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

智利宣布取消APEC会议与气候大会,竟是因为国内骚乱!

观察者网 2019年10月31日

被奉为“新自由主义”发展范例的智利,经过数日来的骚乱后,决定取消将于该国举行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和气候大会。

2019年10月30日,智利总统皮涅拉在电视讲话中宣布了上述消息。此番取消会议的决定是由于国内日渐暴力的示威游行。皮涅拉表示,目前智利应该关注的是如何重建公共秩序,并保证民众安全与社会和平,同时推动相关议程以回应公众诉求。他说:“这是一个十分艰难的抉择……但是也是基于共识的明智。”

在决定公布前,皮涅拉提到,已与多位外国领导人通话,提前将取消决定告知。

被问及取消访问智利一事时,白宫发言人表示,“我们并不知情。我会搞清楚的。”按照原计划,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和气候大会将分别于2019年11月和12月在该国首都圣地亚哥举行。此次会议主题为“联通人民、塑造未来”,将重点讨论数字经济、区域互联互通以及女性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智利国内骚乱最初由于当局小幅加价首都地铁票,很快扩展成民众对社会不公现象的广泛抗议。智利政府近日将“紧急状态”扩展到全国多个城市。

尽管皮涅拉履行了重新组阁承诺,但此举并没有平息该国街头的暴力示威。示威者于2019年10月28日重返街头,并要求总统本人辞职。据了解,示威活动已经造成至少20人死亡。智利作为拉美经济繁荣和社会稳定的典范,突然陷入混乱令人震惊,而在混乱背后可以发现智利表面繁荣之下隐藏的深刻的结构性问题。

为智利带来繁荣的“智利模式”并没有超出新自由主义的范畴,是一种追随西方新自由主义理念的政治经济发展模式,在本质上是新自由主义指导下的私有化、市场化、民主化和自由化。在新自由主义指导下,“智利模式”反对国家对经济的干预,主张私有化和市场化的经济运行模式,而政府只需要扮演“守夜人”的角色。

然而,智利模式也存在着一些固有的缺陷,没有真正清除社会积弊和提升社会平等;一方面,“智利模式”未能摆脱新自由主义导致的社会不平等通病;另一方面,完全追随华盛顿共识的经济发展模式虽然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提高效率,但作为后发国家缺少政府有效的指导,在产业结构上没能摆脱“资源诅咒”。

崔守军指出,民生永远是最大的政治,“智利模式”最大的弊病在于没有处理好发展问题。从根本上看,智利并没有摆脱“拉美病”的痼疾,其看似光鲜的经济增长并没有摆脱“有增长而无发展”的窘境。编辑/李丹

0
0
收藏
评论 0