主要能源集团普遍在其中国的部分领域具备垄断地位,其中国业务的稳定运营也将为其海外扩张提供充分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当前全球主要的能源集团均将可再生能源作为未来重要的发展方向,部分企业更是明确强调要成为可再生能源领域的领军企业。

由于欧洲对于环保领域极为重视,并致力于205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因此欧洲许多大型能源集团均在战略制定上向此目标看齐,法国电力公司和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预计将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由于法国电力公司以核电为主,因此在碳排放方面远远领先于全球主要能源集团,但法国电力公司仍注重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发展,希望能够在2030年实现可再生能源50GW的装机容量,并重点在海外进行扩张。法国ENGIE集团致力于成为减排领域的领军企业,在2030年的发电领域碳排放数量降至当前的一半水平,并将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占比由2019年的28%升至2030年的58%,继续其全球化的扩张。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是全球可再生能源领域最大的企业,装机容量高达46GW,并要求在2030年碳排放规模降至2020年的一半。

日本政府宣布在2050年将减少80%的碳排放,因此东京电力公司也将减排作为主要的发展目标之一,提出截至2030年新建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6~7GW,但发展力度不及欧洲公司;在国际化方面,东京电力公司作为全球主要能源集团中国际化程度较低的,致力于在全球扩张,并通过风险投资等方式对新技术进行投资。韩国电力公司作为国家能源政策的执行者,对于减排的重视程度较弱,仍在全球扩张中投资煤电,因此受到了部分投资者,包括大型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集团和LGIM的指责,并被LGIM认定为全球大型能源集团中在减排中表现最差的。

总结及可借鉴方向

从中国发电集团的发展来看,可以看出大型电力企业的投资方向主要包括两点。一是中国大型发电集团在发达国家/地区市场均有所布局,涉及的主要国家/地区包括欧洲、新加坡、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等。尽管发达国家的增长潜力较低,但部分发达国家的电力需求稳定,营商环境较好,且与中国经贸关系紧密,能够为投资人提供稳定回报,是扩大海外投资的重要方式。二是部分大型发电集团在可再生能源领域进行扩张,符合国际发展潮流,且发达国家对风电和光电的补贴政策较好,也能为投资人带来可预期的回报。

与全球大型发电集团相比,中资企业在海外投资领域,无论是在业务规模、布局广泛程度、投资方式等方面均远远落后。首先,中国的大型发电集团成立时间较晚,并受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刺激,中国电力增长潜力很大,对于海外投资的重视度低于全球主要能源集团。其次,全球主要能源集团在本国的竞争程度低于中国发电集团在中国的竞争程度,为海外扩张提供稳定资金,而海外扩张也是这些集团扩张业务的主要方式。在韩国,韩国电力公司垄断了输配电领域,在发电方面的市占率也超过了三分之二;而输电的高规管特性赋予了韩国电力公司稳定的收入和现金流,为其国际业务的扩张奠定良好基础。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在意大利输电领域、法国电力公司在法国核电领域、东京电力公司在大东京地区均呈现垄断态势。而中国的发电集团竞争相对激烈,收入规模低于全球主要能源集团,且不掌握高利润的输电业务,影响了利润的增长,不利于进行海外扩张。然而,随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中国市场逐渐成熟,海外扩张是中国发电集团未来的重点发展方向。

从全球主要能源集团的发展来看,值得借鉴的投资方向较多。从投资方式来看,全球主要发电集团在进行海外扩张时,常常采用联合投资方式,合作对象既包括其他全球能源集团,也包括被投国家的重点企业,这种投资方式能够降低海外扩张的风险,也能加快投资速度。此外,在对外资政策较好的区域,直接参股或控股当地的电力相关企业是投资捷径。从投资类型来看,风电和光电是未来的重点发展方向,但在部分国家火电仍具备充足的发展空间。此外,部分国家的电网对外资开放,而输电领域由于具备天然垄断性,盈利水平相对较高,在有条件的情况下直接并购电网将有助于增强海外业务的回报。从投资区域来看,南美洲可再生能源是欧洲大型能源集团的重要投资领域,且盈利水平普遍较高,是理想的投资区域。非洲电力增长潜力很大,尽管非洲的商业环境面临诸多挑战,但部分能源集团已进军非洲,并在当地有较高的影响力。东南亚和南亚仍是全球主要能源集团的竞争市场,也是未来重要的经济增长极,因此加大在东南亚和南亚的投资仍是全球主要能源集团的发展方向。

综上所述,疫情虽然对全球电力市场需求产生了短期冲击,但伴随着疫情后经济的快速恢复以及节能减排重要性的日益上升,无论是快速成长中的新兴市场还是对环保更加重视的发达市场,全球电力市场依然具备很大的发展潜力和成长空间。同时,随着全球电力巨头的发展和中国企业海外扩张的加速,海外电力投资领域竞争将日趋激烈。基于上述全球市场趋势及电力企业布局的对标分析,投资者应把握机遇积极拓展海外投资布局及投资类型,一方面把握市场先机及早布局水能、风能、光伏等可再生新能源项目,另一方面可结合所投地区的增长潜力、区位优势和减排目标,积极挖掘可进行火电项目投资的区域,以丰富能源投资组合;对于部分地区,如南美洲的优质且低价的电力项目,可考虑通过兼并收购的方式进入以减少项目建设风险,增加投资回报。后疫情时代,全球政治格局的复杂化及疫情持续蔓延带来的各国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是当前中资发电集团海外布局面临的主要风险。同时,部分国家在电力行业中存在规划频繁变动、政策落实不及预期等风险。此外,在项目运营层面,部分地区存在汇率波动、环保组织频繁抗议、法律法规变动等问题。中资企业应在把控宏观风险基调下,加强对目标国电力行业政策动态变化的跟踪,并优化出海企业在目标国运营风险的管理,包括加强外汇风险对冲管理、注重节能减排、聘请专业人士寻求当地政策执行风险的有效化解等。(转载请注明见道网www.seetao.com)见道网战略栏目编辑/许生鹏、设计/夏长旺


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